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 Series: 先知学校

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Take My Yoke Upon You and Learn of Me

Date: March 11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W. A. Criswell 博士 马太福音11:28-30 1974年3月11日 今天是三月的第二周,我们在 “先知大学” 相聚,有三个目的。第一:我们一起来到耶稣的脚下,学习他,参加他的学校。圣经中最甜美的一个邀请是马太福音11:28-29: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马太福音11:28-30] 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它的意思是:“来到我的学校,坐在我的脚边学习。” 这也是我们这周所要做的事。我们要坐在耶稣的脚边学习他。 第二:我们要一起学习怎样为主做工,建造基督的身体—他的教会。在未来的一天,教会会成为天上得胜的教会,现在她仍是争战的教会。我们与敌争战,面临的是没有胜算的敌人,战场的锋线就在这里。战争的胜负不是取决于某个学校,或某个修道院,或某个退修会;战争的胜负取决于战场的前线,前线就是你所服事的教会。 这是只能其一的。你或者失败,或者成功。我们的目的是要学习怎样对抗魔鬼和他的天使,对抗物质主义和世俗主Continue Reading


三种人的命运 The Destiny of the Three Great Divisions of Humanity

Date: March 12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三种人的命运 W. A. Criswell博士 哥林多前书10:32 1974年3月12日 今晚信息的题目是三种人的命运。哥林多前书10:32中,保罗将人类分成三个部分: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我们按照人被分成的三类来学习。 在基督之后,在五旬节圣灵降临之后 [使徒行传2:1-42],人类历史上出现了一件新鲜事:教会。教会是个musterion,神存在心里的秘密,后来他启示给他的使徒 [以弗所书3:1-10]。直到那时,神将人类分成犹太人和外邦人。五旬节之后,神将人类分成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犹太人从亚伯拉罕被召开始,直到世代末了;外邦人是从亚当开始,直到世代末了;教会是从使徒行传的福音开始,到世代的末了。 我们首先来看犹太人。他们就像墨西哥湾流一样特别,他们的律法、习俗、宗教都是特殊的。摩西在米甸的旷野边际看到燃烧荆棘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神对犹太国家的预表 [出埃及记3:1-8]。以色列的黄金时代,就是所罗门、大卫的时代,是在苏格拉底或柏拉图或亚里士多德很久之前,他们更是早于首个记录历史的希罗多德数百年。 神给以色列的使命有四个。第一:神拣选他们在到处都是偶像的世界为独一的神作Continue Reading


讲道的恩赐-The Gift of Preaching

Date: March 12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讲道的恩赐 W. A. Criswell博士 以弗所书4:7-12 1974年3月12日 请你翻到以弗所书第四章,我们来看一段经文,以弗所书第四章7节开始: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 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既说升上,岂不是先降在地下吗?那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以弗所书4:7-12] 以弗所书是传阅的书信,是写给所有教会的信。希腊标准文本的一开头是,“奉 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 但是一些古老文本这里是空的。保罗写的信是普遍的。这是传阅的信,写给所有教会的。那里本来有个空白,当信被送到某个教会,教会的名字就被填上去。我们的文本就是在以弗所这个城里面的,所以 “以弗所” 被填进去了。这信是传阅的,是给所有地方、所有时间的教会。你可以把你自己教会的名字放在上面,这信就是写给你的。 他对所有的教会、主的整个身体写信,他说神给我们每个人恩赐。然后他描述了这恩赐是怎么来的。我们的主升上Continue Reading


有效的讲台事工-An Effective Pulpit Ministry

Date: March 13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有效的讲台事工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10:33 1974年3月13日 第二节课是关于牧师在讲台上的信息和带领。在英国的贝德福德有个约翰·班扬的雕像。在贝德福德有个公园,它是个只有三万五千人的小镇。在那个公园的一角就是约翰·班扬的雕像。在雕像后面有个板子,上面刻着他在《天路历程》里写的话:“基督徒就看见一个非常严肃的人像挂在墙上,他的样子是这样的:眼睛朝天,手里拿着《圣经》,嘴唇上写着真理的法则,世界在他的背后。他站在那儿好像向人类恳求似的,他头顶上有一圈光轮。” 这就是约翰·班扬的形象:他的眼睛朝天,手里拿着圣经,他站在那儿好像向人类恳求似的,口中说的是真理的律法。这是对真正的基督里的讲道者的非凡描绘。 一个美好的教会要建造在一个有效的讲台事工基础上。没有讲台事工,教会就没有能点燃它的火星,无法发亮。 我可以举个在达拉斯的明显的例子。我来的时候达拉斯有三个大教会。他们有很多人参与,很大的主日学,还有世界闻名的牧师。有一位牧师去世了,其他两个还活着,我来的时候,那两位是有非常有能力的牧师。时间过去,另外两位也去世了;三位达拉斯教会的非凡的牧师都去世了。 在神Continue Reading


