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 Series: 中东三部曲系列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生死搏斗 W. A. Criswell博士 尼希米记 1991年1月27日 10:50 a.m. 我们欢迎各位通过收音机和电视和我们分享这个时刻的各位。你们也是我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敬拜的一部分。我是牧师,带来题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生死搏斗的信息。 大概两千六百年前,耶路撒冷被毁灭,居民都被掳到了今天的伊拉克。大概两千四百四十五年前,人们跟随尼希米回来,开始重建圣城。我为大家读尼希米记的几章。首先第二章,“伦人参巴拉,并为奴的亚扪人多比雅和阿拉伯人基善听见就嗤笑我们,藐视我们,说:你们做什么呢?要背叛王吗?我回答他们说:天上的 神必使我们亨通。我们作他仆人的,要起来建造。” [2:19-20] 然后第四章:“参巴拉、阿拉伯人听见修造耶路撒冷城墙,着手进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发怒。大家同谋要来攻击耶路撒冷,使城内扰乱。” [4:7-8] 然后是第六章,“参巴拉、阿拉伯人基善和我们其余的仇敌听见我已经修完了城墙,其中没有破裂之处. . . 他们都要使我们惧怕,意思说,他们的手必软弱,以致工作不能成就。  神啊,求你坚固我的手。” [尼希米记6:1, 9]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生死搏斗。 二千四百年之后,城市和国家都被摧毁了,被罗马人毁灭;他们分散在整个文明世界之中。又过了大概两千年,犹太人之中兴起了锡安运动:期盼、祷告、希望回到他们的应许之地。1895年的时候,维也纳的西奥多•赫茨尔男爵写成了犹太国,发起了这场运动;以色列建国的时候,他的遗骨被带回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他1904年去世,以色列的总理,戴维·本-古里安 说,“他是第二个遗骨被带回应许之地的犹太人;第一个是约瑟,他的遗骨被摩西带回;赫茨尔男爵是第二位。” 1897年,首次锡安大会在瑞士的巴塞尔召开。1918年,英国政府发布了贝尔福宣言,表示 “我们支持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建立国家。” 1921年,现代移民开始了,犹太人开始从小型土地所有者那里购买土地,那时没有什么问题;然后犹太人开始从开罗、大马士革的土地所有者大批购买土地。他们签了合同,生活在那些土地的阿拉伯农民可以留在地上一年,但是一年之后,他们必须要离开。一年之后,他们拒绝离开,然后是无休止的麻烦。1939年5月17日,英国发表白皮书,禁止他们购买土地,禁止其他犹太人移民,只有极少数例外。这时期犹太人受尽危险、煎熬,在希特勒、苏联都受到无尽的欺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也有无尽的麻烦。 1948年5月14日,英国人绝望地废止了命令,第二天,1948年的5月15日,以色列宣布建国。哈伊姆·魏茨曼被任命为总统;他曾是伦敦的化学家,发明了TNT炸药。戴维·本-古里安被任命为总理。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争战开始了。1949年,联合国宣布将土地分治:西方分给以色列,东方分给阿拉伯人。 划界之后我就在那里。我们美南浸信会在加利利和犹大的宣教士都是在犹太人区的深处。我听了他们的意见,并在那里待了很多天,我预言说: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即使他们是美南浸信会差派的基督徒宣教士,向阿拉伯的宣教士支持阿拉伯人,向犹太人的宣教士支持犹太人,他们都没有办法见证我们救主的恩典。我的预言实现了:他们分开了,没有办法共处。 我曾去参观巴拉卡医院。支持犹太人的兰比博士建造了那座在希伯伦的巴拉卡谷中美丽、宽敞的医院。在划界之后,它被分在阿拉伯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悲惨的参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兰比太太和几个在那里服事阿拉伯人的工作人员唱了这首歌,“我已经决定,要跟随耶稣,虽无人同走,我仍要跟随。” 没有一个归信。 化解之后,我和新建国的以色列的总理戴维·本-古里安成了朋友,我遇见过他三次。第一次是他带领着一些家庭,跟随着三十位在战争中殉国的以色列士兵的棺柩。棺材都放在卡车上,家人们则在破旧的公车里,戴维·本-古里安带领着哀痛的家庭们。