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证自明的道- The Witness of the Word to Itself

不证自明的道- The Witness of the Word to Itself

November 2nd, 1980 @ 10:16 AM

希伯来书 4:12-13

12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13 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不证自明的道

顾思伟博士(Dr. W.A. Criswell)

希伯来书4:12-13

1980年11月02日   上午8:15

 

 

今早的信息是“不证自明的道”。希伯来书4:12-13是圣经中关于上帝的道的最佳自我描述。

“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和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听起来这是非常独特的事,这正是不证自明的上帝的道的特点。在整本圣经中,我们常常看到上帝的道不证自明。我们刚刚节选诵读的诗篇119篇是圣经中最长的诗篇,也是圣经中最长的一章。这一诗篇是对上帝道的陈述。这一诗篇是首韵诗,也就是说诗篇的顺序是跟着希伯来文字母的顺序编排的。希伯来文有二十二个字母,诗篇的每八节经文都由同一个字母开始。例如,这一诗篇第一部分的八节经文,每节都以希伯来文的第一个字母阿拉法aleph开始;接下来的那一部分的八节经文,每节都以第二个字母beth开始;再下面的一部分的八节以第三个字母gimel开始;接着的是字母 daleth,字母he,一直到二十二个字母结束。诗篇119篇总共有176节,除了两节之外,所有的都在陈述上帝的道。其中很多的经文是我们从小就耳熟能详的,如11节:“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诗119:11),又如89节“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又如105节“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在整本圣经中,有很多这样的经文和章节在陈述上帝的道。

这些经文完成了上帝将其赐下的目的,正如以赛亚在以赛亚书55章11节中所写的“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赛55:11)。上帝的话带着能力,正如耶利米在耶利米书23章29节中所记录的“我的话岂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锤吗?”(耶23:29)。上帝的话是永存的,正如耶稣在马太福音23章35节里所说的“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上帝的话是不能废除的,正如耶稣在约翰福音10章里所讲的(约10:35)。上帝的话是上帝的气息,是上帝默示的,正如保罗在提摩太后书3章16节中写到的“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上帝的道也是不可加添和减少的,正如启示录22章18-19节中所写的(启22:18-19),这是上帝的启示,我们当按着上帝所给的完整地接受,不可添加也不可删去什么。

 

上帝的灵存在于祂的话语中。上帝自己就是祂的话语。耶稣就是祂所讲的道。道成肉身的主和我手中的这本圣经都被称为上帝的道。当我们高举上帝的话语时,我们是在荣耀成了肉身的道。如果我们贬低上帝的话语,我们是在羞辱成了肉身的道,使之伤心。

现在我们来看圣经中对上帝的道最强有力的描述,就在我们刚刚读过的经文中,这是圣经里面对于上帝的道的最佳描述。“上帝的道是活泼的,zōn(来4:12),是zaō这个动词的现在分词形式。 Zōe这个词的意思是 “生命”,英文中的动物学“zoology”一词就源自此,一门研究有生命的动物的学科。Zōn的意思是“快”是活力。上帝的道带有神秘的活力,能够自带能力,能够在灵魂深处行神迹,具有坚不可摧的生命力。正如上帝的生命一样,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如果上帝的道被雪崩般的批判声深埋谷底,祂还是能够冲出重围,摆脱重压其上的累赘,如同将附着在蒸汽船上的藤壶逐个剥落,上帝的道可以从坟墓中复活。如果上帝的道被抛入火中,祂可以从火中经过,火焰不会在祂的衣襟留任何的痕迹和气息。如果上帝的道被碎尸万段,每一片每一块每一份都将成为一粒种子结出无数的籽粒。如果世间所有的上帝的道都毁于一旦,祂也将在人的记忆中复原。如果世上所有的人都灭亡了,上帝的道也将在人所写成的文学作品和碑文中再生。如果天地都被毁灭,上帝的道也将被荣耀的天使复原。正如诗篇119:89所写的“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

