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 Series: 手持圣经系列

麦秋已过 W. A. Criswell 博士 耶利米书 8:18, 9:1 1978年5月7日 7:30 p.m. 我们欢迎成千上万通过西南电台KRLD以及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收听我们敬拜聚会的听众。 现在牧师的信息是麦秋已过。这信息带着对灵魂的恳求,在我们的祷告里,我们求告神让这恳求今晚就能有大丰收。今天宣讲的经文是耶利米书,“我们指望平安, 却得不着好处; 指望痊愈的时候, 不料,受了惊惶。” 请大家翻到耶利米书第8章,从18节开始到本章结束。如果你没带圣经,请和邻座的人一起分享神的话语。我们一起来读:   18 我有忧愁,愿能自慰; 我心在我里面发昏。 19 听啊,是我百姓的哀声从极远之地而来, 说:耶和华不在锡安吗? 锡安的王不在其中吗? 耶和华说:他们为什么以雕刻的偶像 和外邦虚无的神惹我发怒呢? 20 麦秋已过,夏令已完, 我们还未得救! 21  先知说:因我百姓的损伤, 我也受了损伤。 我哀痛,惊惶将我抓住。 22 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 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 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 [耶利米书 8:18-22] 紧接着是这流泪的先知的哀哭:“但愿我的头为水, 我的眼为泪的泉源, 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 [耶利米书 9:1] 我在圣经中没见过比先知在8章20节里的哀呼更加悲伤动人的了:“麦秋已过,夏令已完, 我们还未得救!” 这世界中、地上的万物在某个地点、某个时间都会有个终结。它们都会有个最终的结局。 没有河流会一直持续,它总是消失在宽广无限的海洋;没有一天经过清晨的旭日、正午的烈日,不终结在暮光和夜间的黑暗里的;没有一年经过春天的新生、夏季的繁花、秋季的硕果,不终结在寒冷干枯的冬季的。我们的生命也是这样,就像一个故事一样。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结局,肯定会落到死亡中。 我有一次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红杉公园,看到那些不可思议的红杉,高大挺拔、树干粗厚、年代久远。他们说有的树在耶稣出生时就已经1000多岁了。当我站在那里观看这些红杉,惊叹它们的高度和宽度,在这些屹立的巨树旁边还有其他红杉,一样的高大,一样的粗厚,一样的古老,但是却倒在地上,慢慢的腐化成土壤。所有的事物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都会有他们的终结。我们的生命也是一样。我们在恩典中充满机会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马上就流逝了。 一次,我的一位执事对我说,“牧师,我家隔壁新搬来了一家人。我去拜访过他们,他们都是迷失的。没有一个人是基督徒。你愿意来告诉他们怎样得救吗?” 我去了那家叩门,被主人亲切地请进去了。我见到了父亲、母亲、一个16岁的男孩、一个17岁的女孩和12岁的男孩。 我跟他们谈论耶稣,他们反响很积极,他们说,“牧师,下周日我们会去教会的。” 当聚会开始时,我查看人群,他们并没有来。我等了大概两三周,又去了他们家里。我跟他们谈论耶稣。 他们说,“牧师,我们下周日会去的;我们下周日一定会去的。” 周日来了,他们仍旧不在。下一周的凌晨,我接到我们浸信会医院一位护士的电话--她也是教会的成员。 她说,“牧师,很抱歉在这个时间给你打电话,但是在医院有个男孩伤得很严重,他已经无法支撑多久了。他的父亲站在他的旁边。我问那父亲,‘你是新来这里的,你认识什么人能在这个时刻和你们在一起吗?’ 他说他认识你。我于是想问问你是否愿意来,在他儿子死去的时候在他的身边?” 我穿好衣服,去了我们浸信会的医院,找到他们的病房。那男孩在严重的车祸里受了致命的伤,躺在那里--他在城市里肆无忌惮地开车,和一辆车正面撞上,从头到脚都受了伤。在他身旁坐着他的父亲。我就站在他的身边,只是站着,看着那重伤的男孩。 只过了一会儿,护士拉起白被单,盖上了他的脸。抬头对那父亲说,“你儿子走了。” 然后离开病房,只有我站在他身旁。那父亲等护士离开,又把被单从孩子的脸上拉开。静静地凝视着他的脸,跌倒在地上,靠着床侧痛哭不止。”哦我的神,“ 他说,”我儿子不在了,我却没有给他做个好榜样,我没有好好对待他。哦神啊,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追思会后,他埋葬了儿子。下一周主日早上,那父亲、母亲、17岁的女儿和12岁的儿子一起顺着走道走上前来。当我做完祝福祷告,人们跟我握手说,“牧师,那不是世间最荣耀的景象吗?整个家庭都皈依了耶稣;整个家庭都来到主面前。父亲,母亲,女儿,儿子,他们都得救了。” 我说,“是的,荣耀的景象。是的,非常美妙的景象。” 我是那么对他们说的,但是我看到他们坐在前排,心里却在说,“这是世间最悲伤的景象。” 神啊,如果他们能早一周信主。有一天,当他们站在全能神的审判席前,神按着名册点数各人,神叫了那父亲的名字,他会说,“到。” 叫那母亲的名字,她会说,“到。” 叫那17岁女儿的名字她会说,“到。” 叫那12岁儿子的名字他会回答,“到。” 然后耶和华神会看着那父亲的脸,说,“这是所有人吗?” 他将回答,“不。我们还有个16岁的儿子。” 耶和华神会说,“他在哪呢?” 他会回答,“我儿子躺在德州一个没有基督的墓穴里。” 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还未得救。我们的时间和机会是如此短暂易逝,恩典的日子只有现在。我们都在急流中走向那最终的审判,就是全能神的审判日。 你知道,科学家说包括我们地球的整个银河系都是在移动的,往哪里移动呢?就是向那能见到全能神的预定地点移动;无情地限制着我们的生活的历史也在向着一个预定的方向前进,在那里我们将与全能神相见。我们生活的地球随着银河系一起向着哪里移动呢?我们全能神的审判日!无论我们这一生的道路会怎样不同,我们都会有一天出现在全能神的审判席前。 在摇篮里伸着小手的婴儿要触摸到全能神的审判日;穿着弹性鞋跨步走的青年人要到达全能神的审判日;拄着拐杖的老人要蹒跚地到达全能神的审判日;乘坐他豪华座驾的富人要朝着全能神的审判日行进;衣服破烂、光着脚的穷人也要走到全能神的审判日。 基督徒是用口中的唱诗和心里的赞美在向着全能神的审判日朝圣。那不按恩典的灵指示而行的,把那可洗净他罪过的立约的血踩到脚下的人,也要走向全能神的审判日。有一天,我们所有人都要在耶和华神的面前,为肉身的日子受审判。然后就是那巨大的分隔。 我在青年的时候,曾在印第安纳的南部听到一个白发的已退休的讲道人讲述他服事的日子,他讲到了他无数次主持的追思会。他讲到有的妻子看着死去丈夫的脸哭喊,“永别了,永别了。” 或是父母看着孩子的脸哭喊,“永别了。” 他又说,“那不是永别,那只是再会,只是说以后再见。” 他讲完这些后,又开始开始用最动人的方式描述主的大审判--在那时神要分别得救的和失丧的。听到他的话,我开始思考,并查考圣经中关于大审判之日和那痛苦分隔的经文。我发现耶稣在他一生的服事里谈论这些比其他任何事情都多。 有时候耶稣会这样形容分隔,把它比作分离麦子与稗子--一种要收进仓里,另一种要用永火烧;有时候他会比喻成牧羊人分别绵羊和山羊;有时候他比喻成渔夫收网,丢弃不好的,拣出好的;有时他比喻成一个新婚夜,聪明的童女被允许入席,五个愚拙的却被关在外面;有时他把它比喻成一个得救的和失丧之间的大深渊。 我可以想象到有人会说,“那只是神学,那只是讲道,那是你编造的东西或那是圣经里用来让我们惊恐害怕的内容。” 不是这样的。这得救的和失丧之间的深渊,虽然令人感到悲惨痛苦,我这辈子里不知道有什么比它更真实:一边的人抬头仰望天上;一边的人埋头在这世界中的功利、计算与享受里。这大深渊就在二者之间。 我能说我见过另一侧、错误的一侧、远远的轨道另一侧么?以前我的执事主持一场奋兴会,我在早间敬拜聚会过去帮助他,鼓励他。他在那天早上做了些我从没看过的事。他从会众的后面开始,问每一个人,“你的心里有负担吗?” 如果那人说,“是,我的心里有负担。” 执事会说,“那负担是什么?” 当那人回答解释,他会说,“让我们一起低头,你来带领祷告,我们一起为你心里的负担做祷告。” 在我的正前方坐着一个瘦小的母亲,她怀里抱着个婴儿,旁边有个小儿子在座位旁玩。当执事走到她面前,他说,“你的心里有负担吗?” 她说,“我有。” 他说,“你心里的负担是什么?” 她回答说,“我想要我丈夫能够得救,希望他能做基督徒。” 执事说,“好,我们一起来低头祷告。你来带领祷告,求告神施恩给你丈夫。” 于是我们都低下头,我也低下头,合上眼,等着那母亲求告神让他丈夫得救。我们还在等待,她开始抽泣,痛哭起来。 于是我站起来说,“执事,如果你不介意,我来替她祷告。” “当然,牧师。请吧。“ 于是我替她丈夫祷告,无论他在何处,希望他能得救,希望他能认识主。祷告完我就坐下了。 然后,那个在凳子旁边自己玩的小男孩爬到凳子上母亲的手臂旁,睁大眼睛看着她的脸,天真地问,”妈妈,你为什么哭?“ 妈妈没有回答,小男孩接着问,”妈妈,你为什么哭,为什么哭?“ 他妈妈一直没有回答。就在他们的后面,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小男孩瞪大的眼睛。当我看着他的眼睛,我在心里说,”孩子,你现在还太小,不能明白妈妈为什么哭,但是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妈妈为什么哭,妈妈在教会里时,爸爸却在俗世里;妈妈向神祷告、读圣经时,爸爸却陷在俗世杂务里。将来有一天,天使们把妈妈的灵带到天堂,却把爸爸留在下面。” 这大深渊已经定好了;我不知道有比这更让人悲切受伤的事了;这在得救的和失丧人之间的巨大鸿沟。   当诗班唱完最后的歌 牧师做完最后的祷告, 当人们听完最后的讲道 教会里静悄悄。 当讲坛的圣经已合上 长凳上冷清空荡, 案卷已经打开 主要审判,然后怎样? 当演员演完最后一幕戏 谐星抖了最后一个包袱, 当影片映过最后一帧 公告牌闪过最后一个字符, 当图乐子的观众消失 再次散入黑暗中央, 当末日的号角奏响 我们站在主面前,然后怎样? 当天使吹号,圣人们安静 行进的队伍停止不前, 当首领重复最后的命令 最后的城池也被攻占。 当旗帜被从杆上扯下 战场的伤员回帐, 这厌弃救主的世界 要被审判,然后怎样? [Georgia Tom, “What...