恶者的属灵世界-The Spirit World of Evil

Date: March 14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恶者的属灵世界 W. A. Criswell博士 以弗所书6:12 1974年3月14日 今晚我们要改变一下话题,因为今晚的信息的主题是和当今相关的。但这只是宗教中的时尚而已。圣经中有关于它的背景。今晚我们来看恶者的属灵世界。你可以称之为魔鬼论或者任何其他指撒旦和他的天使的名字。 首先,我们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如果没有在圣经中神的启示,我们眼睛所见的,这个世界中有两样东西是很明显的。一个是物质:我也是物质的一部分;物质,我是由物质组成的,我消逝之后就回到物质的状态。 你可以拿个化学家的试管,分析我,分辨出我的化学成分;化学家很容易就能做到。我体内有很多镁,有很多钾,有很多铁和铜,我体内有很多元素,物质。但没有人可以否认,我不仅仅是物质,还有其他的东西。你看到一个人死去的时候,可以清楚地—有的时候让你痛苦地—看到这一点。他就在你面前,他整个的身体。每个器官都在那里,他的一切都在你眼前。但是一会儿之前他还在跟你说话,现在他就死去了。 世界上没有科学家可以告诉你死亡是什么。他们不知道。这是他们不可能发现的。他们无法了解,他们永远不会。死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他们不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是Continue Reading


教会的团契-Fellowship in the Church

Date: March 14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教会的团契 W. A. Criswell博士 哥林多前书11:23-29 1974年3月14日 我们今天有个有趣的任务:讲我们对讲台事工的预备。在我们开始新的一课之前,就是关于牧师如何准备讲道,我想要讲一点昨天的事。我没有完成昨天的内容,牧师作为讲道和牧者的职分。 我想要讲我们在信徒之间的事奉,或者在办公室,人们过来见你的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牧者的心肠,他是不可能成为好的牧师的。贝勒大学的委员会邀请特鲁特博士辞去这里牧师的职位去做牧师的时候,特鲁特博士的回答是我认为最美丽的话:“我寻索自己,发现的是一颗牧者的心。” 这是美丽的话,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如此。我们对人们感兴趣,我们爱他们,我们能体会他们的酸甜苦辣,我们和他们一起哭泣,一起欢笑,一起受苦。我们共享所有的成功或失败;这是好的牧者的事工。 我想指出的这事是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如果一个女士来找你倾吐她家里和自己生命里的私密问题时,你怎么办?我可以告诉你,有很多的牧师喜欢听到这些私密、详细的事;他们的心里听到这个时是激动的。就好象存在着许多性冲动,他们听女士的分享也会有激动的感觉,引导她更加分享她的感动,她的反应和那时的很多Continue Reading


牧师与他的子民-The Pastor and His People

Date: March 15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牧师与他的子民 W. A. Criswell博士 提摩太前书1 1974年3月15日 司布真曾站第一层阳台的中心,他上面有一层阳台,下面也还有有一层,他就站在中心的阳台栏杆边。在栏杆上有个小讲台,大概这么大的一块木头。司布真就从那个阳台栏杆上讲道。别人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一个人讲道使用他的每块肌肉、每块骨头、每条筋,所以他的身体不应该被挡上,应该被看到。” 我也相信这一点。 我去纽约听诺曼·文森特·皮尔的讲道,他用麦克风讲道,他的前面只有一个麦克风。这没有问题。我喜欢讲台,因为它很美丽,将人们的眼睛集中到这个人所站的地方。但是讲台不能太大。如果你教会里有个很大的环绕式的讲台,我想你应该扔掉它,没有例外。它将你隐藏起来,你被隐藏得越多,你和人们之间的障碍越大。第一个教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一开始只是一个小栏杆在祭司和人们之间,然后栏杆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最终在希腊东正教中,栏杆到天花板,希腊东正教的祭司是在墙后面,完全看不到。墙上画的都是圣象。 我曾去过莫斯科的聚会,你站在那里的时候,主持的祭司在墙的后面。然后他会从墙的门出来,发放弥撒的饼和酒。教会的历史是这样的趋势,你们当中Continue Reading


