主的印记- Scars for the Lord

主的印记- Scars for the Lord

March 5th, 1978 @ 4:44 PM

加拉太书 6:11-18

主的印记 W. A. Criswell 博士 加拉太书 6:11-18 1978年3月5日 7:30 p.m. 您通过收音机收听的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聚会。现在由牧师宣讲系列讲道中的第九篇。这个讲道系列是应主日学执事会和布罗德曼出版社邀请,准备出版成名为《手持圣经》的书,内容是我做牧师50年来最喜欢的16篇讲道。这些讲道有些可以追溯到我首次在青年事工服事、首次做牧师、首次讲道的时候。这次讲道的题目是主的印记。”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加拉太书 6:17] 在场的和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各位,请翻开圣经到加拉太书,最后一章,第六章,我们一起来读从11节到本章结束的经文:   11 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 12 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都勉强你们受割礼,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 13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借着你们的肉体夸口。 14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15 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16 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 神的以色列民。 17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18 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阿们! [加拉太书 6:11-18] 保罗在哥林多书和帖撒罗尼迦书中说过,那些信是他亲笔所写,是真的,不是伪造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亲自写结束的问候并亲手签名。当保罗口述,由文书写成信后–所有的信都是这样–口述完成,他再执笔写综述与问候。他在这封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信里也这样做了。他先口述,然后再亲自写综述结尾。 在圣经里,他这样写,”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1] 保罗写作时像个上学的孩子,字大而松垮。也许他的眼睛有些问题。有很多学者都认为,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中提到的肉体中的刺就是他眼睛的问题。这说法有些道理,但是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保罗写的字都像个上学的孩子,大而松垮。”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 接着他谈论到在加拉太的教会里他与犹太教的人的激烈冲突。最后总结说,”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印记的希腊语是stigmata,它也有疤痕、污名的意思,在这里译为印记。 在我成长时的西部草原上,每个牧场主就像现在一样,会注册一个标志–这标志只属于他。在春季和秋季聚拢牲畜的时候,那些牛仔就会在新生仔的身上烙出和母牛身上一样的标志。这是一个印记,标志着这些是他的牲畜。在铁丝网发明前,各人的牲畜在草原上混在一起之时,这尤其重要。每一个牛仔、牧场主都有他自己的标志,自己的印记。 几年前我去非洲的时候,从没见过一个不是基督徒的非洲人,也没见过一个非洲人身上没有部落印记的。在身体的某个部分,一般是在脸上,往往会有深深的、清晰的疤痕,那是部落的疤痕,部落的印记。表示这个人属于一个特定的宗族,特定的家庭,特定的部落。那是那个宗族、家庭、部落的印记。 在罗马帝国时代–如果罗马帝国有另一个名字,我会叫它奴隶引擎–那时帝国十万的人口有六万人是奴隶,他们是被买来的,是主人的财产。他们作为战利品被买卖。如果你走过使徒保罗时代的以弗所的街道,安提阿的街道,哥林多的街道或是罗马的街道,见到的五个人里有三个会是奴隶。 在罗马帝国时期奴隶主也会在奴隶身体上刻标记。他们刻在身体上,如果奴隶逃跑,他就会被逮捕、带回,有的时候甚至钉十字架。希腊文的单数称呼是stigma,复数是stigmata。英语保留了这个词,stigma,是污名的意思。但是在希腊、罗马帝国时期,它是指奴隶身上刻的记号,标志着他被奴役的身份。这就是使徒保罗在他结尾的问候中用的词,”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stigmata,印记。 我总是用詹姆士国王钦定版圣经讲道,但是有时这伊丽莎白时代、莎士比亚式的优美翻译会隐藏保罗所使用的质朴直白的用语。这里就是一个例子。在罗马书1:1,腓利比书1:1,提多书1:1,钦定版与和合本都翻译成 ”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他实际写得是 ”Paulos, doulos Iesous Christou,耶稣基督的奴隶保罗“–除了神的想法、基督的想法,没有其他的想法;除了神的意志、基督的意志没有其他的意志;除了神委派的工没有其他的工。他是主耶稣基督的奴隶,doulos。于是,他说,”我身上带着那仆役的印记。“ 主的印记。 我希望我能看到使徒保罗的身体,我希望我能够遇到他。如果我能够见到他,看到他脸上清晰的疤痕,我一定会问,”保罗,这些疤痕是从哪儿来的?“ 他应该会回答,”我曾经在路司得被石头打,被当作死尸拖了出去。“ 主的印记;主耶稣的印记。我希望我能看到他的后背–纵横交错的都是伤疤。我会问,”保罗,这些伤疤是怎么来的?“ 他会回答说,”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哥林多后书 11:24-25]。那是主的印记,主耶稣的印记,stigmata。我希望我可以看到他的手腕、脚踝,他那粗厚的老茧。”保罗,这些老茧是从哪里来的?” 他会回答说,“(因我)多受劳苦,多下监牢。” [哥林多后书 11:23] 我们总是会忽略使徒保罗大部分的服事都是在监狱里和一个罗马士兵铐在一起的。 “他们是属主耶稣的印记。他们是为主受的印记,是我为奴的标志。”...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主的印记