只要你愿意 W. A. Criswell 博士 启示录 22章17节 1978年5月7日10:50am 非常欢迎在电视和收音机前的众多观众和听众,来和我们第一浸信会的众弟兄姐妹们一起崇拜。 现在由牧师带来今天的信息,主题是,只要你愿意。 有人说,“被拣选的人就是那些愿意相信的,未被选的就是那些不愿意相信的。” 今天的讲道是面向你们当中愿对神说“我愿意”的人。跨出这一步,神必将在你生命中行奇事大能。 今天的经文是圣经中最后的呼召,启示录22章17节:   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神的灵恳请人来,“来倚靠耶稣。” 教会--基督的新妇--恳请人来,“来倚靠耶稣。” 在教会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一个人悔改,并接受耶稣作为救主。基督的新妇--教会,说:“来吧,来倚靠耶稣。” “让所有听到的人都说,’来吧!’” “让旅居的和外来经过的人都加入这无止的歌声中:“来吧,来倚靠耶稣!” ”让那渴求的人都来吧。“ 我们的主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 彭斯在诗里这样写到:   但是欢乐犹如那盛开的罂粟花, 枝头刚摘下,艳色即已差; 它又像雪片落河上, 顷刻的晶莹,永恒的消亡; 它又像那北极光, 一纵即逝,不知去何方; 它又像那美丽的霓虹, 在风暴里消失无踪。 [“汤姆·奥桑特”, 罗伯特·彭斯,王佐良译]   ”让那渴求的人都来吧。“ 来倚靠耶稣。”凡愿意的人,“ ho Thelon,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只要悔改--”凡愿意的,都可以自由汲取取生命之水。“ 这是神向亚当的子孙最后的、敞开而广阔的的呼召,即便他们无药可救,不听管束,充满罪孽和邪恶。你看,神已经极尽他所能去拯救人类的后嗣。 神在伊甸园对我们的始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 但我们的始祖说:“不,我们不遵守这禁令。我们要那不属于我们的。“ 神又在天上垂看着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 神用自己的手在石版上写下了他的律法和诫命,并把石版交给亚当的子孙,说:“你们这样行,就必得永生。” 亚当的子孙却说:“不,我们不遵守这律法。” 他们就违背了所有的诫命。 神又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我要遣派先知给他们。“ 神的先知从天上降下教训众人说,”你们悔改,悔改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 亚当的子孙说,”不,我们不悔改。” 他们却把一些神的先知喂了狮子,把另一些锯死,还有一些被他们扔进熔炉烧死。 神仍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我要派遣我的先锋到他们之中,宣告天国的存在。” 于是传道人施洗约翰降临,说:“ 预备主的道。” 亚当的子孙说,“不,我们不为主预备道路。” 他们抓住神的先锋,砍掉了他的头,让他死在血泊中。 神仍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他们总会敬畏我的子。” 化成肉身、生自童贞女的荣耀之子降临,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约翰福音 5:24] 然而他们说,“不,我们不相信神派遣了你。” 他们将神的独生子拿住带到城外,在城墙外的一个小山坡上,在众人和天使的眼前,把他钉在木头上,他经受折磨,最终死在罗马的十字架上。 神仍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即便他们充满了罪孽和邪恶。神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我要兴起使徒。” 使徒按照差遣降临教训众人,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 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罗马书 10:9] 亚当的子孙说,“不,我们口中也不认,心里也不信。” 他们拿住神的使徒,有一些被斩首,有一些被石刑处死,有一些被流放到荒无一物的小岛上无助等死。 神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如果他们不遵守我的诫命,不听从我的先知,不服从我的使徒,我只有这一条道路让他们得救:如果一个人愿意--只要愿意就行--如果一个人愿意我在生命册中写上他的名,愿意我赦免他的罪,愿意得心和灵的重生--只要他愿意,”ho thelon,”我就让他得救。“ 你知道,你们的牧师相信圣经的权威、无误,相信圣经是受圣灵感动写成的。其中的一点一画,每个字,每句话、每个段落,每一页、每一卷,都是如此。这句话也是千真万确的,ho thelon,”凡愿意的,都可以自由汲取生命之水。“ 当神的使徒约翰写下这圣经中最后的呼召时,神的灵感动了使徒约翰,说,”不要写‘ho ginoskon,“只要明白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lambanon’,“只要领受到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paschon’,“ 只要感觉到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pisteuon’,“ 只要相信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philon’,” 只要爱的就来吧; “约翰,在这最后的信里,你要写‘ho thelon’, 只要愿意的就来吧。” 就是这样。当我开始讲道的时候,我还不到20岁,在一个乡间教会做牧师。那时每个教会都有个户外的会幕。有的没有会幕,就搭个凉棚。在夏天的时候,人们就在里面举行培灵会。人们从各种偏远的地方来参加每年举行的培灵会。 在一个周六的晚上,我在培灵会里讲了一天的道,我倾尽所有的心力,发出最诚恳的呼召,但是没有一个人走上前来,没有人回应。我又再次呼召,并且祷告,仍然没有人回应,没人走上前来。 我对唱诗班说,“稍等,”然后向众人提议说,“今晚在这里,如果有任何人愿意走上前来,愿意得救,愿意求告神的名--而神却没有搭救他,我就放下圣经,再也不打开。我就退出服事,再也不传讲神的道。如果神没有搭救你,我就做这一切的事。” 然后我转向歌手,说,“接着演奏,让我们再次歌唱。” 在演奏中,一个老牛仔从门外进来,走向我,高举着他的手。他走到我面前,说:”我接受你的提议。“ 我说,”好!“...

要他们得救 W. A. Criswell 博士 罗马书10:1-13 1978年4月23日7:30pm   你正在收听的是牧师带来的福音信息,主题是要他们得救。在经文的第一节就提出了这主旨,现在我们一起读这段经文,罗马书10章1到13节,罗马书10章1到13节。现在,我们一起朗读经文:   1 弟兄们,我心里所愿的,向 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 2 我可以证明,他们向 神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 3 因为不知道 神的义,想要立自己的义,就不服 神的义了。 4 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着义。 5  摩西写着说:「人若行那出于律法的义,就必因此活着。」 6 惟有出于信心的义如此说:「你不要心里说:谁要升到天上去呢?(就是要领下基督来;) 7 谁要下到阴间去呢?(就是要领基督从死里上来。)」 8 他到底怎么说呢?他说: 这道离你不远, 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 (就是我们所传信主的道。) 9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10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 11 经上说:「凡信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 12 犹太人和希腊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众人同有一位主;他也厚待一切求告他的人。 13 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从最后一节我看到了一个盛大的结尾、完美的胜利:”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我们回到经文,”兄弟们,我心里所愿的,向神所求的...

