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人的命运 The Destiny of the Three Great Divisions of Humanity

三种人的命运 The Destiny of the Three Great Divisions of Humanity

March 12th, 1974 @ 9:39 AM

哥林多前书10:32

    三种人的命运 W. A. Criswell博士 哥林多前书10:32 1974年3月12日 今晚信息的题目是三种人的命运。哥林多前书10:32中,保罗将人类分成三个部分: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我们按照人被分成的三类来学习。 在基督之后,在五旬节圣灵降临之后 [使徒行传2:1-42],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一件新鲜事:教会。教会是个musterion,神存在心里的秘密,后来他启示给他的使徒 [以弗所书3:1-10]。直到那时,神将人类分成犹太人和外邦人。五旬节之后,神将人类分成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犹太人从亚伯拉罕被召开始,直到世代末了;外邦人是从亚当开始,直到世代末了;教会是从使徒行传的福音开始,到世代的末了。 我们首先来看犹太人。他们就像墨西哥湾流一样特别,他们的律法、习俗、宗教都是特殊的。摩西在米甸的旷野边际看到燃烧荆棘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神对犹太国家的预表 [出埃及记3:1-8]。以色列的黄金时代,就是所罗门、大卫的时代,是在苏格拉底或柏拉图或亚里士多德很久之前,他们更是早于首个记录历史的希罗多德数百年。 神给以色列的使命有四个。第一:神拣选他们在到处都是偶像的世界为独一的神作见证。第二:神拣选他们使列国看到服事神所得到的无比祝福;第三:神拣选他们接受、保存神的预言和启示,写成圣经;第四:神拣选他们成为弥赛亚的先祖。我们所有的神的启示,神的预言,对主的见证,世界救主的出生,这些都是神通过犹太之国而带来的。 我们来看以色列的未来。我们为什么对以色列感兴趣?为什么深刻讲圣经的人对以色列这么有兴趣?我这样说是因为这个教会曾有个博学的成员,当别人问他,“我们为什么对以色列感兴趣?”他说,“这只是我们牧师的神学立场。我们不再对以色列感兴趣,神对以色列也没有特别的兴趣。神未来的计划中,以色列也没有比其他人特别。” 为什么我对以色列这样有兴趣?他们人数很少,他们的土地很小。那里只有大概二百五十万人。达福地区的人口都比那多。他们的人口没有你现在所在的都市多,他们的土地大小比德州的一个县还小。他们的名字也很小,你标出以色列的名字,再看地中海,国家的轮廓甚至放不下国名。这个国家即使这么小,世界各地每天的报纸头条却都有他的名字。 为什么对以色列有这么深的兴趣?有几个原因。一个是:从以色列产生了世界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三个宗教的圣地都在巴勒斯坦;第二:神在那个地方成为肉身,你可以世界上的数百万的城镇、村落,但是只有一个道成肉身的伯利恒。基督在那里还要回来。先知在撒迦利亚书十四章说,“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 [撒迦利亚书14:4] 地上任何对神有兴趣的人都无法不对以色列感兴趣。 第三:在那里要打响最后的战争 [启示录16:14-16]。我希望我们有时间来看这些经文,因为我准备了这些经文,但是没有机会了。在那里会有最后的战争。我上次在以色列的时候,就是去年二月份,我在米吉多山顶上讲课,幻影战斗机就在头顶轰鸣。这些轰炸机的轰鸣提醒着时代末了时的恐怖和可怕。 跟随圣经的时间表—我们的最后一刻要这样做—跟随启示录的时间,我们主在启示录十九章降临,在哈米吉多顿的战斗中,埃斯德赖隆的战斗 [启示录19:19-21]。我们对这块土地感兴趣,因为神要在这块土地上召集千万的人。启示录说,说谎的灵鼓动人们聚集在这里 [启示录16:13-14]。按照启示录所说的,东方的军队—我猜想这是指中国的军队—东方的军队就有两亿人,在全能神的日子,去巴勒斯坦的一个军队就有两亿人 [启示录9:16]。战争是如此地惨烈,血流成河,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 [启示录14:20]。这是两百英里。按照以赛亚书记载的,从波斯拉到米吉多正好二百英里。