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自我启示 – The Self-Revelation of God

上帝的自我启示 – The Self-Revelation of God

October 19th, 1980 @ 10:13 AM

希伯来书 1:1-2

1 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 2 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借着他创造诸世界。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上帝的自我启示

顾思伟博士(Dr. W.A. Criswell)

希伯来书1:1-2

1980年10月19日 上午8:15

 

我是达拉斯第一浸礼教会的牧师,今天的信息是关于圣经论系列的第四篇信息,题目是《上帝的自我启示》。在圣经第一卷书的第一章第一节我们认识了一位作工的神,创造的神,说话的神:“神说”(创世纪1:3)。希伯来书1:1-2节对上帝的自我启示作了一个概括,经文是这样写的,“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希伯来书1:1-2)——上帝的自我启示。

  首先,我们来讲一下全能者自我显明的必要性。有很多事物是我们通过学习和观察可以认识的:如土壤和种子,树和果子,水和矿产,牛和鱼;万有引力定律,星体的运动。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去认识、学习和了解的事物几乎数不胜数。但是有许多事物,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物却是我们用理性不能认识的。隐藏在事物背后的事物,在我们所看到的事物背后真正的事实,不管我们花多长时间去学习、观察,我们也绝不会明白其根本的意义。是谁创造了这一切?为什么?在我的生命中是否有一个目的?如果有,我是否能知道呢?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不管作多少的研究和考察都不能帮我们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推理、考察、研究、理解——就像一只母鸡,它孵化了一窝小鸭子。母鸡得意地和小鸭子一起走到水边,母鸡停住了,然而小鸭子却继续往前走,游过了池塘。对那只母鸡来说这一幕是难以置信的。推理正是如此、研究正是如此、考察也正是如此,他们只能到此为止而无法再走远。上帝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 我们可以研究星体和宇宙并得出一个初步的、合理的结论——创造这个浩瀚宇宙的那一位一定拥有无限全能的力量。但是,祂是谁?祂的名字叫什么?祂是怎样的一位呢?我们可以永远地将星体研究下去,却依然无从得知。我们观看天上的彩虹、秋日的晚霞、美丽的花朵和世界的各种色彩,观看大峡谷的日影变换,看着这些美丽非凡的事物,我们可以很确定地推断创造宇宙的那一位热爱美丽的事物。祂热爱色彩和比例,祂有着敏锐的审美观。但是,祂是谁?祂的名字叫什么?祂是怎样的一位呢?

或者我们可以细察我们的心灵深处、我们自己的内心和我们的性格。看看我们自己,我们可以准确地断定创造我们的那一位有着敏锐的道德感。我们都清楚地知道并能感受到对与错,不存在任何一个民族或是家庭低级到在他们的文化里不知道什么是对与错。我们可以清楚的断定创造我们的那一位也是有道德感的。但是祂是谁?祂叫什么名字?祂认识我吗?在我的生命中是否有一个目的?祂创造我是为了传递一些信息吗?还是要做一些工作?或是完成什么任务吗?掌管着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现象的那一位是谁呢?

  这就是上帝自我启示的必要性。如果祂不显明祂自己,我们将永远都不可能认识祂,这就是圣经的信息。上帝用语言对我们说话,上帝用话语对我们说话。上帝的作为摆在我们眼前,就记在圣经里。这样(通过圣经)我们可以想祂所想,我们可以看祂所行,我们的心可以感受到祂给我们的话语,并用我们的灵去回应。这就是为什么圣经记载着上帝的自我显明和自我启示。上帝在圣经里(向我们)表明祂自己,让我们认识祂。

我们自己可以弄清楚的事都不在圣经里,圣经里记载的是我们无法知道的事。但是我们自己可以发现的事物都不在圣经里。大陆在哪里?这个我们自己可以发现。地球上的山脉在哪里?山谷在哪里?地球上的小溪和河流的源头在哪里?这些我们都可以自己找到。

对我来说没有哪一刻能比我站在尼罗河源头时更让我激动了。在古代世界的几个世纪里,尼罗河以及它的涨落对地理学家、地形学家、历史学家来说都是一个奥秘,对于古代世界的所有文化及文明也是一个奥秘。(苏格兰探险家)大卫李文斯顿花尽毕生的时间想要找到尼罗河的源头却始终没能找到,然而我就站在那里,它从宽广的维多利亚内陆湖喷涌而出。圣经上为什么没有记载尼罗河的源头呢?因为这些我们迟早可以自己找到答案。

因此像运动定律及宇宙定律,电能或是青霉素药效的利用,都是我们通过学习可以知道的。 但是圣经专注于解决的是关于我们人类的心灵以及我们内心需求的问题。圣经没有启示关于园艺学、化学、生物学、三角学的内容、或是在我们现代社会引人关注的其它学科的内容。这些我们都可以自己去认识。但是我们无法认识上帝,除非祂将自己显明给我们、启示给我们。这就是圣经的目的——让我们可以认识祂。