基督-神之道 W.A. Criswell 博士 希伯来书 1:1-4 1978年4月2日 7:30p. m.     这里是西南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我们欢迎现在正在收听我们节目的数以千计的听众。今天,牧师的信息主题为基督-神之道。我已经提到过很多次,布罗德曼出版社请我选出我做牧师的50年间最喜欢的16个讲道,再次宣讲。这些信息我一直在宣讲,有些信息从我不到20岁就开始宣讲。这些讲道能给我的心带来神的真理。尤其是今天的讲道,主题是:基督-神之道。 请你翻到希伯来书第一章,我们来看经文。让我们一起来读前4节,希伯来书第一章,是今天讲道的背景。它为我们描述了耶稣基督,我们的主:希伯来书第一章,1到4节。现在我们一起来朗读:   1  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 2 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借着他创造诸世界。 3 他是 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 神本体的真像,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他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 4 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贵,就远超过天使。   基督-神之道:启示录19章,11-13节:   11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 12 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 13 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 神之道。   约翰福音1章1-3节:   1 太初有道,道与 神同在,道就是 神。 2 这道太初与 神同在。3 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   写下的道,口中的道,化成肉身的道;这三者都是一样的。一个人和他的话是不一样的,但是神和他的道是一致的。神是和他的道是一致的,道和神是一体的;写下的道,口中的道,化成肉身的道。 无论何时,当我接受了神的道,我就接受了神;当我相信神的道,我就相信神;当我从灵上认识了神的道,我就认识了神。当我相信了神的道,我就相信了神。神和他的道是一致的,“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 直到永远。” [诗篇 119:89] 神的道就和神一样。“昨日、今日、直到永远。” [希伯来书13:8] 这整个宇宙都是被神的道支撑着。希伯来1章3节:“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 当我们观察这浩大的创造--是什么在引导着这些行星运转在轨道里?是什么样的大能在指导我们被造宇宙的去向?是全能神的大能的手,“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 有一次,我站在印度洋的海岸边。在我看来我是站立着的,浩浩的海水被包在海湾里;不久之后,我又站到了墨西哥湾的岸边。在我看来我还是站立着的,巨大的海湾被海洋环抱着。 然后我去看了地球仪。实话和你说,这两个地方是头脚相反的。它们在地球仪上是完全背对彼此的。如果我在印度洋的岸边是倒立的,那么我在墨西哥湾的岸边就是站立着的。如果我在墨西哥湾岸边是站立着的,那么我在印度洋那就是倒立的。 那么,这其中就存在一个任何人都会问的问题。如果这些海是彼此背对的,那么有一个就是底朝上的,为什么水不会洒出来呢?为什么在印度洋附近生活的那些人,不会从这行星上掉下去?是什么使他们贴近地球?是什么把它们聚到一起?又是什么把这宇宙聚在一起?这是个有逻辑的问题,我们去问博学的科学家吧。他什么都知道。 所以我们就去问那博学多识的科学家。我们说,“科学家,我想让你看看这地球仪。如果墨西哥湾是在上面这儿,印度洋就在那底下;如果印度洋是在上面,墨西哥湾就在底下。我们想知道的是,如果印度洋是在底下,水为什么不洒出来呢?是什么把这宇宙聚在一起?那边的人为什么不会掉下去呢? 他对我说,”你这白痴!你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不会掉下去吗?你不知道为什么那水不会洒出吗?你不知道什么把这世界聚在一起吗?重力!是重力把海洋吸在海湾里,是重力把这宇宙聚在一起。“ 我无知地笑着说,”哦!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当然,是重力把这世界聚在一起,这也是海水不会洒出的原因,这也是人不会飞走的原因。他们是被重力约束着。“ 然后我又想到,”好吧,科学家--你知道所有答案--什么是重力?什么是重力?“ 他说,”哎呀,你这愚蠢迟钝的白痴!你不知道什么是重力吗?重力就是把世界聚在一起的力。” 多么明晰,多么学术,多么有知识,多么有建树啊,“重力就是把世界聚在一起的力,把世界聚在一起的就是重力。” 我手中捧着圣经,如果我放手它就会掉下去。它为什么不往上掉呢?它为什么不往外掉呢?它为什么不飞走呢?没有人知道。有史以来的人都不知道。你无法解释它,就像你无法解释任何事情。你只是观察;只此而已。这是神创世的神秘。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发明了个词,叫它“重力,” 因为它,东西才不向上掉,也不向外掉,也不飘走。“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 是神把这宇宙聚在一起。 我们被神的道劝服。希伯来书4章12-13节,   12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13 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我们因永生神之道的活泼和功效而被劝服。我们得救,因神的道而重生。彼得前书1章23到25节:“你们蒙了重生,...

再来之王 W. 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 18:33-37 1978年3月26日 7:30 p.m. 非常欢迎众多通过西南的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电台KCBI收听的听众们。这里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晚间敬拜聚会。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再来之王的信息。如你所知,布罗德曼出版社邀请牧师宣讲他服事50年来16篇最喜欢的讲道。我从50年的讲道中选出了16篇对我最重要的讲道。它们将被出版成题为《手持圣经》的书。今晚的讲道对我的灵命特别珍贵,题为再来之王,这信息是关于我们永生主的再来。 我们知道,耶稣是王。在约翰福音第18章,大家和我一起读好吗?翻开圣经到约翰福音18章,我们一起读33到37节:   33 彼拉多又进了衙门,叫耶稣来,对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 34 耶稣回答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论我对你说的呢?」 35 彼拉多说:「我岂是犹太人呢?你本国的人和祭司长把你交给我。你做了什么事呢?」 36 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 37 彼拉多就对他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   在这经文里,彼拉多怀疑地看着这被鄙夷的人--头上戴着荆棘做的冠冕,身披紫袍,手握芦苇杆权杖,身上布满被罗马士兵鞭打的血迹,无法置信地问,“你是王吗?” 耶稣用希腊语最强调的语气回答他,重复那问题,“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 耶稣就是王。 耶和华神在那无条件的约里,向亚伯拉罕和以色列的后裔应许巴勒斯坦地。在诗篇105篇中:   8 他记念他的约,直到永远; 他所吩咐的话,直到千代— 9 就是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 向以撒所起的誓。 10 他又将这约向雅各定为律例, 向以色列定为永远的约, 11 说:我必将迦南地赐给你, 作你产业的分。   世界的其他部分是给其他人的,但是迦南地,巴勒斯坦地,是属以色列后裔的。它被立在无条件的约里,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同样地,耶和华神告诉大卫他儿子要永远地坐在他的宝座上。在撒母耳记下7章中,主对大卫说:   12 你寿数满足、与你列祖同睡的时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续你的位;我也必坚定他的国。 13 他必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   向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应许迦南地做他们永远的产业的分的耶和华神,也向大卫应许一位儿子要永远做以色列家的王。先知以赛亚描述了大卫的后裔中那荣耀之子、荣耀之王。他在第9章中说,黑暗、混沌不会永远持续,虽然神使西布伦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视,然而约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必会得着荣耀: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大光; 住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们。 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 有一子赐给我们。 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 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 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 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 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 从今直到永远。 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 [以赛亚书 9:2-7]   在那预言七百五十年后,天使加百列被遣去加利利的称作拿撒勒的小城,找到叫做马利亚的犹太童女,通告她要做那被预言、预定的儿子的母亲:   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 神的儿子。 [路加福音 1:35] 当那个夜晚,天空回荡着神的荣耀,星星也戴满了神同在的绶带;当星星低垂,就像一个个金色的小灯被隐形的手按下时--那孩子诞生了。一位天使从天而降,向惊惧的牧羊人报喜讯,”世界的救主已经来到伯利恒,你们去自己看,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他。“ 刚刚说完,天空好像卷轴一样分开,从创世之初就一直等候的天使万军,向天上唱赞美诗,”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 神!“ 又对着下面的人祝福说,”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约定的王已经来到。 凯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大约30岁的耶稣在约旦河受了施洗约翰的洗,然后马上前去宣告约定的国的来临,表明他是那已应许和约定的王。他身上有王族血统的凭证。由他的母亲马利亚追溯,他是拿单分支的大卫后裔;由马利亚的丈夫约瑟追溯,他是源自所罗门的大卫后裔。按律法权力或血源继承,他都是王。从东方来的博士到耶路撒冷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 他身上还有美丽、无罪的生命的凭证。他还有奇妙话语的凭证,”从来没有像他这样说话的。“ 他还有奇妙的作为,”在以色列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 拿撒勒耶稣荣耀的作为、话语和生命。正如那天加百列告诉做官的先知但以理的准确时刻;正如撒迦利亚所预言的方式,主耶稣基督,约定的王,谦谦和和地骑着驴驹子进入了锡安---表明他是约定的王,是和平的君。 当他进入锡安城,进入耶路撒冷圣城时,人们被无可言表的欢喜之情充满,高喊,”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 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高高在上和散那!“ 当文士和法利赛人想要让那些高喊的人静下来时,主回应说,”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 这是神的选民生命中立约的大日子;这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时刻;约定的王已经来到,耶稣,犹太人的王。 第二,他是被厌弃的王。他站在公会中,就是以色列的最高法庭的证人席。在他面前的是主管公会的大祭司。大祭司对他说:   「我指着永生 神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 神的儿子基督不是?」 64 耶稣对他说:「你说的是。然而,我告诉你们,后来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65 大祭司就撕开衣服,说:「他说了僭妄的话,我们何必再用见证人呢?这僭妄的话,现在你们都听见了。 66 你们的意见如何?」他们回答说:「他是该死的。」   那时,公会和犹太政府无权判决死刑,只有罗马巡抚才有这权力。犹太人于是把主耶稣交到本丢彼拉多手中,控诉他僭妄,”他说他是王。“ 主就谦卑、耐心、安静地站在那里。彼拉多说,”他是王?“ ”是的,他说他是基督,是王。他犯了叛国、僭妄的罪。“ 彼拉多说,”我要责打他,把他释放了。“ 于是罗马的士兵们责打他,怀着对他和犹太人的鄙夷,用荆棘给他做冠冕,用废弃的紫袍披在他身上,把木棍放在他手里做权杖,轻蔑地跪下,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 彼拉多看到他身上鞭打的血迹,看到他带着荆棘做的冠冕,穿着肮脏皱褶的袍子,手里拿着芦苇杆的荒谬样子,叫人把他带上来,说,” 看哪,这是你们的王!“ 他们更加高喊着,”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 彼拉多回答,”我可以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吗?“ 他们回答说,”除了恺撒,我们没有王。钉他十字架! ” 巡抚本丢彼拉多把他交给兵丁们,把他带到髑髅地,挂在天地之间,钉了十字架。但是在他的头上,彼拉多写了他的罪状:“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 文士和法利赛人找到巡抚说,“不要写”犹太人的王“,要写”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 彼拉多用那著名的话回答说,quod scripsi, scripsi, “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 他是作为王钉到十字架上的,是作为王死去的。用希腊语,希伯来语和拉丁语写着,让整个世界都知道耶稣是做王死去的。“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 第三,他是被放逐的王。在路加福音的第19章,我们的主这样说他自己,“有一个贵胄往远方去,要得国回来,便叫了他的仆人来,说,’你们去做生意,直等我回来。‘...