这是不可置信的,这是可怕的。这场在巴勒斯坦的战争中被残杀的人是不可想象的。 我们的注意力被集中在这里,这不是奇怪的事吗?我曾被尼克松总统邀请去白宫讨论、交谈,话题是关于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我们和亨利·基辛格在一起又两个小时。他描述了美国外交政策,它的目的以及美国政府现在的措施,我问了关于以色列和我们对以色列的态度,还有中东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这是他大概的回答,他说,“美国和俄国不会有正面冲突,和其他世界大国也不会有,和越南,东方或世界其他地方都不会有。但是在中东每天都在发生着美国的核力量和俄国的核力量的较量。” 我认为基辛格是对的。他不是从圣经的角度出发来说的,他是作为一个政治家、大使说的。地上各国的最终较量,核力量的对抗,会发生在以色列,会在巴勒斯坦,会在哈米吉多顿。圣经是这么说的。即使不了解圣经的政治家,也会这么说。 我们为什么对巴勒斯坦感兴趣?因为从那里产生的宗教,因为神的道成肉身和他的再来,因为主的最后的大战会在那里,第四:这里一直持续的影响了世界历史的家庭世仇。以撒的后代,现在称为犹太人,和以实玛利的后代,现在称为阿拉伯人。不管时间还够不够,我想要举个例子,解释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仇恨。 杜克考尔博士曾是美南浸信会的执行委员会主席,之后他做了美南神学院的校长。杜克考尔博士和我在1950年时一起环游世界。我们在以色列的时候,对阿拉伯人的事工和对以色列人的事工合并了,因为1948年的战争之后,本来是阿拉伯势力范围的土地和事工已经属于以色列,成为了犹太人事工。我们和这些宣教士共处了一周,和他们一起出行,一起坐车,拜访他们,和他们聊天,跟他们讲道,和他们参与社会活动。一周过去之后,我对杜克考尔博士说,“这个事工不可能维持在一起。我认为他们会爆发、分裂。” 我这样想的理由是:不管是什么场合,这是没有什么前奏的,也没有办法缓和—不管什么场合,是社交,是握手,是喝茶,是吃饭,是喝咖啡,是聚会,是讲道,是布道—不管是什么样的聚会,花不了几分钟你就注意到这两拨人之间的张力,因为他们被迫合到一起。 美南浸信会被差往阿拉伯国家和差往以色列的宣教士都分别被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的态度所同化,以色列的事工没有几个月就分裂了。它自己就分裂了。自从犹太人得到以色列,阿拉伯人也被迫加入政府。那些回来的人是我们差往阿拉伯人的宣教士。我举这个例子是让你看到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有多么深的世仇。不仅仅是在他们之间,甚至到那里的美南浸信会宣教士,在阿拉伯人中的变成支持阿拉伯人,在犹太人中的变成支持犹太人。这世仇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已经四千年了! 第五:这是地球上三个大陆的交界点。非洲在这里,亚洲在这里,欧洲也在这里。这是地球的交叉路口,这些大陆占了地球三分之二的陆地面积,几乎所有的人口和几乎所有的石油。 一周前有人问我说,“牧师,你觉得神为什么把那么多油存在那里?为什么呢?” 当然,我不是神,无法完全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可以指出一件事:这是驱使军队在哈米吉多顿大战中聚集的一部分原因。这是一部分。 关于犹太人,神将巴勒斯坦地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子孙,直到永远 [创世记13:14-15]。土地是属于他的。我要花时间读一段圣经,诗篇105篇,8到11节。有很多的经文,我花时间来读一段经文。巴勒斯坦地属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永远属于他们的子孙。它属于犹太人,我开始读诗篇105:8-11: 他记念他的约,直到永远;他所吩咐的话,直到千代— 就是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向以撒所起的誓。 他又将这约向雅各定为律例,向以色列定为永远的约, 说:我必将迦南地赐给你,作你产业的分。   没有比这更强的话了。“他记念他的约,直到永远;他所吩咐的话,直到千代;就是他跟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立的约。” 