我们知道在我们主的生命中发生过这样生动的一幕。我们的主在加利利海另一边的旷野,有许多人跟着祂,除了妇女和孩子共有五千人。这些人已经和祂待了一整天听祂传讲神的话语。到了傍晚,有一个门徒请主打发这些人离开时,主说:“他们疲倦虚弱,需要给他们些东西,不然恐怕他们会跌倒在旷野。”门徒说:-“你怎么叫这许多人吃饱呢?”安德烈说,在他们中间除了一个小孩子的午餐再没有别的食物了(约翰福音6:8-9)。我们的主拿起饼来,就是那个小孩子的午餐,主把那个小饼掰开、掰开、再掰开直到喂饱了那五千人。(约翰福音6:10-13)

现在我可以想象一下,有一个愤世嫉俗的、爱批判的人就站在旁边看着主掰饼喂饱那五千人。看着主在那不停地掰饼、掰饼去喂饱那些饥饿的人,那个爱愤世嫉俗的人说,“怎么会这样?主怎么会这么做?真让人不能理解。为什么不给他们红宝石、绿宝石和钻石呢?这些更昂贵、更漂亮、更持久?为什么不送给他们宝石而送饼呢?”因为对于饥饿的身体来说所需要的是饼,所以主给他们的是饼。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我们需要的和我们实际上真正需要的相差甚远。其实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关乎我们灵魂的、我们心灵的、我们生命的、我们得救的——我们需要的是上帝。我唯一可以认识上帝的方法就是通过祂的自我显明。祂必须显明祂自己,上帝也的确向我们显明了祂自己,以此来回应人类的需要。祂对亚当说话,对诺亚说话,对以色列说话,对大卫说话,对以赛亚说话,对施洗约翰说话,对保罗说话,对使徒说话,并且最重要的是通过我们的主耶稣说话。“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希伯来书1:1-2)——上帝的自我启示。

首先我们已经了解了上帝自我显明的必要性,因为除此以外我们别无他法可以认识上帝。我们的心不能以石头为食物,我们必须要有生命的粮(约翰福音6:35-38)。接下来我们将要探讨上帝完整的自我启示循序渐进的必要性。为什么上帝没有在起初就将祂自己、祂的命令以及祂的真理显明出来呢?为什么圣经是一步步地、循序渐进地将上帝和上帝满有怜悯的启示展现给我们呢?为什么没有在圣经第一章的第一页就展现给我们呢?圣经在经过了成千上百页的篇幅后,最后才将基督完全启示出来。“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 直等到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希伯来书1:1-2)。为什么上帝的启示是一步一步的、循序渐进的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我们,而不是在上帝。依照上帝的属性祂并不需要一点一点、一条一条、这一点那一点地启示。但是上帝这样启示是因为我们人的本性。因为我们的本性是堕落的、有罪的、刚硬的、无知的、不愿顺服的,所以上帝不得不像引导孩子一样一点点地引导我们。上帝的启示之所以要一步一步的、循序渐进的、渐渐完全的过程,这都是因我们的心刚硬。

上帝的话语教导我们关于这个因着人的本性一步一步启示的过程。请看马太福音第十九章,主正在回答关于离婚的问题,他们说“摩西为什么吩咐给妻子休书,就可以休她呢?”(马太福音19:7)。圣经的旧约都是这样行的(这是取自圣经的旧约),只要写了休书给妻子就可以把她逐出家门。摩西为什这么说呢?“耶稣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上帝为一个女人造了一个男人,摩西写休妻的条例是因你们的心硬”(马太福音19:8)。

 我们再来看一下上帝逐步的启示。在约翰福音17章3节主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的一段话,当主耶稣在给门徒洗脚的时候,主耶稣要给西门彼得洗脚,开始彼得拒绝让耶稣洗脚,耶稣说,“我所做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在日后的某一天、某一时间,在完全的启示里你会明白的(约翰福音13:7)。

让我们再看一个,在约翰福音16章12节主耶稣被钉十字架前,最后的信息中,主对门徒说:“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约翰福音16:12)。因为我们愚笨的悟性、迟钝的接受能力,所以上帝的启示是随着时间的进展逐步完善的。因此,圣经就像一朵慢慢绽放的花朵,经过圣经的所有的篇幅我们从花蕾最终完全盛开。

  我们的主会对某个人说话,就如祂曾对诺亚说话,指示诺亚当如何行。主通过摩西对以色列人说话,指示以色列人当如何行。主通过以赛亚对列国说话,指示列国当如何行。主通过使徒保罗说话,指示我们当如何行。启示是完全的,而且是逐步的。上帝对诺亚说的话对诺亚的世代来说是充分的;上帝对摩西说的话对以色列那个世代来说是充分的;上帝对以赛亚和耶利米说的话对列国的那个世代来说是充分的;上帝通过耶稣和使徒保罗说的话对我们今天的世代、直到这个世代的末了都是充分的。