教会的奥秘 W. A. Criswell 博士 以弗所书 5:30-32 1978年3月19日 7:30 p.m. 通过收音机收听的朋友们,请和我们一起翻到圣经以弗所书的第5章,我们一起来读从30到32的三节。 这次讲道的题目是教会的奥秘,教会的双重奥秘。以弗所书5章的30到32节,我们一起来朗读:   30 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31 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32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对我们来说,奥秘是个谜,是个谜语;是超越我们理解与掌握的。那就是 “奥秘” 给我们的印象。但是在我们主与他的使徒的时代的语言中,“奥秘” mustērion,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例如,假如你被召入神秘宗教,“奥秘” 是外人无从知道、直到你加入他们才能开始了解的神秘的东西。 如果你加入共济会将遇到同样的事。会中的秘密只会显露给那些已经入会的人。那就是希腊世界中mustērion 的意思。它是指除非加入才能得知的秘密。在圣经里,它是指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圣洁的使徒的秘密。 使徒保罗在经文里写道教会是个mustērion--奥秘。“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这是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圣洁的使徒们的秘密。 它包含如此多的方面,我们没有时间谈及。例如,它涉及那恩典的安排,圣灵的时代。那时只有使徒明白。 所有的先知都没能看到这些。旧约中没有提到教会。使徒们从没看到过;先知们从没看到过。它是个奥秘,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的圣洁使徒们的秘密。它是但以理书中第六十九个七和第七十个七之间的大间隙。它是个秘密,一个神一直保守的mustērion--奥秘,直到启示给他的使徒们。 现在我们来看教会的奥秘。它是双重的。首先,它的起源是双重的。教会是从哪来的?在这以弗所书的第五章,保罗说,首先,教会是在基督的泪水,高喊,伤痛,苦难,血和死亡里诞生的。它是从他肋旁的刀伤里出生的。 在我们一起读的经文里,保罗引用了创世记的2章21到24节。在这创世记第二章的故事里,神使亚当沉睡。神从亚当的肋旁取出--这里翻译成 ”肋骨。“ 但是在圣经的其他地方,那个词再没有被翻译成 ”肋骨。“ 大概是某个人想到肋骨就用了肋骨这个词。 我有三四十年的时间试着找到这样翻译的缘由,却从来没有发现原因。在圣经的其他地方,这个词都是侧面的意思,就像会幕侧面,柜旁,坛的一边。总是侧面的意思。神取下亚当的肋骨,造成了夏娃,把她带给亚当。当亚当看到她,他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ishah,因为她是从男人--ish--身上取出来的。“ 保罗就用这个图像描述教会的诞生。就像神从亚当的肋旁造出夏娃,主也从我们钉十字架的主的肋旁造出了教会。我们诞生在主的哭泣,泪水,苦痛,十字架上的受难中。我们是在他肋旁的伤疤中诞生的。 于是,保罗说,“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以弗所书5:30] 当我们成为基督徒,我们就受洗被增添到主的身体里。 第二,保罗讲到了教会起源的奥秘的另一方面。我们不只是从主的肋旁取出的,不只是在主的十字架和苦难中诞生的,我们也是在神的道中出生的。他在这里用了非凡的,在翻译的版本里看不出的精妙的一个字。他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这里翻译成,“洗净” --成为圣洁。“ [以弗所书 5:25-26] 希伯来语是kiyyôr[1]。希腊语是loutron。如果我们真正的翻译,它应是洗濯盆。在坛和会幕门间的洗濯盆,是祭司们在主面前供职前用水洗濯的地方。使徒保罗说教会的诞生是要用水借着道来洗净,”kiyyôr”,“loutron”。我们是出生在基督的道里。 没有人被接受进入救主的国里,却不是借着这道,在这道里生的。没有人。那就是主在约翰福音3:5里说的,“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就是说,如果人不是从这道里生,不是从福音里生,不是从神的圣灵的重生的力量里生,就不能得救。离开宣讲神的道,没有人能得救。我们是借着这道,在这道里,守着这道而生。“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罗马书 10:17] 例如,当迫害信徒的大数扫罗押着那些求告主耶稣名的信徒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主在路上显现在他面前,当扫罗仆倒在他脚下说,“主,你要我做什么?” 主耶稣说,“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 [使徒行传 9:5-6] 为什么耶稣没有告诉他要做什么?他就面对面地站在他面前。因为没有人能够不通过另一人传递信息而进入神的旨意。 我们再看另一个例子。在使徒行传第十章,一个天使出现在哥尼流的面前。他对哥尼流说,“你的祷告和你的周济达到 神面前,已蒙记念了。你打发人往约帕去,请那称呼彼得的西门来,他有话告诉你,可以叫你和你的全家得救。” [使徒行传 10: 4,11:13] 为什么天使没有告诉他那让他和他全家都得救的道呢?天使就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话,和他交谈。但是他说,“请那称呼彼得的西门来,他有话告诉你,可以叫你和你的全家得救。” 因为没有人能够离开宣讲神的儿子的福音得救,这就是为什么说整个世界的血都把握在我们手上,离开我们,他们就不能得救。“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但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罗马书 10:13-14]整个世界的救恩和新生都依赖于我们对福音的传讲。 人是从听神的道而重生的。这是教会诞生的奥秘--mustērion。它是从我们主伤痛的肋旁诞生的,它是从被传讲的永生神的话里诞生的--教会诞生的双重奥秘--mustērion。 第二,教会的礼仪也是双重的。不是三个,不是一个,而是两个。第一个礼仪是洗礼。我们从圣灵受洗加入基督的身体。在我们用水的洗礼中就可以看到这个画面。当我们宣明我们对主耶稣的信心时,我们就在三位一体的神名里受洗。 “看,” 埃塞俄比亚太监对传道人腓利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使徒行传 8:36] 神的子女--一个重生的人,基督徒--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我要受洗,就像在圣经里说的,就像我们的主一样受洗,就像一切的使徒那样受洗。我想要受洗。” 与主一同埋葬,也像他永存荣耀的复活那样一同被举起。这是第一个也是最初的礼仪。 第二个礼仪是经常发生的:擘饼与领杯。“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 [哥林多前书11:24-26]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当主说,”这是我的身体,“ 与”这是我的血“时, 他是站在使徒前说的。所以我知道他并不是真的说,”这是我真的身体,这是我真的血。” 这不是弥撒。它是个象征,它让我们思想,它是个纪念。“为的是记念我,” 使我们不至忘记他为我们的罪作出的牺牲。 达拉斯一个富有的人是我们教会的,他现在已经在天堂了。我曾拜访他家,是个宫殿般的别墅,他带我去了藏书房。在藏书房的墙上有幅椭圆形的老派女孩的画像。她打理头发的方式与衣装的样式,都表明是个很久之前一个普通、老式的女孩。她看起来不到18岁。 当我站在这个卓越的达拉斯人旁边,他指向那画像,说,“牧师,那是我母亲。”...