雅各的名字就是以色列,“向以色列定为永远的约,说:我必将迦南地赐给你,作你产业的分。” 巴勒斯坦土地是属于犹太人的! 有人在教会聊天的时候问另一个人—我没有参与这段谈话—但有人问另一个人,“你为什么这么支持犹太人?” 回答是,“因为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讲的。” 我和犹太人没有利益瓜葛。我的名字是英国名字,我的祖先来自英国岛屿。我的血统里面没有犹太根源。我为什么是这样的?就是因为讲神的话语,只是这样!如果我讲神的话语,这是我讲的东西:这块土地的所有权是无条件的。他们住在那里是按神的约。神对他们说,“如果你不服从我,我就要把你们分散在万民中。” [申命记28:64] 但是这土地的所有权是没有条件的。它是属于神的,神将它给了犹太人,这是属于他的。 关于以色列的未来,他们绝不会溃不成国,不管是在应许之地还是分散在万民中。他们总会是神的子民。我要再读另一段经文。我不能跳过它们。耶利米书31章35节: 那使太阳白日发光,使星月有定例,黑夜发亮,又搅动大海,使海中波浪匉訇的,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他如此说: 这些定例若能在我面前废掉,以色列的后裔也就在我面前断绝,永远不再成国。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若能量度上天,寻察下地的根基,我就因以色列后裔一切所行的弃绝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利米书31:35-37] 神所说的是:“只要白天天上有太阳,晚上月亮还发光,只要如此以色列在我面前就要成国。”这是很长的时间。我告诉你,如果有人坐在这里等太阳烧尽,他就是坐在这里直到嫁接在凳子上也等不到。不是这样吗?我不知道那会有多长。 不管这有多长,神说,“以色列都会一直在我面前成国。” 你是否注意到马太福音24:35中主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用的词是genea,在植物学和动物学中会用到这个词genea,指种类、物种。在科学上这个词是这样用的。这是指时代、种类、物种、族类。主说,“直到我回来的时候,犹太人都会在这里。他会在这里。他不会被吞灭;外邦人不会毁灭他。我再来的时候他要在那里。” 这是神所说的话 [马太福音24:34-35]。 让我按照惯例解释一下。我在圣经中读到这些人的时候,我读到了赫人、亚摩利人、摩押人、耶布斯人和许多其他的族类。请你回答说,你是否看到过、或听说过有人是赫人、耶布斯人或亚摩利人或任何其他的人呢?你是否看过他们中任何的人?你看过吗? 但是,我的弟兄,你如果跟我一起走一圈,几乎市中心的所有这些商店都是犹太人的。在达拉斯就有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在全地都是如此。这不是很特别的事吗?那是神。神说,“当我回来的时候他会在那里,你会看到他。” 这是神的话语的标记。“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 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以赛亚书40:8] 神说,“我回来的时候犹太人要在那里。” 他就在这里。 还有一件事:他们要在不信中回来到这块土地。以西结书22章,36章:他们要在不信中回来[以西结书22:18-19,36:24-28]。这不是在你的一生中的奇怪的事情吗?公元70年之后已经过了几个世纪了,巴勒斯坦中没有犹太人。按照罗马政府的法律和继承罗马的政府,犹太人不能在巴勒斯坦生活,更不能在耶路撒冷生活。我上次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看到古老的版画,上面画的是犹太人在橄榄山俯视圣城,眼泪不止。他们不能进入圣城。公元70年之后已经有几百年了,巴勒斯坦没有犹太人,最多只有很少几个。 但是神说他会回家,“他会回家。他会回家。他会回家。” 神这样说!1948年的5月15日,我们的年纪都能记得这事,1948年的5月15日,有一个新的国家诞生了,他的名字是以色列,以色列,这不是不可置信的吗?你曾经想过这事吗?神这样说,这国家现在就存在。...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先知学校,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三种人的命运