我们的主对这些使徒和先知们说话,并让他们把主的诫命以及祂的自我启示记录下来,于是使徒和先知们就将其记录在书卷中——清楚且易懂、并传递上帝对我们这个世代的旨意。(关于这一点)圣经中有一段非常棒的描述,西门彼得在彼得后书第一章说,“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得后书1:20-21)。在彼得前书第一章,彼得说当先知们传讲信息时,信息不是出于先知而是出于上帝的灵(彼得前书1:10)。当预言临到先知时,经上说他们“详细地寻求考察”通过他们要传讲出的话语的意思。

“就是考察在他们心里基督的灵,预先证明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是指着什么时候,并怎样的时候。他们得了启示,知道他们所传讲的一切事,不是为自己,乃是为你们。那靠着从天上差来的圣灵传福音给你们的人,现在将这些事报给你们”

(彼得前书1:11-12)

通过上帝圣灵的引导,先知们准确无误地记录了全能者神圣的启示,毫无差错。这(启示)对住在天上永不动摇的上帝来说是永远真实的。

现在我们要讨论第三部分,也就是最后一部分:上帝自我启示的必要性是为了让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盼望、我们的教义、我们的教会、我们为着将来所坚持的每一个异象都能建立在一个真理、基准、权威之上。我必须要有一个真理和权威,将我的信仰、我的生活建立在其上。如果没有真理和权威,我就没有了根基。所有的信仰都是如此、所有的宗教都是如此、所有的人生哲学也都是如此。他们都需要建立在某种真理或是某种权威之上。

现在,我们要用宗教、让我们的信仰、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生活合理化。但这种真理在哪呢?我们能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教会、我们的信仰建立在其上,并能帮我们面对未来的这种真理、权威在哪里呢?现在有数以百万的人在天主教堂找到了这种权威的基准。我能理解其中的原因,那数以百万的人在天主教堂里感觉很安逸、自在。有一次,我听到一个牧师说,“你们留在母教会,母教会可以带你们去天堂。”只要留在那里就可以了。这样,教堂就成了生命、教义、盼望、救恩的一个基准;“因为是天主教堂说的,所以它就成了真理。”天主教神父奥古斯丁说,“除非教会的权威认可,否则我不会相信圣经。”但是,我并不能用教会的声明来检验圣经,教会都是由会犯错误的人组成的。教会的教义和领袖必须由上帝在祂圣言中的启示来评价。

  在我们当今的世代,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开始相信存在主义。在他们的教义中,他们把真理建立在经验之上。如果某种事物对我来说是真实的,那它才是真实的;如果对我来说不是真实的,那它就不是真实的。除非圣经对我来说是真实的,否则那就不是真实的。除非耶稣对我和我的经历来说是真实的,否则那就不是真实的。任何事物只有我经历过,那才是真实的。存在主义,这是一条教义,如果你可以遵循,那很好。但是我不能以我的经验来判断,它可能会欺骗我,因为我们的人性是腐败的、堕落的。我的经验必须由从上帝而来的启示来检验,我不能用我有限的经验来检验上帝的启示。

  “牧师,如果我们的生活基准和我们的盼望基准不在教会的等级制度里,也不在我们的经验里,那么到哪里能找到让我的盼望、我的生活、我的救赎可以依赖的那个伟大的基本真理呢?”你知道答案的,这就是今天早上的信息。在上帝的自我显明里,在上帝的自我启示里,在圣经里我找到了这个真理。这是真实的,因为上帝在祂的话语中启示我们。相信耶稣的应许,我的内心就非常平静。祂说如果我相信祂,祂就可以带我度过困难。祂说,如果我把心和生命交给祂,祂就会把我的名字记载在生命册上。祂说,“你跟随我,我就会把你带到天国之门。”祂说,“你听我的声音,我就要让你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

所以在我们的承诺和信仰中,我们要把我们灵魂的每一个盼望都建立在上帝在祂的圣言中向我们所启示的永恒不变的应许之上。愿上帝祝福这篇信息进入到我们的心里,并赐给我们奇妙的意愿去聆听上帝在圣经中向我们所讲的话语,并将祂的灵加倍地赐给我们,让我们在在这美好的门徒关系中把我们的心、我们的生命都交托给祂,更好地跟随上帝。

主啊,我们相信并信靠我们蒙福救主的话语和应许,“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翰福音6:37)。“蛇怎样在旷野被举起了,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仰望祂的人就必活着”(约翰福音3:14-15)。主啊,我们因信伏服在您的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