第二次我见到总理是在大卫王旅馆。他娶了一位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太太,她听说我过来了,就请人邀请我。我们共用晚餐,大概一个半小时,我一直和他们聊天。他们对美国的事情很有兴趣,尤其是太太。第三次我和戴维·本-古里安相见则是我最特别的一次经历。新闻周刊曾刊载了一幅大照片,上下都有文章,中间是那幅照片,戴维·本-古里安对我说了什么,我笑的前仰后合。别人千万次地问我,“本-古里安对你说了什么有趣的事?” 我说是这样的:在耶路撒冷中心的大礼堂中,举办了科学和宗教大会。我们有三个人在会上演说。有一个科学家,然后是总理本-古里安,还有我。我和本-古里安坐在台上,听那个科学家讲说。科学家说了一件事,是我从来没听过的,他说,“我们马上要进入可以在试管里受精的时代。” 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事!你知道,这事情是实现了,你们今天可能就有孩子是试管受精的,通过卵子和精子在试管的结合。但那时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我们要通过试管孕育孩子”,那科学家说。他刚说完,坐在我身边的戴维·本-古里安推了我一下,说,“牧师,你听到了吗?” 我说,“听到了,总理。” 他又重复说,“那科学家说我们会用试管来生孩子。” 我说,“是,我也听到他说了。” 他先仰身,又捶了我一下,说,“我告诉你,牧师,还是老办法好。” 所以我才笑。 那个世界中持续的需求是和平。诗篇一百二十二篇,“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缘故,我要说:愿平安在你中间!” 我曾数次地陪同以色列的领袖―甚至和总理沙米尔在一起,我有一次和他花了四十分钟在一起,就是去年十一月我在那里的时候―我听到他们的领袖呼求,“神啊,赐下平安。” 这是中东不安定的国家和人民的呼喊,“神啊,赐下平安。” 以色列的铭词是以赛亚书三十五章1节,“旷野和干旱之地必然欢喜;又像玫瑰开花。” 沙漠中要流出水来,光秃的沙岭都要重新布满森林,土地也是出产丰富,所有流离的人,成千上万的人,都要回家。“神啊,赐下和平。” 我去过埃及,是政府中的一些人邀请的;他们说,“神啊,赐下和平。” 他们说,“埃及有超过三千万的贫困人口。这数目每年还会增加一百万。军事上的花销也是让我们无法负担。” 埃及的领袖说,“神啊,赐下平安。” 我曾去过黎巴嫩―这曾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国家之一,贝鲁特是最美丽的城市之一―但都已经被毁坏、分割,和我一起吃饭的商业人士会说,“神啊,赐下和平。” 大马士革曾是世上的商业中心,这些商户都被毁掉了,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我和他们讲话的时候,他们说,“神啊,赐下和平。” 为什么中东没有和平?因为阿拉伯人对犹太人无比的仇恨。“当时,撒拉看见埃及人夏甲给亚伯拉罕所生的儿子戏笑,就对亚伯拉罕说:你把这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与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亚伯拉罕因他儿子的缘故很忧愁。” [创世记21:9-11] 以实玛利被赶走,从那天开始,阿拉伯人就对犹太人有着刻骨铭心的恨。 我去过利比亚的黎波里市,在那里擦皮鞋的时候,有个犹太人从旁边走过。那个擦鞋的利比亚人说,“看见了吗?看见了吗?如果他不走. . . ” 他接着比了下割喉的动作。 巴勒斯坦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我在慕尼黑讲道。那个晚上的讲道需要被译成四种语言:本来十分钟的讲道,需要四十分钟。那里有成千上万的难民,整个西欧都充满了难民。香港一个城市中就有一百万难民。西欧接受难民,为他们提供住处,容他们居留。香港也是一样。整个世界都在接受、帮助、关心难民,除了阿拉伯世界。我见到了那些在巴勒斯坦的荒漠中的难民:他们就住在石头中间,头顶搭一个简易的棚子,充满苦毒。“为什么广大的阿拉伯国家不像西欧一样接受难民?或者像东方的、其他接受难民的地方那样?” 他们想把他们作为仇恨的温床。巴勒斯坦问题就一直持续到今天。 我曾去过安曼的沙漠,惊奇地发现一个中士正在训练一群十几岁的孩子,他们正在训练、模拟战争搏击;他们没有制服,没有武器,只有一根棍子作为武器―对犹太人的仇恨。 没有更好的办法吗?我在亚马孙丛林的时候,和奥卡印第安人基莫和部族首领在一起,他们杀死了五位威克利夫的宣教士。上游和下游的奥卡人一直在战争中,基莫问我,“牧师,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吗?” 在观景峰的纪念内战阵亡将士的墓地中,有一座纪念碑上写着: 青山已绝冲锋曲, 长河不再血染红。 