W. A. Criswell博士

哥林多前书10:32

1974年3月12日

今晚信息的题目是三种人的命运。哥林多前书10:32中,保罗将人类分成三个部分: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我们按照人被分成的三类来学习。

在基督之后,在五旬节圣灵降临之后 [使徒行传2:1-42],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一件新鲜事:教会。教会是个musterion,神存在心里的秘密,后来他启示给他的使徒 [以弗所书3:1-10]。直到那时,神将人类分成犹太人和外邦人。五旬节之后,神将人类分成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犹太人从亚伯拉罕被召开始,直到世代末了;外邦人是从亚当开始,直到世代末了;教会是从使徒行传的福音开始,到世代的末了。

我们首先来看犹太人。他们就像墨西哥湾流一样特别,他们的律法、习俗、宗教都是特殊的。摩西在米甸的旷野边际看到燃烧荆棘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神对犹太国家的预表 [出埃及记3:1-8]。以色列的黄金时代,就是所罗门、大卫的时代,是在苏格拉底或柏拉图或亚里士多德很久之前,他们更是早于首个记录历史的希罗多德数百年。

神给以色列的使命有四个。第一:神拣选他们在到处都是偶像的世界为独一的神作见证。第二:神拣选他们使列国看到服事神所得到的无比祝福;第三:神拣选他们接受、保存神的预言和启示,写成圣经;第四:神拣选他们成为弥赛亚的先祖。我们所有的神的启示,神的预言,对主的见证,世界救主的出生,这些都是神通过犹太之国而带来的。

我们来看以色列的未来。我们为什么对以色列感兴趣?为什么深刻讲圣经的人对以色列这么有兴趣?我这样说是因为这个教会曾有个博学的成员,当别人问他,“我们为什么对以色列感兴趣?”他说,“这只是我们牧师的神学立场。我们不再对以色列感兴趣,神对以色列也没有特别的兴趣。神未来的计划中,以色列也没有比其他人特别。”

为什么我对以色列这样有兴趣?他们人数很少,他们的土地很小。那里只有大概二百五十万人。达福地区的人口都比那多。他们的人口没有你现在所在的都市多,他们的土地大小比德州的一个县还小。他们的名字也很小,你标出以色列的名字,再看地中海,国家的轮廓甚至放不下国名。这个国家即使这么小,世界各地每天的报纸头条却都有他的名字。

为什么对以色列有这么深的兴趣?有几个原因。一个是:从以色列产生了世界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三个宗教的圣地都在巴勒斯坦;第二:神在那个地方成为肉身,你可以世界上的数百万的城镇、村落,但是只有一个道成肉身的伯利恒。基督在那里还要回来。先知在撒迦利亚书十四章说,“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 [撒迦利亚书14:4] 地上任何对神有兴趣的人都无法不对以色列感兴趣。

第三:在那里要打响最后的战争 [启示录16:14-16]。我希望我们有时间来看这些经文,因为我准备了这些经文,但是没有机会了。在那里会有最后的战争。我上次在以色列的时候,就是去年二月份,我在米吉多山顶上讲课,幻影战斗机就在头顶轰鸣。这些轰炸机的轰鸣提醒着时代末了时的恐怖和可怕。

跟随圣经的时间表—我们的最后一刻要这样做—跟随启示录的时间,我们主在启示录十九章降临,在哈米吉多顿的战斗中,埃斯德赖隆的战斗 [启示录19:19-21]。我们对这块土地感兴趣,因为神要在这块土地上召集千万的人。启示录说,说谎的灵鼓动人们聚集在这里 [启示录16:13-14]。按照启示录所说的,东方的军队—我猜想这是指中国的军队—东方的军队就有两亿人,在全能神的日子,去巴勒斯坦的一个军队就有两亿人 [启示录9:16]。战争是如此地惨烈,血流成河,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 [启示录14:20]。这是两百英里。按照以赛亚书记载的,从波斯拉到米吉多正好二百英里。这是不可置信的,这是可怕的。这场在巴勒斯坦的战争中被残杀的人是不可想象的。