十字架上的宝血 W. A. Criswell 希伯来书 9:22-28 1978年3月12日 7:30 p.m.   请大家打开圣经,翻到希伯来书第9章。我们一起来朗读从第22节到本章结束。希伯来书第9章,22到28节。正如你从讲道计划及今天的主题所见到的,今晚的敬拜本来是由牧师宣讲题目为传统的教义的信息。但是我们的圣餐从每月第一个主日改到了这本月第二个主日。 你们都知道,布罗德曼出版社请我再次宣讲过去50年间,我讲过的最喜欢的16篇讲道。下个主日晚上的讲道主题是,十字架上的宝血。 在过去的一两天之中,我感到,在我们开始这神圣庄重的圣餐纪念之前,我应该坚持我努力保持的习惯,以基督的宝血、我主的受难为主题讲道。所以我把今晚的讲道改为十字架上的宝血。现在我们一起读今天的经文,也是今天讲道的大纲与背景,希伯来书第九章,从22节开始:   22 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23 照着天上样式做的物件必须用这些祭物去洁净;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当用更美的祭物去洁净。 24 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相),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 神面前; 25 也不是多次将自己献上,像那大祭司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圣所, 26 如果这样,他从创世以来,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 27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28 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 [希伯来书 9:22-28] 若没有主的救赎,为人的罪舍己,并流出宝血,就没有人的罪得赦免。这世界,世俗、物欲,公然放肆地拒绝这宝血的福音。他们否认和拒绝这赎罪的信息;他们直接、无礼、粗野、残酷地表明他们敌对的立场。 他们说,“如果我们有可以移动大山的拖拉机,我们不需要信;如果我们有抗生素,我们不需要祷告;如果我们有正面思考,我们不需要救恩;如果我们有国家,我们就不需要教会;如果我们有科学手册,我们就不需要圣经;如果我们有爱迪生或爱因斯坦,我们就不需要耶稣。” 他们用世俗物欲的术语去定义生命。但是神的儿子的福音能够满足人类更深的需要,这需要是抗生素,政府或科学手册都无法满足的。基督教的信仰满足人类重生的需要--为使人类罪得赦免;为了他们有新的生活,新的心,新的道路,新的一天。 对基督耶稣的信使我们得蒙救赎,免受罪的审判。你可以从信的定义和描述中看到这一点。基督教信仰首先不是一个道德理论,虽然它符合道德规范;它和神学相关,但是神学却不是首位的;它对现实的改革也不是首要的,尽管它有社会、文化和政治意义。对基督耶稣的信是最重要的,并且总是有着救赎的意义。 “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 在基督教信仰的倡议和标志、符号中你可以看到这一点。基督教信仰的标志不是荆棘火焰;不是两块写着十诫的石版;不是七个灯台;也不是谦卑的头上的光环;甚至不是一个金皇冠。 基督信仰的的标志和倡议总是一个十字架。这十字架,罗马人认为充满了赤裸的羞辱;这十字架,希腊人认为充满了哲学上的非理性;但这十字架,保罗认为充满了救恩的力量和功效。“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这就是基督救赎的缩影和总结。   可曾信主倚宝血洗净, 可曾倚耶稣血洗得净? 可曾倚靠救主得着新生命, 可曾倚耶稣血洗得净? [Elisha Albright Hoffman, “宝血洗净”]   我们几乎不能思想这人类历史上最重要、最富戏剧性、最有意义的事件,就是我主从最高的荣耀降下到最低卑的羞辱。他在天上的宝座和地上的羞辱的十字架间有不可计量的距离;他降下这无限的距离,成为了地上尘土造成的人;他做奴仆,比穷人还要缺乏,最终被当成一个罪犯被处决。 他被挂在天和地之间,天和地都不接受他。被人拒绝;被神摒弃;被辱骂虐待;好像虐待还不足以羞辱他,他们向他吐唾沫;好像吐唾沫还不够鄙薄,他们拔掉他的胡子;好像拔胡子还不够残忍,他们用荆棘编做冠冕给他戴上;好像荆棘还不够尖利,他们用巨大的钉子钻穿他的手和脚;好像钉子钻得还不够深,他们用罗马短枪扎透他的身体,他生命的宝血涌流而出。甚至天上的太阳也不忍看到这样的苦难和耻辱。   当创造主,耶稣基督, 为众罪人殉亡, 太阳隐藏不忍观看, 天地昏暗无光。 [Isaac Watts, “主在十架”]   这是什么?神之子在十字架上的受难?在各各他,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这是一场戏剧吗?就像埃斯库罗斯的《阿伽门农》?或者想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或《李尔王》?它是像尤金·奥尼尔的《奇异的插曲》吗?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是一部历史悲剧,像苏格拉底饮下毒堇汁,或像尤利乌斯·恺撒被刺死在庞培的塑像下?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是像在福特剧院对林肯总统的刺杀吗?或是像那给达拉斯带来阴云的惨案,对约翰·肯尼迪的刺杀? 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首先,这是我们罪的结局和后果。是谁杀害了主耶稣?是谁处决了荣耀之子?是谁把他钉到十字架上,让他受苦至死?这是谁的错?是谁做的这些事? 很多人回答,“是神。是神的错。” 就像约伯的妻子在他陷入不幸的困难中时,对他说的话一样,她说,“你弃掉神,死了吧!这是神的错,是他做的这事。“ 一些人说这是主自己的错。他本可以做更好的管家。如果他能聪明些明智些,他就不会落到那地步,被钉到木头上。是他自己的错。 一些人说这是犹大的错。他为了三十块钱出卖了他。是犹大的错,是他做了这事。还有些人直到今天,还认为是犹太人的错。他们把他交出,控告了他。他们促成了他的处决。是他们的错,他们做了这事。 一些人说是罗马兵丁的错。他们杀害了主。是他们做的这事。是谁把钉子钉穿他的手的?是他们做的。是谁用枪刺穿他的肋旁的?是他们。是谁把他挂在天地之间的?是罗马兵丁。他们做了这事,他们杀害了他。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人都否认做了这事。当彼拉多被召回,他最终选择了自杀,尸体被投入卢塞恩湖。这就是为什么在卢塞恩城市外,那座高耸雄伟的山被称为皮拉图斯山,彼拉多山。他们说在每晚的暮色雾霭中,农民们都能看到本丢·彼拉多从大海的深处升起,在卢塞恩湖的天蓝清澈的湖水中洗手。”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我没有做这事。“ 那就是犹太人做的这事。他们是杀害基督的凶手。他们把他钉了十字架。照样,犹太人叫喊说,“你要把这人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吗?我们没有做这事”。 那肯定就是罗马兵丁,他们处决了他。但是罗马兵丁会在你面前立正,说,“我们在人的权下。我们只是执行我们罗马政府的指示和命令。我们是遵从命令的士兵。我们是在人手下的。我们没有做这事。” 那是谁做的?谁为神之子在十字架的受难负责?谁会最后站在受审台上受控告?事实一定是,我们都有分。我的罪把那荆棘冠冕按在他的额头上;我的罪把那粗糙的钉子刺入他的手掌;我的罪把那枪刺入他的心;我的罪把主耶稣钉到了木头上。这就是我主的死的第一层含义。它是我们的罪的结局和审判。是我们做了这事。是我们做的。 我主的死的第二层含义是什么?第二,它是神对我们的心和灵的救赎。这是神给我们救恩的方式。这是神对我们的罪的答案。当约伯呼喊:“我有罪了,啊神,我要怎么办?” 这就是主的回应。当麦克白哀嚎:“大洋里所有的水,能够洗净我手上的血迹吗?” 这就是答案。这就是对我们的祖先曾经唱过的古老的赞美诗的回应,   心中污渍怎能洗? 惟独耶稣血有功效; 再无方法指示你, 惟独耶稣血有功效; 美泉无价之宝, 污渍必能洗掉; 此泉永世无双, 惟独耶稣血有功效。 [Robert Lowry, “唯独主血有效“] 这十字架有什么含义?这是创世前就在的被杀的羔羊;这是逾越节羔羊的血,”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 这是以赛亚书53章中的受苦难的奴仆,”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这是神贯穿所有时间、所有历史的伟大救赎,是人类故事的转折点,从这以后神对我们的救赎达到了完美终结。 所以耶稣在十字架上低下头,说,“成了。“ 成了。从十字架上涌流出来的血流落到地上的尘土中,对青草悄悄说:”成了。“ 青草对香草悄悄说:”成了。“ 香草对树木悄悄说:”成了。“ 树木对鸟儿和枝干悄悄说:”成了。“ 鸟儿盘旋飞到云中,叫喊着:”成了。“ 云彩对星星和天空说,”成了。“ 星星与天空对天上的天使喊道,”成了。“ 荣耀的天使在天上的城中满街奔跑,重复着这好消息,”成了。成了。“ 这是神对世界的罪的救赎。 第三,这不仅是我主的受死。这不仅是我们罪的结果和审判,这也不仅是神对万代的救赎计划,而且,那十字架还是我们对荣耀的希冀的象征。我的弟兄姊妹们,如果,“在佛兰德斯战场,罂粟花随风飘荡,” 那么它们要 “绽放在殇者的十字架之间。“ [John McCrae, “在弗兰德斯战场”] 无论在哪里,若人们信了主,你就会在那里看到十字架被立起来。它是我们希望的象征,是那应许的天堂和将来的世界的象征。十字架的膀臂向外伸展,就好象世界一样宽广。比西方人所到之处还要靠西,比东方人所到之处还要靠东,十字架的膀臂就有这么宽广。在它的怀抱中,我们所有人都能找到庇护,宽恕,救恩和希望。这就是神的作为。 很多年前,我刚开始服事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尤其是我所参加的第一个葬礼。在我的小乡村教会里,有一对穷困的房客夫妇。像你们一样,他们还年轻。他们那时刚结婚不久,刚有了第一个宝宝,是个儿子。他们找到我说,”我们的宝宝病得特别严重。“ 于是,我就去了他们简陋的小屋。