世界末日的时间表 The Chronology of the End of the World

Date: March 15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世界末日的时间表 W. A. Criswell博士 但以理书9:24-27 1974年3月15日 今晚是我们夜间课程的最后一课,题目我昨晚已经提到了,是世界末日的时间表。圣经关于世界末日怎么说,有没有按照时间顺序的描述?这些经文怎么综合到一起?这些事会以怎样的顺序发生?世界末日的时间表。 圣经中有一段经文是关于从预言给出的日子直到新天新地被造的日子。这是和启示录中同样的预言,从使徒约翰的日子开始到教会的日子,到大灾难,在基督的再来,到千禧年,到最后的审判,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和新天新地的被造。 这经文就和启示录一样,关于到末日的整段时间。你在但以理书中可以看到它。但以理书第九章,24到27节。但以理书第九章的经文,24到27节,涵盖了一直到末日的时间。这是七十周的预言,原文中是七十个七。 英文标准圣经译本的修订本翻译得更好:“七十周的年”,七十个七的年。预言是: 为你本国之民—这是指犹太人— 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要止住罪过,除净罪恶,赎尽罪孽,引进永义,封住异象和预言,并膏至圣者。 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 第一次的降临: 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Continue Reading


给牧师的问题I-Questions for the Pastor I

Date: March 16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给牧师的问题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2:2 1974年3月16日 第一部分 我们要在这里很长时间,所以我得坐下。但我不喜欢这样。我就像是金凤花姑娘尝试所有的椅子。我喜欢那个,那个很好。随着日子过去,我们学习到更多的东西,需要做些什么让我们的一周更加美丽、有效。你们已经建议了很多东西,我们明年会加到一周的活动之中,让我们更快乐,有更多领受。 你们所在的这间房间是以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执事命名的。他因心脏病去世。他曾是讲台委员会的成员,邀请我来这里的教会做牧师,他代表这年轻人,教会里的年轻一代。讲台委员会有七个人,拉尔夫贝克是这个大厅的名字,他是委员会成员之一。他对戏剧和娱乐非常感兴趣。他和另外一个拉尔夫从南卫理公会大学毕业,他们是一国的,两个人钢琴都弹得很好,都是天生的喜剧演员。你看他们会笑得前仰后翻。他死去后,他的一些朋友想要做些事纪念他,他们募集资金建立了这个小厅。这是个理想的小厅。 任何种类的—这个很舒服,我习惯了那些硬的铁座位。我甚至我不知道—不知道我们教会里有这样的座位。我想我更喜欢另一种。好。 这里的建筑是全新的。由于我们先辈缺少异象,我承担了无法Continue Reading


给牧师的问题II-Questions for the Pastor II

Date: March 16th, 1974  |  Scripture:  |  Topics:

    给牧师的问题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2:2 1974年3月16日 第二部分 好的。[你能告诉我们你选择员工的原则吗?还有你能不能讲一下(听不清)的教义?] 我首先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这个教会有个非常的不同—我指的是我们的员工—关于宗派的事。我的一些非常忠心的、有才华的员工,他们认为如果一个事不是美南浸信会的就不是好的;他们在员工会议中也是这样说;他们对待任何不是美南浸信会的事都是蔑视、嘲笑,并且借着一切机会要把这态度带到教会生活和我们的子民当中。我和他们很不同! 我完全不同意这一点。我不认为神只认美南浸信会为他自己的子民。我不认为只有美南浸信会有智慧;其他的人也有判断力。其他人也有天才和办法,如果我能敞开心去聆听,我就能学习到一些什么,就像我能从浸信会的领袖学习一样。 比尔•戈特哈德是其中之一。比尔•戈特哈德有神在他里面。你无法用任何其他方式来解释比尔•戈特哈德。他是完全没有演说才能的。我无法想象他和罗伯特•李一起演讲。这是无法想象的。但是他会在达拉斯的这个讲台上—他几年前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他会在达拉斯的这个平台上对两万人讲课。这是非凡的! 他会讲什么?他除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