我们的注意力被集中在这里,这不是奇怪的事吗?我曾被尼克松总统邀请去白宫讨论、交谈,话题是关于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我们和亨利·基辛格在一起又两个小时。他描述了美国外交政策,它的目的以及美国政府现在的措施,我问了关于以色列和我们对以色列的态度,还有中东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这是他大概的回答,他说,“美国和俄国不会有正面冲突,和其他世界大国也不会有,和越南,东方或世界其他地方都不会有。但是在中东每天都在发生着美国的核力量和俄国的核力量的较量。” 我认为基辛格是对的。他不是从圣经的角度出发来说的,他是作为一个政治家、大使说的。地上各国的最终较量,核力量的对抗,会发生在以色列,会在巴勒斯坦,会在哈米吉多顿。圣经是这么说的。即使不了解圣经的政治家,也会这么说。

我们为什么对巴勒斯坦感兴趣?因为从那里产生的宗教,因为神的道成肉身和他的再来,因为主的最后的大战会在那里,第四:这里一直持续的影响了世界历史的家庭世仇。以撒的后代,现在称为犹太人,和以实玛利的后代,现在称为阿拉伯人。不管时间还够不够,我想要举个例子,解释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仇恨。

杜克考尔博士曾是美南浸信会的执行委员会主席,之后他做了美南神学院的校长。杜克考尔博士和我在1950年时一起环游世界。我们在以色列的时候,对阿拉伯人的事工和对以色列人的事工合并了,因为1948年的战争之后,本来是阿拉伯势力范围的土地和事工已经属于以色列,成为了犹太人事工。我们和这些宣教士共处了一周,和他们一起出行,一起坐车,拜访他们,和他们聊天,跟他们讲道,和他们参与社会活动。一周过去之后,我对杜克考尔博士说,“这个事工不可能维持在一起。我认为他们会爆发、分裂。” 我这样想的理由是:不管是什么场合,这是没有什么前奏的,也没有办法缓和—不管什么场合,是社交,是握手,是喝茶,是吃饭,是喝咖啡,是聚会,是讲道,是布道—不管是什么样的聚会,花不了几分钟你就注意到这两拨人之间的张力,因为他们被迫合到一起。

美南浸信会被差往阿拉伯国家和差往以色列的宣教士都分别被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的态度所同化,以色列的事工没有几个月就分裂了。它自己就分裂了。自从犹太人得到以色列,阿拉伯人也被迫加入政府。那些回来的人是我们差往阿拉伯人的宣教士。我举这个例子是让你看到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有多么深的世仇。不仅仅是在他们之间,甚至到那里的美南浸信会宣教士,在阿拉伯人中的变成支持阿拉伯人,在犹太人中的变成支持犹太人。这世仇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已经四千年了!

第五:这是地球上三个大陆的交界点。非洲在这里,亚洲在这里,欧洲也在这里。这是地球的交叉路口,这些大陆占了地球三分之二的陆地面积,几乎所有的人口和几乎所有的石油。

一周前有人问我说,“牧师,你觉得神为什么把那么多油存在那里?为什么呢?” 当然,我不是神,无法完全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可以指出一件事:这是驱使军队在哈米吉多顿大战中聚集的一部分原因。这是一部分。

关于犹太人,神将巴勒斯坦地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子孙,直到永远 [创世记13:14-15]。土地是属于他的。我要花时间读一段圣经,诗篇105篇,8到11节。有很多的经文,我花时间来读一段经文。巴勒斯坦地属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永远属于他们的子孙。它属于犹太人,我开始读诗篇105:8-11:

他记念他的约,直到永远;他所吩咐的话,直到千代—

就是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向以撒所起的誓。

他又将这约向雅各定为律例,向以色列定为永远的约,

说:我必将迦南地赐给你,作你产业的分。

 

没有比这更强的话了。“他记念他的约,直到永远;他所吩咐的话,直到千代;就是他跟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立的约。” 雅各的名字就是以色列,“向以色列定为永远的约,说:我必将迦南地赐给你,作你产业的分。” 巴勒斯坦土地是属于犹太人的!