战士坟前已载誉, 填膺义愤尽扫除。 餐风宿露墓穴里, 指待末日公正临。 可歌可泣北军将, 可泣可歌南军士。 [“南北军将士”,Francis Miles Finch]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从埃及到以色列的航线,阿拉伯国家不允许经过他们,必须要先到塞浦路斯,一个中立地区。在塞浦路斯下飞机,尼科西亚的机场上有个大标志:“只需要它:和平的护照”。 这是神对这个充满战争的世界的人的应许。首先是对中东的国家,以赛亚书十九章: 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伊拉克―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 [以赛亚书19:23-25] 你能相信吗?神应许说有一天阿拉伯人、以色列人和所有中东的人都要敬拜主名。对以色列,在撒迦利亚书: 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开一个泉源,洗除罪恶与污秽。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他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 [撒迦利亚书12:10; 13:1; 14:4, 7, 9] 美丽的以色列—同样的应许也给了世界列国。“他必在多国的民中施行审判,为远方强盛的国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人人都要坐在自己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无人惊吓。这是万军之耶和华亲口说的。万民各奉己神的名而行;我们却永永远远奉耶和华—我们 神的名而行。” [弥迦书4:3-5] 未来还有更宏大的一天:主基督要治理世界上的列国,我们成为他的子民,他要成为我们的救主,我们的神。主,让那天快来。让我们不把生命、财富、经历花费在战争、杀戮、争斗、仇恨上,主,愿我们把生命和精力花在神国的扩张上,建立那些让生命得到属天的丰盛和宝贵的事工。这是我们的神的应许。 通过电视收看的朋友们,如果你想要把心献给救主,得到盼望,屏幕上有个号码你可以拨打,有虔诚的信徒接听。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接受基督作救主,我们很高兴带领你,我会在天上见到你。在主堂里的人群们,在周围的看台,沿着楼梯,在下面一层的人们,沿着过道,“牧师,这是神为我预备的一天,我要把生命献给他,我来了。” 音乐响起时,过来,欢迎你!我们起立,唱诗。                      ...

    中东的恐怖分子 W. A. Criswell博士 启示录6:6-8 1991年1月20日 10:50 a.m. 中东的恐怖分子,这是中东三部曲的第二个信息:上个主日,这是哈米吉多顿大战吗?下个主日,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生死搏斗;今天,我们看这冲突的缘由和造成的可怕伤害。 我有好消息告诉大家,我们欢迎贝琪•卢斯克太太和她女儿海伦,她们想要从电视上加入我们的教会。她六十年前受洗,每周收看我们的聚会。我还有个好消息:博格斯太太,玛格丽特要在电视上加入我们教会,她每周日都收看我们的聚会,16岁的时候被加斯腾浸信会的牧师莱斯特•柯林斯施洗。为了让她们能看到,我们欢迎她们加入我们教会,大家可以抬起自己的手吗?谢谢,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现在是我们的一员了。 这周二的十点半和周四的十点半,之后每周的周二和周四的十点半,我会在我们的学校里教启示录的课,校园就在加斯滕大道上。欢迎你们参加,一起学习。 我们来读经文: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启示录6:7-8] 穆罕默德公元632年在沙特阿拉伯沙漠上的麦地那死去。他二十五岁时,娶了一个四十岁的富寡妇,这样他才有时间去看到异象,听到声音,去四处征战。古兰经夸耀他不识字,他看到的异象、听到的启示全是天上的恩赐,跟随他的人将这些话写下来,成为他们的圣经―古兰经。他死之后,跟随他的人像他一样不断地掀起战事,用刀剑征服他们所在的那部分世界。他们的信仰宣告很简单,“除了安拉没有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这些劫掠的士兵给人一个简单的选择,“或者改信,或者被奴役、死亡。” 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征服了整个北非,黎凡特、巴勒斯坦、叙利亚、小亚细亚、米索不达米亚―最终到伊朗,以及太平洋上的岛屿,包括菲律宾。