上帝的道不仅有生命在其中,这一生命是zōn,是有活力的,带着神秘的生命力,在灵魂深处行神迹。不仅上帝的道具有坚不可摧的生命力,祂所带出的信息也是切实的,现代的,与时俱进的。如果你深入研究哲学,你会发现人类的思想体系有兴有衰。如果你细查哲学历史,你会发现在历史的长河中曾经有多少的思想体系曾经一度席卷世界,然而却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这些思潮都如同一件外衣,变旧了被弃绝了。人类思想体系就像海中的浪潮,起起落落。也如秋日的落叶,落叶无情化为乌有。但是上帝的道永不改变。上帝的道今日所勃发的生命力和千年前是一样的。(诗119:89)。

我个人最喜欢的经文是以赛亚书40章8节“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赛40:8)。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吗?上帝的道永远立定。就算海枯了石烂了,这本书,上帝的道还会像生命的泉源不断涌流,上帝的道永远立定在天。就算天上的星辰都陨落了,上帝的道依然是世界的光。就算地上一切的物质都在烈火中溶化了,上帝的道要讲述新天新地的事。我们的主在路加福音中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路21:33)。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生命力的,内中有不死的生命,永活的信息。”

“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功效一词的希腊文是energēs,英文的能量一词就源于此,在此译为“有功效的”(来4:12)。“上帝的道是有功效的”,不只是zōn,活泼的;也是energēs,有能量的,充满动能。想到上帝的圣书,这一点实在太超乎寻常了。保罗在狱中给他的属灵儿子提摩太写信,他在提后2:9节中写到“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提后2:9)。就像大力士参孙,海克利斯,超人,或是绿巨人浩克,上帝的道可以挣脱一切的束缚,可以拆毁一切限制祂的铁链。祂可以逃出任何狱窗,翻越任何山岭,到达任何海岛。上帝的道大有能力。当上帝的道带着圣灵的恩膏被宣扬时,有如创世之时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上帝对黑暗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1:2-3),所以上帝大能的道无处不在。上帝的道使我知罪,上帝的道使我悔改,上帝的道使我成圣。上帝的道也使我得着安慰。上帝的道是有功效的,是有能力的。上帝的道压碎我,击打我。上帝的道使我谦卑,上帝的道与我同哀哭,与我同祷告,与我同传道,与我同欢唱。上帝的道领我到耶稣跟前,祂安慰我的灵,拯救我的生命,也使我确信上帝的爱和同在。

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两刃剑更快tomōteros”这是tomos的比较级, atom的意思是未切割的”, tomos的意思是切割”; timnō的意思。所以tomōteros是比较级,意思是切了又切。此处译作“更快”,tomōteros的意思是“更多地切,更快”。然后作者给了一个比喻:“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希腊文中“两”是dis,希腊文中的“口”是stoma,直译是“两边口”,就是希伯来书4:12节中的两刃。这个词在圣经中只出现过两次,一次在这里,一次在启示录1:16节中形容主耶稣基督“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启1:16)。上帝的道是tomōteros,是比两刃的剑更快的。可以切任何的东西,每一面都很锋利。上帝的道没有哪一面是钝的,祂可以刺入,可以切割。正如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将亚甲砍成块子(撒上15:33),上帝的道可以将需要切开的切开。上帝的道也可以为需要觉醒的生命带来觉醒,正如扫罗在大马士革的路上的觉醒(徒9:1-6),或庇哩亚的人天天查考经典,看这些事是不是这样的觉醒(徒17:10-11)。上帝那有能力的圣道切开,并毁灭当被毁灭的,鼓舞当被鼓舞的,这实在是上帝所行的神迹(来4:12)。

“上帝的道是tomōteros,比一切两刃的刀更快”(来4:12)接着是对快的详尽描述:“甚至魂与灵,骨节和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4:12-13)。“刺入”:希腊文的“入”是dia,还有一个词是iknaomai 意思是“穿过”;所以 dia iknaomai, diiknaomai 的意思是“穿过”,此处译为“刺透”(来4:12)。上帝的道不仅是一把可以切砍的利剑,上帝的道也是一把匕首,可以刺透剖开。上帝的道就是这样的。上帝的道是锋利的,可以切,可以刺穿(来4:12)。上帝的道具有极强的穿刺能力!