有人在教会聊天的时候问另一个人—我没有参与这段谈话—但有人问另一个人,“你为什么这么支持犹太人?” 回答是,“因为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讲的。” 我和犹太人没有利益瓜葛。我的名字是英国名字,我的祖先来自英国岛屿。我的血统里面没有犹太根源。我为什么是这样的?就是因为讲神的话语,只是这样!如果我讲神的话语,这是我讲的东西:这块土地的所有权是无条件的。他们住在那里是按神的约。神对他们说,“如果你不服从我,我就要把你们分散在万民中。” [申命记28:64] 但是这土地的所有权是没有条件的。它是属于神的,神将它给了犹太人,这是属于他的。

关于以色列的未来,他们绝不会溃不成国,不管是在应许之地还是分散在万民中。他们总会是神的子民。我要再读另一段经文。我不能跳过它们。耶利米书31章35节:

那使太阳白日发光,使星月有定例,黑夜发亮,又搅动大海,使海中波浪匉訇的,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他如此说:

这些定例若能在我面前废掉,以色列的后裔也就在我面前断绝,永远不再成国。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若能量度上天,寻察下地的根基,我就因以色列后裔一切所行的弃绝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利米书31:35-37]

神所说的是:“只要白天天上有太阳,晚上月亮还发光,只要如此以色列在我面前就要成国。”这是很长的时间。我告诉你,如果有人坐在这里等太阳烧尽,他就是坐在这里直到嫁接在凳子上也等不到。不是这样吗?我不知道那会有多长。

不管这有多长,神说,“以色列都会一直在我面前成国。” 你是否注意到马太福音24:35中主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用的词是genea,在植物学和动物学中会用到这个词genea,指种类、物种。在科学上这个词是这样用的。这是指时代、种类、物种、族类。主说,“直到我回来的时候,犹太人都会在这里。他会在这里。他不会被吞灭;外邦人不会毁灭他。我再来的时候他要在那里。” 这是神所说的话 [马太福音24:34-35]。

让我按照惯例解释一下。我在圣经中读到这些人的时候,我读到了赫人、亚摩利人、摩押人、耶布斯人和许多其他的族类。请你回答说,你是否看到过、或听说过有人是赫人、耶布斯人或亚摩利人或任何其他的人呢?你是否看过他们中任何的人?你看过吗?

但是,我的弟兄,你如果跟我一起走一圈,几乎市中心的所有这些商店都是犹太人的。在达拉斯就有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在全地都是如此。这不是很特别的事吗?那是神。神说,“当我回来的时候他会在那里,你会看到他。” 这是神的话语的标记。“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 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以赛亚书40:8] 神说,“我回来的时候犹太人要在那里。” 他就在这里。

还有一件事:他们要在不信中回来到这块土地。以西结书22章,36章:他们要在不信中回来[以西结书22:18-19,36:24-28]。这不是在你的一生中的奇怪的事情吗?公元70年之后已经过了几个世纪了,巴勒斯坦中没有犹太人。按照罗马政府的法律和继承罗马的政府,犹太人不能在巴勒斯坦生活,更不能在耶路撒冷生活。我上次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看到古老的版画,上面画的是犹太人在橄榄山俯视圣城,眼泪不止。他们不能进入圣城。公元70年之后已经有几百年了,巴勒斯坦没有犹太人,最多只有很少几个。

但是神说他会回家,“他会回家。他会回家。他会回家。” 神这样说!1948年的5月15日,我们的年纪都能记得这事,1948年的5月15日,有一个新的国家诞生了,他的名字是以色列,以色列,这不是不可置信的吗?你曾经想过这事吗?神这样说,这国家现在就存在。