W. A. Criswell 博士

加拉太书 6:11-18

1978年3月5日 7:30 p.m.

您通过收音机收听的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聚会。现在由牧师宣讲系列讲道中的第九篇。这个讲道系列是应主日学执事会和布罗德曼出版社邀请,准备出版成名为《手持圣经》的书,内容是我做牧师50年来最喜欢的16篇讲道。这些讲道有些可以追溯到我首次在青年事工服事、首次做牧师、首次讲道的时候。这次讲道的题目是主的印记。”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加拉太书 6:17]

在场的和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各位,请翻开圣经到加拉太书,最后一章,第六章,我们一起来读从11节到本章结束的经文:

 

11 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 12 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都勉强你们受割礼,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 13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借着你们的肉体夸口。 14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15 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16 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 神的以色列民。

17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18 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阿们!

[加拉太书 6:11-18]

保罗在哥林多书和帖撒罗尼迦书中说过,那些信是他亲笔所写,是真的,不是伪造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亲自写结束的问候并亲手签名。当保罗口述,由文书写成信后–所有的信都是这样–口述完成,他再执笔写综述与问候。他在这封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信里也这样做了。他先口述,然后再亲自写综述结尾。

在圣经里,他这样写,”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1] 保罗写作时像个上学的孩子,字大而松垮。也许他的眼睛有些问题。有很多学者都认为,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中提到的肉体中的刺就是他眼睛的问题。这说法有些道理,但是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保罗写的字都像个上学的孩子,大而松垮。”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

接着他谈论到在加拉太的教会里他与犹太教的人的激烈冲突。最后总结说,”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印记的希腊语是stigmata,它也有疤痕、污名的意思,在这里译为印记。

在我成长时的西部草原上,每个牧场主就像现在一样,会注册一个标志–这标志只属于他。在春季和秋季聚拢牲畜的时候,那些牛仔就会在新生仔的身上烙出和母牛身上一样的标志。这是一个印记,标志着这些是他的牲畜。在铁丝网发明前,各人的牲畜在草原上混在一起之时,这尤其重要。每一个牛仔、牧场主都有他自己的标志,自己的印记。

几年前我去非洲的时候,从没见过一个不是基督徒的非洲人,也没见过一个非洲人身上没有部落印记的。在身体的某个部分,一般是在脸上,往往会有深深的、清晰的疤痕,那是部落的疤痕,部落的印记。表示这个人属于一个特定的宗族,特定的家庭,特定的部落。那是那个宗族、家庭、部落的印记。

在罗马帝国时代–如果罗马帝国有另一个名字,我会叫它奴隶引擎–那时帝国十万的人口有六万人是奴隶,他们是被买来的,是主人的财产。他们作为战利品被买卖。如果你走过使徒保罗时代的以弗所的街道,安提阿的街道,哥林多的街道或是罗马的街道,见到的五个人里有三个会是奴隶。

在罗马帝国时期奴隶主也会在奴隶身体上刻标记。他们刻在身体上,如果奴隶逃跑,他就会被逮捕、带回,有的时候甚至钉十字架。希腊文的单数称呼是stigma,复数是stigmata。英语保留了这个词,stigma,是污名的意思。但是在希腊、罗马帝国时期,它是指奴隶身上刻的记号,标志着他被奴役的身份。这就是使徒保罗在他结尾的问候中用的词,”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stigmata,印记。