它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宗教。现在有超过四亿的穆斯林。即使在美国,我们也开始看到越来越多他们的踪迹。我们著名的拳击手就改信伊斯兰教,把名字改成了穆罕默德•阿里。他们也存在于达拉斯。他们征服了西班牙。他们曾经几乎攻下欧洲大陆,公元732年的图尔战役中,查理•马特击败了他们―马特是查理大帝的爷爷。 他们的影响在世界范围内都在增长。我曾过去伊斯坦布尔,那时他们正要庆祝基督徒的城市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陷五百周年―我去了圣索菲亚大教堂,地上最大的基督教会,也是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我的脑海中又重演了这座城市的陷落。穆罕默德二世和奥斯曼土耳其人包围了城市,从一个被打碎的门中鱼贯而入。基督化的罗马帝国的君王君士坦丁十一世,让他的士兵杀了他,他们却不愿这样做。于是他死在土耳其人的刀下,尸体被切碎,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个帝王就这样死去。 我曾去过金顶圆殿,看过奥玛清真寺。他是第二位哈里发―攻下了全部阿拉伯,建造了最开始的清真寺。我在那里看到它时,我在读启示录时,我都会想。在启示录中有神的殿,现在那里却有个清真寺。那个清真寺什么时候会被毁灭,希伯来人的神殿能够再次被建起?除了战争,我想不出来任何其他的办法。在一场大冲突中,清真寺被毁掉,神殿在同样的地方被建起来。 那些跟随穆罕默德争战的人的宗教背景很有意思。先知有十四个妻子。他却不让跟随他的人多于四个。他们同时最多只能有四个妻子。古兰经中穆罕默德仿佛有特赦令,有十四个妻。他甚至娶了他继子的妻子。他没有自己的儿子。古兰经说,“我确已准你享受你给予聘礼的妻子,信道的妇女,若将自身赠与先知,若先知愿意娶她,这是特许你的,信士们不得援例。” 他们古兰经的天堂的图像是个后宫,古兰经说,“有大眼的女子随你要求服侍”。 在我们的时代,伊朗的独裁者哈梅内伊召开世界大会,想要找到中东动乱的对策。在伊朗国王的王宫中他们准备了美丽、精细的国宴,宴请世界各国的代表。客人到来时,哈梅内伊要求女人用黑纱把脸遮起来。她们拒绝了,大会就无法进行。精心制作的国宴最终无人享用,没有一个人碰了食物,没有一个讲话,没有一个讨论。先知对战争的态度,我引用古兰经: “战争已成为你们的定制。” [古兰经2:216] “当抵抗不信真主的人。” [古兰经9:29] “真主的确喜爱那等人;他们为他而列阵作战。” [古兰经61:4] “你不要顺从不信道者,你应当借此《古兰经》而与他们努力奋斗。” [可兰经25:52] 安拉爱的人,是 “为他列阵作战” 的人 [古兰经61:4]。战争被美化了。士兵进入天上的方法是在战斗中死去。我还记得过去在我们的报纸头版上看到过一幅画,画着突厥人与基督徒亚美尼亚人战争的场面。画得是个瞎了的突厥人。他高喊着让人给他带来个基督徒亚美尼亚人,让他割断对方的喉咙,好进入天堂。 你从收音机、电视、和报纸中听说了萨达姆利用恐怖分子对付自己的敌人,西欧的国家,尤其是美国。这些人的恐怖袭击这些年一直在我们中间发生,在现在还在持续增加。 哈梅内伊夺取伊朗的时候,美国人都在美国使馆内。他们成为了暴力劫持的人质。靠着神的供应,我们的领袖解救了他们,把他们带回了美国。我们去过伊朗,我们在那里的时候,虽然是陌生人,还是被邀请到当地人的家里去吃晚饭。我无法相信恐怖分子们所作的事。 我去过黎巴嫩几次。地上没有比黎巴嫩更美丽的国家了,没有比贝鲁特更漂亮的城市了,但我现在不敢去那里了,恐怖分子们将之变成了咒诅之地。 我去过利比亚。利比亚的人们很友善。卡扎菲对着阿拉伯土地上一千万基督徒说,“基督徒们走的是错路,他们必须要改变,成为真正的穆斯林。他们或者成为穆斯林,或者被消灭。” 在西方文化主导的我们的世界中,恐怖分子到处都是。在雅典的机场,环球航空的飞机刚起飞,就化成火球爆炸;罗马的机场中,机枪扫射将之变成血的海洋;在苏格兰,泛美航空103起火,机上所有人都遇难;他们还劫持了地中海上的游轮。美国、欧洲、文明世界的任何角落,没有不受这样的死亡威胁的。 我常读安•兰德丝的专栏。我就想知道这些号称人类的无脑动物是怎样思考,怎样行动的。1986年5月5日的专栏我保存下来了,我不知道她为何这样写。在她谈到那些令人激动的东西,你知道,性、床事和那些事之后,我看到了这段话: 真正的威胁不是俄国,不是俄国,而是中东的残忍、冷酷的恐怖主义。他们相信在战争中死去是荣耀、是奖赏,他们自杀式袭击的结果是永远的生命,我们怎么应对这些人?我多希望我有答案。   我认为没人知道答案。怎么有人相信,当他杀死无辜的生命,炸掉满是母亲和孩子的机场时,其实是事奉神?我不知道,我们就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中。我们在为这样的领袖拼死作战。 我也提醒我自己:我们谦卑、宝贵的主耶稣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是如何被接待的?他是怎样死的?在暴力中,被钉上十字架,被吐唾沫,被鄙视,被拒绝 [马太福音27:28-50]。这是这样的世界,这也是他对我们如此宝贵的原因。为了战争中逝去的儿子、女儿跪在神面前的母亲,以及素有我们面临着年老、死亡和分隔的人,这是对我们怎样的安慰,我们有耶稣做朋友,他说: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