那时正是大萧条时期。他们非常穷困。在房间的中央躺着一个小宝宝,还在抽搐。看到那宝宝强烈的抽搐,我的心都要碎了。那宝宝就在我眼前死去了。这真是无比的悲伤!无尽的眼泪。 我们举行了追思会。会后,我极尽所能去安慰那在我面前悲伤不已的夫妇。他们把小棺材放在卡车的后厢上。他们负担不起其他的纪念活动。在我的只有单排座位的小车里,一边坐着瘦小的妈妈,另一边坐着年轻的爸爸。 我们顺着乡间小路,跟随着那卡车行驶,那位妈妈看到卡车后厢的小棺材,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她年轻的丈夫用手臂搂住她,充满温柔和爱意地抱着她。他说,”好了,好了,亲爱的,不要哭了。耶稣接受我们的小儿子。他会为我们照顾他的。有一天,他会再次把他带给我们。“ 在一个铁丝栅栏环绕的墓园中,我们把棺材埋在了坟墓里。猜猜我们在坟堆上放了什么?我们做了一个十字架插在地上;一个希望的象征,信心的象征,我们委身于耶稣的象征。 他所说过的每一个字,他所应许的一切,他都要信实地保守。他所应许的一切,他都要信实地履行。我们的主的话不会落空,他有大能搭救我们。 这就是我们的主,我们的救主,我们的救赎主,他为我们的罪而死,又为我们的称义而复活。基督徒们将会充满多少的欢喜,感激,赞美和感恩,我们会因那为我们受死,又有大能搭救我们的主,而扬起头来。有一天,他要洗净我们的玷污和瑕疵,让我们来到他荣耀的宝座前;用羔羊的血,将我们洗得干净洁白。 在这蒙福的夜晚,这就是我们向你的呼召;把你的心交给耶稣;用你的生命加入教会的服事;在大审判的日子,当他再来的时候,他站在我们的身边,使我们得以被算为蒙神救赎的子民。今晚,你愿意做这个决定全心归向主吗?你是否愿意对神说,”我愿意信神,我要来了。我接受耶稣对我的怜悯。我在这里。我愿意蒙神拣选,不只是在羔羊天上的生命书里,我也想要被算为神在地上的子民,我来了。“ 在底下这层楼的阳台那里,我会站在圣餐桌的这边,等待你 -- 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者只是某个人。当我在这里等待,当我们诚恳的唱回应诗歌的时候,你愿意沿着这楼梯,沿着这过道,走过来吗?”对神说,“我就来了。我已经决心向神,我已经在路上了。“ 当你过来时,愿神祝福你,天使看顾你。让我们起立唱诗。...

主的印记 W. A. Criswell 博士 加拉太书 6:11-18 1978年3月5日 7:30 p.m. 您通过收音机收听的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聚会。现在由牧师宣讲系列讲道中的第九篇。这个讲道系列是应主日学执事会和布罗德曼出版社邀请,准备出版成名为《手持圣经》的书,内容是我做牧师50年来最喜欢的16篇讲道。这些讲道有些可以追溯到我首次在青年事工服事、首次做牧师、首次讲道的时候。这次讲道的题目是主的印记。”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加拉太书 6:17] 在场的和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各位,请翻开圣经到加拉太书,最后一章,第六章,我们一起来读从11节到本章结束的经文:   11 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 12 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都勉强你们受割礼,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 13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借着你们的肉体夸口。 14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15 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16 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 神的以色列民。 17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18 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阿们! [加拉太书 6:11-18] 保罗在哥林多书和帖撒罗尼迦书中说过,那些信是他亲笔所写,是真的,不是伪造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亲自写结束的问候并亲手签名。当保罗口述,由文书写成信后--所有的信都是这样--口述完成,他再执笔写综述与问候。他在这封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信里也这样做了。他先口述,然后再亲自写综述结尾。 在圣经里,他这样写,”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1] 保罗写作时像个上学的孩子,字大而松垮。也许他的眼睛有些问题。有很多学者都认为,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中提到的肉体中的刺就是他眼睛的问题。这说法有些道理,但是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保罗写的字都像个上学的孩子,大而松垮。”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 接着他谈论到在加拉太的教会里他与犹太教的人的激烈冲突。最后总结说,”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印记的希腊语是stigmata,它也有疤痕、污名的意思,在这里译为印记。 在我成长时的西部草原上,每个牧场主就像现在一样,会注册一个标志--这标志只属于他。在春季和秋季聚拢牲畜的时候,那些牛仔就会在新生仔的身上烙出和母牛身上一样的标志。这是一个印记,标志着这些是他的牲畜。在铁丝网发明前,各人的牲畜在草原上混在一起之时,这尤其重要。每一个牛仔、牧场主都有他自己的标志,自己的印记。 几年前我去非洲的时候,从没见过一个不是基督徒的非洲人,也没见过一个非洲人身上没有部落印记的。在身体的某个部分,一般是在脸上,往往会有深深的、清晰的疤痕,那是部落的疤痕,部落的印记。表示这个人属于一个特定的宗族,特定的家庭,特定的部落。那是那个宗族、家庭、部落的印记。 在罗马帝国时代--如果罗马帝国有另一个名字,我会叫它奴隶引擎--那时帝国十万的人口有六万人是奴隶,他们是被买来的,是主人的财产。他们作为战利品被买卖。如果你走过使徒保罗时代的以弗所的街道,安提阿的街道,哥林多的街道或是罗马的街道,见到的五个人里有三个会是奴隶。 在罗马帝国时期奴隶主也会在奴隶身体上刻标记。他们刻在身体上,如果奴隶逃跑,他就会被逮捕、带回,有的时候甚至钉十字架。希腊文的单数称呼是stigma,复数是stigmata。英语保留了这个词,stigma,是污名的意思。但是在希腊、罗马帝国时期,它是指奴隶身上刻的记号,标志着他被奴役的身份。这就是使徒保罗在他结尾的问候中用的词,”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stigmata,印记。 我总是用詹姆士国王钦定版圣经讲道,但是有时这伊丽莎白时代、莎士比亚式的优美翻译会隐藏保罗所使用的质朴直白的用语。这里就是一个例子。在罗马书1:1,腓利比书1:1,提多书1:1,钦定版与和合本都翻译成 ”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他实际写得是 ”Paulos, doulos Iesous Christou,耶稣基督的奴隶保罗“--除了神的想法、基督的想法,没有其他的想法;除了神的意志、基督的意志没有其他的意志;除了神委派的工没有其他的工。他是主耶稣基督的奴隶,doulos。于是,他说,”我身上带着那仆役的印记。“ 主的印记。 我希望我能看到使徒保罗的身体,我希望我能够遇到他。如果我能够见到他,看到他脸上清晰的疤痕,我一定会问,”保罗,这些疤痕是从哪儿来的?“ 他应该会回答,”我曾经在路司得被石头打,被当作死尸拖了出去。“ 主的印记;主耶稣的印记。我希望我能看到他的后背--纵横交错的都是伤疤。我会问,”保罗,这些伤疤是怎么来的?“ 他会回答说,”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哥林多后书 11:24-25]。那是主的印记,主耶稣的印记,stigmata。我希望我可以看到他的手腕、脚踝,他那粗厚的老茧。”保罗,这些老茧是从哪里来的?” 他会回答说,“(因我)多受劳苦,多下监牢。” [哥林多后书 11:23] 我们总是会忽略使徒保罗大部分的服事都是在监狱里和一个罗马士兵铐在一起的。 “他们是属主耶稣的印记。他们是为主受的印记,是我为奴的标志。” “但是,保罗,你不是在夸口吗?你不是在骄傲吗?你不是用你的苦难和牺牲来把自己举在同胞之上吗?” 不,因为他已经亲手写了,“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加拉太书 6:14]。 ”那么保罗,你为什么在这里写你的伤疤,你的苦难,你的印记?如果你不是在夸口又为什么提这些呢?答案在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信中是很明显的。不管保罗去哪,他都被犹太教的人追捕。你看,保罗宣讲说,人不需要遵守摩西的律法,只要凭对主耶稣的信心就可以得救。但是犹太教的人说保罗是个假使徒。“他是假使徒。他不是那十二个之一,他宣讲的福音也是假的。” 犹太人说,“你不能只因信靠主得救。你必须要受割礼,必须要遵守摩西的律法。遵守了旧约的律法,你才能因信耶稣得救,但绝不是只靠信心!” 当保罗为他使徒的身份辩解,为他从基督启示得到的信息辩解,才有这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信中惊人的语句。所以,他是为了他的福音和使徒身份辩解,才谈论他的伤疤--他仆役身份的标记,做主耶稣奴隶的标记。 不知为何,总是很难去贬低、抨击、嘲笑、轻视至死不渝的深厚的虔诚、奉献。很难去嘲笑、愚弄那样的奉献。 有一次在达拉斯新闻的头版,我看到了一张照片--你能见到的最滑稽的照片--就在头版上。