他们是在不信中。如果让我描述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他应该是个无神论者,最多是怀疑论者。巴勒斯坦、以色列中只有很少数人是有信仰的。那里有个宗教组织,正统派,他们他们之外的大部分犹太人都是无神论者,他们是物质主义者,世俗主义者。他们只是从种族上来说是犹太人,从习俗、传统上来说。这不是惊人的事吗?但神是这样说:“他们会在不信中回来。”

他们要重建圣殿。但以理书第九章 [26节],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 [2节],启示录十一章 [19节],圣殿也被重建。如果你现在过去你会看到奥玛清真寺,耶路撒冷的摩利亚山上是圆顶清真寺。你只会看到它。

美国政府给了约旦胡笙国王两千万美元,这钱中有几百万都是用来造奥玛清真寺的金顶,以及修复那些美丽的彩色玻璃。我可以告诉美国政府,“你们就是在烧钱。” 这不会改变美国政府,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这么做,烧钱,在那边也是这样。为什么?因为那一天就要来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能很快—奥玛清真寺的每一块石头都会被炸毁,或被搬走仍在不洁的地方。因为第二个神殿在那里要被建造。它会在那里,他们要重新开始敬拜神。这地的复原是十分引人注意的。

以色列的未来是怎样的?他们要悔改,接受他们的弥赛亚。罗马书11:25到29节,撒迦利亚书12章、13章、14章,以西结书11章和37章,耶利米书32章和马太福音23:39。他们要悔改。整个国家都要悔改 [罗马书11:26-29]。圣经说它是 “一日而生的国” [以赛亚书66:8],他们要接受弥赛亚。他们要仰望他们所扎的;必为他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他愁苦,如丧长子 [撒迦利亚书12:10],他们会问他,“你的手上和脚上的伤痕从哪里来的?” 他会说,“这是我在亲友家中所受的伤 [撒迦利亚书13:6]。我自己的子民把我钉上十字架。”他们要转向主。以色列要悔改,要得救 [罗马书11:26]。这是时代的末了。保罗说,“有些人已经悔改了”,因为他自己就是犹太人,他说,“我接受主” [罗马书11:1-5]。

你知道吗,我放眼望去,这个教会最好的一些领袖是犹太人,你知道吗?我们前几天还数了一下,这个教会有三十二个犹太裔的带领者。这里有一位执事是犹太人,蒙克•哈里斯,请你站起来一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是犹太人,也是教会执事。神爱他。我在找艾德•赫克特,他可能今天不在这里。他是青少年部的领袖,艾德是犹太人。你以前都不知道他们是犹太人。他们是非常好的基督徒,他们爱神也爱我们。从使徒的时代到现在这几十个世纪,你常会看见接受弥赛亚的犹太人,他们是基督非凡的仆人。想想他们全都得救那一天,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天!

我必须要结束这一部分了。以色列的审判是在千禧年之前,以西结书20:33-38。进入千禧年的人没有不得救的。所有进入千禧年的人都是得救的。每个外邦人,马太福音的二十五章这样说,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 [马太福音25:32-40],面临对外邦人的审判。进入千禧年的人都是得救的。

会有一个对以色列的审判,对犹太人的审判,以西结书20:33-38这样说。那些不接受弥赛亚的人要被剪除。他们是失丧的。但是接受主的人—很多人都会接受—他们进入千禧年,我们要和住在一起作王,圣经这样说 [启示录5:9-10]。

我们先跳过外邦人;世界上只有四十亿外邦人,我们先放任自流。首先我们讨论教会,必须得快速地讲,我们只剩五分钟了。我们来讲教会。

教会不是什么:它不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如果你相信以色列就是教会,教会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还不如把圣经扔掉,因为它会变成一团糟。

这就是为什么自由神学的人,不管是讲道、在神学院、在大学、在学校或任何其他地方,都会得到结论说,圣经是一堆无法理解、没有意义的词语、句子、段落和章节。他们把它扔掉,开始谈论—以后他们所谈论、所教导全都是—关于种族关系,资本与劳动力,战争与和平,贫民窟、社区、改革、投票,如果你从神的话语转开,还要在教会里工作,就得讲点什么,所以他们就没有休止地讲这些东西。原因很简单:如果你歪曲圣经的意思,它就会是空洞的。