‘     这是哈米吉多顿大战吗? W. A. Criswell博士 启示录16:12-16 1991年1月13日 10:50 a.m. 启示录十六章12节开始: 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 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 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 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 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 [启示录16:12-14, 16] 世界历史一直与中东、近东密不可分。历史的终结在那里,人类历史的顶点在那里。其中一个原因是以色列在那里。神关于以色列周围的争战的预言是真实的,一个重要的证据就是,犹太人还在这里。你没见过任何见过赫人或亚摩利人或耶布斯人,或任何其他古老的部落。但是神说犹太人会一直在这里,直到世界的末了,历史的终结会和他们有关。这是第一个原因。世界的眼光总是聚焦在近东。犹太人被追捕、被逼迫、被劫掠、被鄙视仇恨,但是神说,他们会一直在这里。 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中东的第二个原因是,那里有人类历史上最宏大的终结之战,哈米吉多顿大战。过去的这些年,我接连被几位总统邀请前往白宫。我一次和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一起在白宫,我们谈话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关于那时的越南战争。因为苏联支持战争的一方,而中国支持另一方,我们和盟国也牵涉其中,我问他,“你认为这会成为最后的世界范围的大对抗吗?” 他回答说,“不,完全不会。” 我说,“那你认为最后的大战在哪里?” 基辛格对我说,“会在巴勒斯坦。” 国务卿告诉我,众王最后的聚集,是在以色列。 世界的目光聚集在中东,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在我读的经文之中:“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 龙,这是撒旦,神的敌人;兽,是政治领袖,假先知,这是世界宗教领袖,被政治领袖使用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萨达姆·侯赛因之前一直对国民的宗教漠不关心,但是现在,他开始疯狂地煽动宗教热情,为了达到他自己的目的。圣经、启示录都向我们描述了世界的终结。启示录中的每个部分都是以全能神的战争结束。例如,在第九章: 第六位天使吹号,我就听见有声音从 神面前金坛的四角出来, 吩咐那吹号的第六位天使,说:「把那捆绑在幼发拉底大河的四个使者释放了。」 那四个使者就被释放;他们原是预备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要杀人的三分之一。 马军有二万万;他们的数目我听见了。 [启示录9:13-16] 再看启示录十四章的末尾: 那天使就把镰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丢在 神忿怒的大酒榨中。 那酒榨踹在城外,就有血从酒榨里流出来,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 [启示录14:19, 20] 这是引用以赛亚书六十三章1到6节。从以东的波斯拉到哈米吉多顿,二百多英里的土地上有大战,血要溅到策马的缰绳之上。 再看我刚才读的十六章。“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 [启示录16:16] 再看十七章,最高潮的经文: 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将她烧尽。 因为 神使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国给那兽,直等到 神的话都应验了。 