那是英国政府的一位部长在格拉斯哥大学演讲时的照片。那些苏格兰的学生对英国政府非常的轻蔑不屑--他们为此做了十足的准备,带进来了烂菜叶、臭鸡蛋和面粉--这位部长被介绍入场,他走上讲台,准备开始演讲。学生们先向他投掷烂菜叶和臭鸡蛋,然后是面粉。我看到的图片就是那英国政府部长满身的烂菜叶、臭鸡蛋还有面粉,站在格拉斯哥大学学生面前。他看起来十分地滑稽。 当我看到那幅图片,我马上想到在同一所大学,在同一大厅,同一讲台上的另一个时刻。那次,大学的校长介绍给学生的是神的传教士,大卫·利文斯通。我读到的那本历史书上说,当校长介绍完大卫·利文斯通,那苏格兰人站起走向讲台向格拉斯哥大学的学生演讲。当他们看到他,看到他被非洲太阳烤炙的蜷曲的头发,看到他因丛林热而憔悴的身体,看到他虚垂无用的右臂--那是被非洲狮袭击后造成的。 书里说当学生们看到他,他们不约而同地带着崇敬和敬畏、静静地站在神的传教士前。奉献中有力量;真正的虔诚有能力使整个世界在它面前静静地致礼。这就是神儿子的福音的力量。它在主受的苦难里,在他的十字架里,在他的哭泣和眼泪里。在他的血里有这救恩的信息让我们传讲,如果你拿走荆棘的冠冕和客西马尼园的祷告,拿走苦难和流血,我们就仍在罪里!神儿子的福音的力量就在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里,在他为我们受的苦难里,在他泼洒在地上的宝血里。那就是基督福音的力量。 他写道:“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那就是我们现在传讲的福音信息的力量与能力。这力量在我们对他的虔诚、对他的奉献、对他的交托、对他的牺牲中。我们的福音信息的力量和能力在我们的心、血和眼泪里,在我们甘愿付出的劳苦里。我对当代基督教信息观察到的唯一一点就是:我们是软弱,无能,虚薄,贫瘠,僵化和无益的,因为我们的心没有负担,我们不流泪,不做见证,不歌唱赞美。福音的大能在于我们乐意将生命献上;为主受印记。 我记得有次拿起报纸读到些无法言说的犯罪行为。于是我浏览了下达拉斯发生的事情,然后马上试图忘记它。过了几天,有一个女人来到我的书房,她带着一个16岁的男孩。她和那男孩一起坐在我的书房里。然后,她充满怜悯地看着我,说,“你肯定知道我为什么来。” 我说,“孩子妈妈,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你。我没听说过你。我也没见过你。你为什么来?” 她说,“你肯定听说过我们。” 于是我转向那个男孩,说,“孩子你是叫××吗?” 他说,“是的。” 他就是那报纸头版报道的罪犯。于是我说,“孩子妈妈,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她回答说,“昨天晚上我的儿子走到我的卧室,他跪倒在我坐的椅子旁边,哭着说,‘妈妈,我怎么能找到神?我需要神,妈妈,我怎么能找到神?” 她对我说,“我无法告诉他。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当我还小的时候,我曾去过卫理会的主日学,但那已经过去太久了,学过的东西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她对我说,“我去隔壁找我的邻居说,’我儿子正在我卧室里哭,他想知道怎么能找到神。你愿意来告诉他吗?‘ “ 邻居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行。但是我每周都收听Criswell弟兄的讲道。你带着儿子去找他,他会告诉你儿子怎么找到神以及去哪里找的。“ 于是那母亲说,”我把我儿子带到这来,请你告诉他怎么才能找到神。“ 我先转向那孩子,说,”孩子,我可以先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吗?第一个,你在达拉斯生活多久了?“ 那孩子回答说,”我这辈子都是在达拉斯过的,我就在这出生。“ 我说,”孩子,你去过教会吗?“ 他说,”没有,一次也没有。“ 我说,”孩子,你听过讲道吗?“ 他说,”没有,先生,一次也没有。“ 我说,”孩子,你去过主日学吗?“...

至死跟从耶稣 W. 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 12:1-22 1978年2月26日 7:30 p.m.   这真是无法言说的喜悦,能够在这里欢迎数以万计的,通过西南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一起分享聚会的听众们。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至死跟从耶稣的信息。在每个周日的晚上,我都要宣讲神的话语。在布罗德曼出版社的鼓励和推动下,我从做牧师50年来的讲道中选出了16篇,出版成为一本书,名为《手持圣经》。他们要出版我在长期蒙神赐福的服事中最喜爱的16篇讲道。你现在听到的就是这16篇的讲道系列。今晚讲的是约翰福音的21章。请你翻到约翰福音的第21章,我们一起朗读从18节到22节的经文。   18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19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 20  彼得转过来,看见耶稣所爱的那门徒跟着,(就是在晚饭的时候,靠着耶稣胸膛说:「主啊,卖你的是谁?」的那门徒。) 21 彼得看见他,就问耶稣说:「主啊,这人将来如何?」 22 耶稣对他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你跟从我吧!」   你可以看到,西门彼得最后的画面是他跟从耶稣走向十字架和死亡。 约翰福音的21章是个补遗,是个附录,是附加到福音书中的。福音在第20章达到了无比荣耀的高潮。它就在那里停住,以满心疑惑的多马非凡的悔改为结束,他高喊着:”我的主!我的 神!“ 然后约翰写了祝福的话:   30 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 31 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 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约翰福音 20:31-32] 这是约翰福音的结尾。 事情显然是这样的。你知道,约翰在西门彼得殉难后又活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西门无疑是在公元66到67年间被杀害的。在公元100年,写成启示录的使徒约翰还在以弗所生活。圣经中的对观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让彼得看起来很不堪。他甚至否认认识主,在一个使女前畏缩,因她说,”你是他的门徒,你说话和他一样。“ 不认主的彼得跑出去痛哭。这就是对观福音书中对西门彼得的描述。 约翰在西门彼得死后30多年后,向他的老友致以敬意。致敬的内容就是圣经中约翰福音的第21章。故事是这样的:主从死里复活后,他在耶路撒冷向门徒显现,让他们去加利利的一座山上见他。 那时西门彼得和门徒们还没有领受大使命;他们完全不知道未来、恩典与教会的时代。所以,他们就在加利利等待安排好的与主的会面。当他们在加利利等待的时候,西门彼得对其他六个和他在一起的门徒说,”我要做我的老本行。我要回到船上,回到海上,回去打鱼,回到旧的世界里。我以前靠打渔养家糊口,我要干我的老本行。” 西门彼得是个天然的领袖,他做的事,他们全都跟着做。所以,另外六个在那里的门徒说,“西门彼得,我们和你一起去。” 所以他们就回到了湖上,乘着旧时的船,带着旧时的渔网,在旧时的湖上做旧时的营生,过旧时的生活。他们就和以前一样。 然后辛苦了一夜,他们什么也没捕到。在清晨的薄雾中,约翰和门徒们在岸边看到个模糊的人影。那不知是谁的人向这些船上的人说道,“你们抓到什么了吗?你们有肉吗?” 他们回答说,“没有。” 那在岸边的人对他们说,“把你们的网撒在船的右边,就必得着。” 他们在船的另一侧把网撒下,抓到了满网的鱼。当他们打渔的时候,耶稣所爱的门徒,约翰,对西门彼得说,“西门,你认出那在岸边的人吗?那是主啊!那是主啊!” 西门彼得听说那是主,跳到海里,游向岸边--其他门徒还在应付那一大网的鱼。 首先,主对西门彼得说,“把鱼拉上来。” 这就是我认为他是一个强壮渔夫的原因。那六个门徒在勉强拖着捕到的鱼,西门彼得走到水中,一个人就把那网鱼拉了上来。当他们上来的时候,主站在早餐旁边,一切都准备好了--鱼和面包。他们吃完了,主转向西门彼得:   “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 耶稣第二次又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说:“你牧养我的羊。” 第三次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彼得因为耶稣第三次对他说 “你爱我吗”,就忧愁,对耶稣说:“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说:“你喂养我的羊。   然后是对彼得的预言: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 [约翰福音 21:15-19] 希腊原文带着很深的同情:“你跟从我吧!” 彼得要跟从主走向十字架和死亡,他转身看到了约翰,他说,“主,你让我跟从你走向十字架和死亡,那约翰呢?他怎么样?” 主对他说,“西门,如果我要让他永远不死,永不受苦难,也不会上十字架,这与你何干?你跟从我吧!” 于是,约翰用西门彼得忠诚地跟从主、走向十字架和死亡的画面,结束了这附录。这是朋友间多么好的致敬。 今天的信息是,至死跟从耶稣。怎样才能做到爱主胜过爱世间的万物?首先,这是一种放弃。当他们吃过早饭,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杂志或注释书中基本上都会说,“主是在问,‘西门,你爱我比其他这些门徒更深吗?’” 西门怎能回答那样的问题呢?主怎么会问那样的问题呢?这在希腊语中并不模糊,至少对我不是。主问西门彼得,“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随着他的手的挥动,我可以看到,主是在指向整个的受造之物。 西门彼得曾回到了旧时的生活--旧时的渔网,旧时的渔船,旧时的湖,旧时的营生,旧时的鱼。