我总是用詹姆士国王钦定版圣经讲道,但是有时这伊丽莎白时代、莎士比亚式的优美翻译会隐藏保罗所使用的质朴直白的用语。这里就是一个例子。在罗马书1:1,腓利比书1:1,提多书1:1,钦定版与和合本都翻译成 ”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他实际写得是 ”Paulos, doulos Iesous Christou,耶稣基督的奴隶保罗“–除了神的想法、基督的想法,没有其他的想法;除了神的意志、基督的意志没有其他的意志;除了神委派的工没有其他的工。他是主耶稣基督的奴隶,doulos。于是,他说,”我身上带着那仆役的印记。“ 主的印记。

我希望我能看到使徒保罗的身体,我希望我能够遇到他。如果我能够见到他,看到他脸上清晰的疤痕,我一定会问,”保罗,这些疤痕是从哪儿来的?“ 他应该会回答,”我曾经在路司得被石头打,被当作死尸拖了出去。“ 主的印记;主耶稣的印记。我希望我能看到他的后背–纵横交错的都是伤疤。我会问,”保罗,这些伤疤是怎么来的?“ 他会回答说,”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哥林多后书 11:24-25]。那是主的印记,主耶稣的印记,stigmata。我希望我可以看到他的手腕、脚踝,他那粗厚的老茧。”保罗,这些老茧是从哪里来的?” 他会回答说,“(因我)多受劳苦,多下监牢。” [哥林多后书 11:23] 我们总是会忽略使徒保罗大部分的服事都是在监狱里和一个罗马士兵铐在一起的。

“他们是属主耶稣的印记。他们是为主受的印记,是我为奴的标志。” “但是,保罗,你不是在夸口吗?你不是在骄傲吗?你不是用你的苦难和牺牲来把自己举在同胞之上吗?” 不,因为他已经亲手写了,“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加拉太书 6:14]。

”那么保罗,你为什么在这里写你的伤疤,你的苦难,你的印记?如果你不是在夸口又为什么提这些呢?答案在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信中是很明显的。不管保罗去哪,他都被犹太教的人追捕。你看,保罗宣讲说,人不需要遵守摩西的律法,只要凭对主耶稣的信心就可以得救。但是犹太教的人说保罗是个假使徒。“他是假使徒。他不是那十二个之一,他宣讲的福音也是假的。”

犹太人说,“你不能只因信靠主得救。你必须要受割礼,必须要遵守摩西的律法。遵守了旧约的律法,你才能因信耶稣得救,但绝不是只靠信心!” 当保罗为他使徒的身份辩解,为他从基督启示得到的信息辩解,才有这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信中惊人的语句。所以,他是为了他的福音和使徒身份辩解,才谈论他的伤疤–他仆役身份的标记,做主耶稣奴隶的标记。

不知为何,总是很难去贬低、抨击、嘲笑、轻视至死不渝的深厚的虔诚、奉献。很难去嘲笑、愚弄那样的奉献。

有一次在达拉斯新闻的头版,我看到了一张照片–你能见到的最滑稽的照片–就在头版上。那是英国政府的一位部长在格拉斯哥大学演讲时的照片。那些苏格兰的学生对英国政府非常的轻蔑不屑–他们为此做了十足的准备,带进来了烂菜叶、臭鸡蛋和面粉–这位部长被介绍入场,他走上讲台,准备开始演讲。学生们先向他投掷烂菜叶和臭鸡蛋,然后是面粉。我看到的图片就是那英国政府部长满身的烂菜叶、臭鸡蛋还有面粉,站在格拉斯哥大学学生面前。他看起来十分地滑稽。

当我看到那幅图片,我马上想到在同一所大学,在同一大厅,同一讲台上的另一个时刻。那次,大学的校长介绍给学生的是神的传教士,大卫·利文斯通。我读到的那本历史书上说,当校长介绍完大卫·利文斯通,那苏格兰人站起走向讲台向格拉斯哥大学的学生演讲。当他们看到他,看到他被非洲太阳烤炙的蜷曲的头发,看到他因丛林热而憔悴的身体,看到他虚垂无用的右臂–那是被非洲狮袭击后造成的。

书里说当学生们看到他,他们不约而同地带着崇敬和敬畏、静静地站在神的传教士前。奉献中有力量;真正的虔诚有能力使整个世界在它面前静静地致礼。这就是神儿子的福音的力量。它在主受的苦难里,在他的十字架里,在他的哭泣和眼泪里。在他的血里有这救恩的信息让我们传讲,如果你拿走荆棘的冠冕和客西马尼园的祷告,拿走苦难和流血,我们就仍在罪里!神儿子的福音的力量就在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里,在他为我们受的苦难里,在他泼洒在地上的宝血里。那就是基督福音的力量。