我们来看我手中的圣经。他们都差不多,我们来看我手中的圣经,我翻到了以赛亚书。这里有个标题:“神对教会的怜悯。” 我于是往下读,以为会读到教会。但是我不会在以赛亚书中读到教会,因为以弗所书第三章保罗说教会是个musterion。这是神心里的秘密,直到神将它启示给他的使徒 [以弗所书3:1-11]。如果一个人说他在旧约中看到了教会,他就是在做神说过不会做的事。我打开圣经,看到 “神对教会的怜悯”,如果我不了解圣经,我以为会在下面对到教会的事。我读到的是什么?我读到的是以色列。我读到的是以色列,但是标题是 “神对教会的怜悯。” 这会让你的圣经变成谜语,你永远无法解开,教会不是以色列。以色列是以色列,教会史教会。我重复:教会是世界从未看到的秘密。先知从未看到,旧约中没有关于教会的预言。这是神心里的秘密,后来他才启示给他的使徒!

如果以色列是以色列,教会是教会,就有对圣经的非凡的理解。一切事就都顺利展开,开始有意义。教会不是国。这不是惊人的吗?

天主教教导说如果你加入教会就进入国了,他们认为这是同义词。圣经中没有这回事。国已经被拒绝了。施洗约翰是这样宣告的 [马太福音3:2],耶稣是这样宣告的 [马太福音4:17],但是国被拒绝了,王不在了![使徒行传1:9] 他被放逐。你怎么能有个没有王的国呢?你的王不在这里,他在上面的荣耀中。他要离开,直到他的仇敌成为他的脚凳 [希伯来书10:12-13]。教会从来都不是圣经中的国。教会被称为一个家,一个殿,被称为身体。基督是教会的头 [以弗所书5:23]。他从来没有被称为教会的王。在主的话语中绝对找不出这样的称呼,因为国是国,教会是教会。基督和他的教会之间的关系是新娘和新郎的关系 [马太福音25:1],不是王和国的关系。他们是不同的。

那什么是教会?教会是个musterion [以弗所书3:1-11]。这是个奥秘,我不喜欢用 “奥秘”,因为我们认为 “奥秘” 是个谜,人无法理解的事;希腊语中的musterion是指那些只让已经被接纳的人知道的事。

例如那些神秘的宗教,依洛西斯和其他的神秘宗教,只有已经加入的人才知道他们的秘密。他被接纳,就像共济会。外面的人不知道,加入的人被接纳。会内的秘密才会告诉他。圣经中的奥秘都是这样的用法,不是个谜,而是神心里的秘密。国不是奥秘。旧约的先知一直用鲜明的话描述它。教会的奥秘启示给使徒了。外邦人的得救不是奥秘。何西阿书2:14-23和其他的先知都谈到这事。奥秘是会有个新的造物:主的身体是由犹太人和外邦人组成的 [以弗所书3:1-11]。

我还有点时间,就继续往下讲直到结束的时间。教会是被召的身体,ekklesia。它是基督的身体,它是基督的新娘。它是从我们主的肋旁产生的,以弗所书第五章这样说;就像是夏娃从亚当的肋旁而出,教会也是从我们主的肋旁被造的 [以弗所书5:30]。她是从神子的血、眼泪、苦难和死中出生的。“她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创世记2:23]。

保罗说,“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以弗所书5:22] 从我们主的肋旁出生,她的使命是向全世界传福音。她的命运是要被提走,在天上基督的bema之前,面对基督的审判,按照所行的受报 [哥林多后书5:10]。我们要参加羔羊的婚宴。我们的主说,“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马太福音26:29] 他在说什么?他是在说未来的那天,他要和我们一起参加羔羊的婚宴,我们和主一起吃喝 [启示录19:6-9]。不是这样的吗?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