他回到了主呼召他之前的旧时的生活。现在主第二次呼召他,“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这整个世界万物?西门,如果你爱这一切更深,我要你放弃。放弃一切,跟从我。“ 要无比地爱主,首先、并且常常要做到的,就是放弃。没有一个基督徒跟从主、却不知道这话里的真理。作基督徒,跟从耶稣,无比地爱主永远都要学习放弃。有时是放弃我们看来微不足道的东西。一些小习惯,一些无大碍的行为,一些稍微的让步,却会毁坏我们对主的见证。 我记得,我过去牧养过的一个教会里,有个人开了间美丽的珠宝店。有一次,我去那里拜访。他手里握着一个硕大的钻石。我称赞着那宝石的的巨大和美丽。他却把它扔在柜台上,说,”这一文不值,一文不值。“ 我说,”什么?那么美的钻石一文不值?“ ”是的,“ 他说,”拿起来,仔细看看。“ 我拿起来一看,有很多碳点裹在里面--一文不值,确实是一文不值。 这就是很多基督徒生活的方式。他们的里面有污点,碳点和黑斑。对主的美好见证,却常因一点世俗行为而毁坏。无比地爱耶稣就是要放弃。放弃它。”但是你不理解,牧师,这对我没有坏处,我并没有受到伤害。“ 也许没有,但是你的影响力、和你对基督的见证,却受了伤害。如果你无比地爱主,你会放弃它。这是至死跟随主的第一点。是放弃--有时是很小、无关紧要、世俗的举动,有时却是人生中最重大、深刻、受创伤的代价和经历。放弃它,为耶稣的缘故放弃它。 第二,怎样才是跟随主,无比地爱他?是对责任的接受。”西门,你爱我吗?喂养我的小羊。西门,你爱我吗?牧养我的羊。喂养我的羊。” 爱耶稣与跟随主是对责任的接受。 “但是,牧师,你又不明白了。你是说,像我一样的大男人,要去帮助那些小孩子,那些羔羊吗?” 大男人爱护小孩子有什么问题?耶稣就这样做了。他把他们抱在怀里,为他们祝福。母亲们都愿意把孩子带给他。男人去主管育儿部门有什么问题?一个男人照顾我们的孩子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无比地爱耶稣,接受责任。 耶稣首先说的就是这点,在建立教会时,这也是首先要做的。要建立主日学或其他的教育服事,我们都须从服事小孩子们开始。我一辈子从没看到过有小宝宝自己来到教会的。小宝宝得和妈妈,爸爸,爷爷,奶奶,舅舅,姑姑,不知道多少人在一起。你只有关心小孩子,才能关心在神的话语、道路和旨意中的整个家庭。 “喂养我的小羊。牧养我的羊。喂养我的羊。” 我们所有人都有一种恩赐。每个人都有恩赐。我的恩赐可能很低下,可能很微小,看起来无足轻重,可有可无。但是我们都有恩赐。我们都可以做些事。也许我最多就开一下窗。也许我最多就是拖拖地。也许最多我只能站在街上,帮助车辆在停车场中找车位。也许只是站在那帮忙开门,帮助老妈妈下车。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做些事。而且只要我们能做,就应当去做。这将荣耀神的殿。 没人能看到这地基中巨大的石块;没人能看到那房顶上面的小钉子。但是地基中的石头与房顶的钉子都不可或缺。要建立起我们称为神的圣殿的这建筑,每一个部分都不可或缺。在主的神殿,基督的神庙也是一样。我们所有人都有所贡献。当我们无比爱耶稣,我们会乐于去奉献。“你爱我吗?喂养我的小羊,牧羊我的羊。” 这是对职责的接受。 第三,是至死的信实。无比地爱主,跟从主: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约翰福音 21:18]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 我们在十字架上荣耀神。我们在苦难中荣耀神。对基督徒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在苦难中挣扎、心碎,更能够显著地、属灵地、胜利地荣耀神了。亲爱的弟兄姐妹,当万事遂意时谁都能歌唱。即使怀疑论者,在整个世界向有利他的方向运行时,他也知道开心。当自己与身边的一切都顺意时,每个人都会开心--万事皆好。但是在邪恶的世代时,你要怎么做?在悲伤与麻烦来临时你要怎么做?你还会歌唱吗?你还会荣耀神吗?你会吗?圣经说,我们要在麻烦中、苦难中、并在十字架上的受难中荣耀神。“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来荣耀 神。” 这是为要告诉你在邪恶的世代该怎样做,这决定了你的基督信仰的本质和强弱,也决定了你对世界的力量和影响。 让我来举个例子:一次撒旦和主耶和华争论地上世间的一个人。主说,“看见那个叫约伯的人了吗?看见我的仆人约伯了吗?他是世间最正直的人。用心查看他。”...

叩门 W. A. Criswell博士 启示录 3:20 1978年2月19日 7:30 p.m.   这里是西南部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你正收听的是我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晚间崇拜。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叩门的信息。在这个16周的讲道系列,牧师宣讲他做主牧人50多年来最喜爱的讲道。靠神的预备,现在我们正在努力组织成千上万人的圣经学习,叩门,是今晚信息的主题。经文是启示录的3章20节:   20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示录 3:20)   在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展出着耶稣最著名的画像之一。那是霍尔曼‧汉特的画作,“世界之光。” 在画里,我们的主站在门外叩门,想要进入。那是幅万古流传的画像,我们永生的主在门外叩门;那是幅神关于基督的全部启示的画像,从起初到终结;那是我们主天父、全能神耶和华从起初造访他百姓的画像。 创世记的第三章讲述了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即使他们已经堕落,藏在园子的树林里,他们还是听到耶和华神在起凉风后在园里行走时对他们说的话。他们听到神说,“亚当,你在哪里?” [创世记 3:8-9] 他从起初就是位找寻的神,是在叩门的神。 在路得记的第一章,讲述了如此悲惨伤痛的故事,拿俄米在摩押地死丧了丈夫和两个儿子。当那些伤痛的日子过去,她起身归回犹大的以法他,伯利恒。拿俄米说,“我听到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与他们。” [路得记 1:6] 诗篇第8篇有对全能神的颂赞诗歌,你还记得吗?   3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 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 4  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诗篇 8:3-4] 他是位造访之神,一直在叩门。在所有的预言中,都有这将来的弥赛亚,世界救主的形象轮廓。他就要来了。例如在撒迦利亚书第九章:   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 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 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 他必向列国讲和平; 他的权柄必从这海管到那海, 从大河管到地极。 [撒迦利亚书 9:9-10]   以赛亚说,那要来的造访者,在门外叩门的主的名字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 [以赛亚书 7:14]。那也是幅我们主肉身的生命与服事的画像--探访民众,叩门。他会被我们称为巡回教师-他边在民众中行走探访,边教导人。 我们的主不断地走访村庄,探访民众。主带着基督救恩的信息,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从一所房屋到另一所房屋,不断地叩门。 他甚至去了某个特定城镇,在那里有棵树,在那特定的树上有个特定的罪人。他提那特定的罪人的名召他,”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路加福音 19:5] 那就是主耶稣。他们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 主用这美妙的话为他的服事和行为辩护:”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我们主的服事就是在门外叩门。那就是他教导门徒的方法,那就是他教导我们的方法。看看我们与他的差别。我们是这样说的,”让我们站在田边,让我们放声呼喊:‘广阔的田地,快过来让我播种。“ 我们会那样说。但是主是这样说的,”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 [马太福音 13:3]。我们做事的方法是站在岸边,说,“水里的鱼,都过来,我好捕捉你们。” 我们就是这样说的。耶稣却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 [路加福音 5:4]。 我们会这样说:在旷野的边上我们建起带尖顶的宏伟建筑,也许装饰着彩色玻璃和最舒适的座位--甚至带着坐垫。我们会在那阴冷的建筑外贴上告示,我们会说,“你们这些迷失的羔羊,如果你刚好路过,进来得救吧。” 那就是我们做事的方法。但是主教导我们的是,“把这九十九只羊撇在旷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着” [路加福音 15:4]。这是多大的差别! 在路加福音的第十四章,主派遣仆人到街边巷口,“出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强人进来” [路加福音 14:23]。那就是主的教导,主的训练。在马太福音的第十章,主差他的十二个门徒去敲各家的门 [马太福音 10:5-15]。在路加福音第十章,“主又设立七十个人,差遣他们两个两个地在他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 [路加福音 1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