他写道:“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那就是我们现在传讲的福音信息的力量与能力。这力量在我们对他的虔诚、对他的奉献、对他的交托、对他的牺牲中。我们的福音信息的力量和能力在我们的心、血和眼泪里,在我们甘愿付出的劳苦里。我对当代基督教信息观察到的唯一一点就是:我们是软弱,无能,虚薄,贫瘠,僵化和无益的,因为我们的心没有负担,我们不流泪,不做见证,不歌唱赞美。福音的大能在于我们乐意将生命献上;为主受印记。

我记得有次拿起报纸读到些无法言说的犯罪行为。于是我浏览了下达拉斯发生的事情,然后马上试图忘记它。过了几天,有一个女人来到我的书房,她带着一个16岁的男孩。她和那男孩一起坐在我的书房里。然后,她充满怜悯地看着我,说,“你肯定知道我为什么来。” 我说,“孩子妈妈,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你。我没听说过你。我也没见过你。你为什么来?”

她说,“你肯定听说过我们。” 于是我转向那个男孩,说,“孩子你是叫××吗?” 他说,“是的。” 他就是那报纸头版报道的罪犯。于是我说,“孩子妈妈,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她回答说,“昨天晚上我的儿子走到我的卧室,他跪倒在我坐的椅子旁边,哭着说,‘妈妈,我怎么能找到神?我需要神,妈妈,我怎么能找到神?”

她对我说,“我无法告诉他。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当我还小的时候,我曾去过卫理会的主日学,但那已经过去太久了,学过的东西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她对我说,“我去隔壁找我的邻居说,’我儿子正在我卧室里哭,他想知道怎么能找到神。你愿意来告诉他吗?‘ “ 邻居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行。但是我每周都收听Criswell弟兄的讲道。你带着儿子去找他,他会告诉你儿子怎么找到神以及去哪里找的。“

于是那母亲说,”我把我儿子带到这来,请你告诉他怎么才能找到神。“

我先转向那孩子,说,”孩子,我可以先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吗?第一个,你在达拉斯生活多久了?“ 那孩子回答说,”我这辈子都是在达拉斯过的,我就在这出生。“ 我说,”孩子,你去过教会吗?“ 他说,”没有,一次也没有。“ 我说,”孩子,你听过讲道吗?“ 他说,”没有,先生,一次也没有。“ 我说,”孩子,你去过主日学吗?“ 他回答,”没有,一次也没有。“ 我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有人邀请你去主日学或教会吗?“ 那孩子回答说,”没有,先生,从来没有。“

在达拉斯有两百三十五间美南浸信会教会,有一千间教会,但是那孩子在这里长大,却从未有人邀请他认识主、或是参加主日学、或是对他的灵魂有一点关心。我们身上主的印记在哪里?我们做了什么事去邀请人认识主?我们的心没有负担,我们不分享见证,不流泪,不歌唱。愿神帮助我们!

有时在你人生起初发生的事情会影响改变你的一生。我想分享一件改变了我的事情。很久以前我年轻的时候,收到一个从没听过的教会的邀请,去主持一个两周的奋兴会,那教会在乡村里,牧师、会众我全都没见过。于是我倾尽心力向这些人讲道。整个第一周,我们每天早晨和晚上都有聚会,但是没有人得救。整个第二周,每天早晨和晚上我继续讲道,仍然没有人心里有负担,没有人得救。

在第二周的周五早晨,我站在教会的讲坛,我问每个人,”你们有为任何人祷告让他得救吗?有什么人是你心里的负担,想要他皈依基督吗?有什么人你想让他得救吗?“ 教会的会众们,没有一个人心里有祷告的负担,没有人得救。

于是我开始痛心地做祝福祷告,正在那时有一个瘦小的寡居母亲,就坐在那边第二排的位置。她说,”等一下,Criswell弟兄,等下。“ 她说,”我丈夫去世了,我自己在农场抚养我的两个儿子。我的两个儿子都迷失了。“ 第一次有人在主面前哭泣。”我的两个儿子迷失了。“ 等她镇静下来,她说,”唉,如果有人能帮我带领两个儿子信耶稣多好!“

在祝福之后,按照传统,我们一起去一个可爱的乡村家庭里吃午饭,主人提供的珍馐美味把桌子压得吱嘎作响。饭后我们一起在庭院里坐着,男女主人和他们邀请的传道人、牧师和讲道者开始一一问候那些受邀请的朋友。随着时间过去,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沉重。