无论一个社会,一个政府或者个人如何想尽办法要逃避上帝的道,都毫无意义,因为上帝的道可以刺入,剖开且永远存在。我们永远无法逃避祂,永远无法低估祂,永远无法胜过祂。我们永远无法否认真理,终将不能。上帝的道如匕首刺入,如利剑砍开(来4:12)。

说到“甚至魂与灵,骨节和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我觉得这个句子很美,意境美得像诗,“甚至魂与灵,骨节和骨髓,都能刺入,剖开”。我认为这里的用词用语不是要告诉我们灵在一边,魂在另一边,骨节在一边,骨髓在一边。这里的这个比喻形象生动地表达上帝的道可以刺入分开的能力,可以把骨节和骨髓分开,可以把灵与魂分开。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想要重点讲一下剖开,这难道不是上帝的道的特征之一?对于我来说,上帝的道可以剖开,分别出来,这是何等伟大神奇的一件事。上帝的道可以剖开一个人的生命。曾经迷失的一个人,被救赎了。这个人不再一样,在他的生命中发生了分别。上帝的道将人的生命分开,将得救的和未得救的人分开,将悔改的和未悔改的人分开,将跟随并且爱上帝的人和不认上帝的那些人分开。上帝的道是一个重要的分界线。

我不知道我们当中是否有人读过这篇报道。一位战地记者报道了二战期间美军在日本冲绳的故事。故事是这样的:在美军去到冲绳前30年,一位美国宣教士经过这个地方去日本。他只是在匆忙的旅途中路经此处并作短停。他在一个叫西马部库的地方带领了两个人归主,这两个人是齐纳和莫君。这个宣教士带领这两个人信主后给他们留了一本圣经然后就继续行程去了日本。 30年后,美军来到西马部库这个村子。当他们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村里出来了两位绅士迎接他们。齐纳是镇长,莫君是当地学校的校长。当这两位绅士出来迎接美军时,士兵们都很紧张,他们子弹上膛,瞄准对方。出人意料的是,这两位绅士向美军鞠躬欢迎,并且说“我们三十年前见过一个美国人,他给我们带来了基督的福音,他还给我们留下了这本圣书。”接着镇长齐纳给士兵们介绍他们基于圣经的建设原则。镇上的所有人都是基督徒。莫君是学校的校长,他们学校的主要教材就是圣经。对,圣经就是他们的教科书。他们祷告,他们爱耶稣,他们全心信靠主耶稣。

莫君给陆军士兵解释他如何让圣经成为他们学校的教育原则和教材。齐纳也给这些士兵解释他如何通过圣经中的律法来治理村庄。这些陆军士兵都惊叹不已,他们叫来军队牧师,他们叫来情报官员,叫来指挥官。这两位基督徒带领他们参观了整个村子。他们发现这个村子和冲绳地区其它村落天差地别。其他村落又贫困又落后,而这个基督徒村子却是街道整洁,村民友善又慷慨。这些美国军官们看得目瞪口呆,而这两位基督徒却误以为他们很失望,于是不断地说“先生,请原谅我们,我们是落后的小民。我们只是在尽力跟随耶稣。也许你们可以帮助我们变得更好。”听了他们的话,这些军官们感叹说:“还有更好吗?还能更好吗?”。这位记录这个故事的战地记者回忆到:“当我陪着那位身型魁伟的军官走过这个村庄的时候,军官转身对我说:“你知道吗,我开始怀疑我们想要改变世界的方法是否正确。”说实话,我也在想同样的问题。

我们试图通过政府和政治,陆军,海军,武器,强权来改变这个世界,然而最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是上帝的话语(诗篇119:89)。我们需要传讲这一信息,教导这一真理。我们需要在家庭中,在生命里,在商界,在政府立法部门传讲这一信息。这是上帝自己为他的话语做的见证(来4:12)。通过以弗所书2:8-9节,我们知道了得救本乎恩的信息。通过约翰福音3:14-17,我们认识了耶稣和得救的途径,在马太福音28:19-20节,我们得知洗礼的意义。年复一年,我们都因着能够通过查考圣经中让我们得救的信息而欢欣快乐。

我们的主啊,我们的生命得以建立在你话语和应许的根基之上,这是何等奇妙的事。就算天地都被烧毁了,我们得以站立的磐石永不动摇。纵然我们有犹豫,有疑惑,上帝的话语是我们的确信和应许。感谢主,因你赐给我们的圣经是无比宝贵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