终于,我转向牧师说,“牧师,你听到今早教会里那女人的话了吗?” 他说,“听到了。”

“她丈夫死了。”

“是啊。” 他说。

“她的两个儿子都是迷失的。”

“是的。” 他说。“关于那两个儿子,她祷告有人能够帮她,让那两个儿子皈依耶稣。你听到了吗?” 他说,“听到了。” 我说,“你要怎么做?” 他说,“没什么。如果主想他们得救,他就会让他们得救。” 于是我说,“牧师,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 他说,“知道。” 我说,“你可以在这里找个人送我去那寡妇家里吗?不用担心我今晚怎么到教会,我会有办法的。” 他说,“如果你想的话。” 我说,“这世上没有我更想做的事了。”

于是他找了个人,用车载着我经过条条乡路,最后到了一个农舍前。我下了车,说,“我现在要去那家里去,谢谢你带我来。”

于是我走到农舍门前敲门。那母亲来开门。我说,“亲爱的妈妈,我今早听你说,你的两个儿子是迷失的,你想有人能够让他们皈依耶稣。” 我说,“我就是来让他们皈依耶稣的。你的儿子们在哪里?” 她说,“我小儿子在畜棚挤奶,大儿子在牧场干活。”

我说,“妈妈,请你在屋里跪下为这事祷告。我要去努力让你的儿子信主耶稣。我先去了畜棚。她的小儿子正在挤奶。我拿个水桶倒放在他挤奶时坐的圆凳旁边,然后坐在桶上。我就和她的小儿子谈论耶稣。我从圣经给他读怎样才能得救。

我问他是否想做个基督徒,是否想要神原谅他的罪、把他的名写在生命书上,是否想要得救、做个基督徒。我说,”孩子,如果你想,就握住我的手。“ 我伸出我的手,他就紧紧抓住我的手,说,”是的,我要接受主耶稣做我救主。“ 我说,“孩子,让我们一起跪下祷告。” 于是我们一起跪下,我感谢神进入他的心,让他得救。

那时候,大儿子在解牲口–把从田野回来的马队的马具取下–我走到畜棚的另一端,大儿子正在那里把马具都挂起来。我对他说,“你母亲正在为你祷告,想让你成为基督徒。我是来告诉你怎样做。” 于是我为他读圣经,向他见证耶稣为接待他的人的生命带来的改变。他也握住了我的手。很大,强壮的手,紧握着我的手。我说,“孩子,让我们感谢神。” 于是我们跪在畜棚的地板上,我感谢神让这个青年得救。

那天晚上,当我发出邀请的时候,那母亲的两个儿子挽着臂一起沿着过道走向前。他们的母亲高兴地直拍手、不断赞美神。他们两个是那次奋兴会仅有的得救的人。没有其他人得救。当那天结束,我展望未来的生活,在灵魂的最深处对自己说,“我信为迷失的人祷告,我信为迷失的人做见证,我信探访迷失的人,我信叩门拜访。我信个人布道,个人的见证,邀请个人接受主耶稣,个人为耶稣得人。” 我相信神为教会赐福,神为家庭、为主日学教师、为执事、为牧师赐福,无论何处,只要他们去叩门,去邀请人信主耶稣,去为主在生命里的恩典和慈爱做见证–这就是我们身上主的印记。“因为我身上常带着耶稣的印记。“

那就是我们今晚对你的邀请。这里有些人在家里曾被人探访过;有些人我们一直在为你祷告,愿你皈依;有些人从这圣洁、有福的圣经了解了得到救恩的方式。神把你送到了这里。你不是意外在这里的。你是因耶稣圣灵的带领到这里来,神已经对你的心说话。他总是说,”就是现在。“ 他总是说,”来吧。“

无论是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者只是某一个人,在唱诗响起时,在心里回应:”我来了牧师,我来了。我已经决心向神。我已在路上。“ 如果你是坐在楼座上,在前后都有楼梯;楼下的人,请沿着过道走上前来。你感到了吗:”我来了,牧师,我今晚要前来。“ 在过来的路上,愿天使看顾你,愿圣灵丰富地赏赐你。请起立,沿着楼梯,过道走上前来。那第一步是你这一生最大的一步。现在就决定,现在就来吧。当你用生命回应,神必赐福给你。让我们起立唱诗。

 

 

 



[1] 去掉了better translation那句话,在中文翻译里显冗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