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 [启示录17:16-18] 然后还有十九章结束的部分: 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 神的大筵席, 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 . . . 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 [启示录19:17-19, 21] 没有例外,历史的终结总是一场大战。 为什么他们都在埃斯德赖隆平原旁边的米吉多和全能神争战?这不是人类政府的策划,不是统治者们的计划,不是军队的计谋。人类的智谋无法聚集这样的人群。神说,从东方要有两亿人的军队跨过幼发拉底河。谁能够聚集如此众多、不可胜数的军队?不是靠着人的才能。这是神的审判,污秽的灵从地狱深渊中促成的。“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 这些欺骗、污秽的灵。他们聚集了世界上的列国和军队。 我给你举个例子。列王纪上二十二章,耶和华说:“谁去引诱亚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阵亡呢?” 随后有欺骗的灵出来,站在耶和华面前,说:我去,要在他众先知口中作谎言的灵,让他去基列的拉末阵亡 [列王纪上22:20-22]。这是世界列国的众多军队聚集在米吉多的原因。这是邪灵所作的欺骗工作。 为什么我们的目光常被聚集在中东?你是否注意到神的话,“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 [启示录16:12] 我们再看第九章,“第六位天使吹号,说:把那捆绑在幼发拉底大河的四个使者释放了。” [启示录9:13, 14] 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我们的注意力总是被吸引到那里。现在幼发拉底河边上的巴格达,和他们的领袖萨达姆也得到注意。 以色列呢?我们无法摆脱和以色列的干系。我见到那些在达拉斯,在华盛顿白宫前游行的思维简单的人,举着牌子说,“不能为石油流血”。好像我们卷入这场冲突是因为油价上涨。他们根本没有想清楚。原因很清楚,如果萨达姆征服了阿拉伯世界,会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以色列的灭亡。他们的炸弹、飞机、军队会完全地毁灭以色列。那些人还在街上游行,“不能为石油流血。” 完全不得要领。我们是因为神的子民的生命而进入这斗争。 当然,我们的目光聚集在中东是因为联合国的投票,因为我们的参议院、众议院的决定,我们和总统一起为这事竭力。 有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不送过去一两架飞机,或者扔下一颗原子弹、氢弹,直接把以色列毁灭?我们为什么不马上结束它?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大的军队?为什么要送成千上万的美国青年到那里?我先分享我经历的一件非凡的事。我在洛杉矶坐飞机途径芝加哥到底特律去在北方保守浸礼会中演讲。我要上飞机的时候,在登机门前被拦住,告诉我说飞机已经满员,我不能登机。但是那个女士告诉我,现在还有另外一架飞机飞往芝加哥,我可以去坐另一架飞机。我于是看着我的飞机离开,准备去乘另一架飞机。这时我被告知这个飞机速度比较慢,到达的时候我要转的飞机已经起飞一个小时了,我也无法及时赶到底特律的大会。我非常生气,几乎气炸了。我登机前往芝加哥时,只有一个座位还空着,第二排的一个座位。我直接穿过前面的座位,一下坐在座位上,仍然十分气愤。我终于平静下来之后,向四周打量一下,看到一位上校,有一位准将,肩膀上有一颗星。我又看了我旁边的座位,他肩膀上有五颗星。五颗星,怪不得他身边的座位是空的。我看了他一眼,认出他是奥马尔·布拉德利,美国军队的参谋长。 简单说,他的儿子刚刚阵亡。他是个试飞飞行员,刚刚阵亡。这是奥马尔·布拉德利在那里的原因。他知道我是个浸信会的牧师后,开始含泪向我诉说他的内心。他跟我说他的小儿子的事,看起来十分地悲伤、衰老。随着航程继续,他开始谈论韩国的战争,以及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被解职的事。 他谈论他所在的战争的世界时,我问他,“将军,你为什么需要军队?你为什么需要步兵,需要如此众多的武装力量?你为什么不派飞机投下几颗原子弹或者氢弹把他们抹去?你为什么需要军队?” 他之前拿出了一片很长的纸,他曾带着它打完了韩国战争,他又拿出那片纸说,“有两个原因,为什么我们必要要有军队。第一,你征服一个国家之后,你必须要管理它。必须要有占领的力量,有警察,有政府的治理。占领一个国家时必须要有军队。” 然后他说,“主要的原因是:原子弹并不能赢得战争。事实是,有十个敌人士兵在这里,三十个在那里,五十个在那里。为十个、三十个、五十个士兵投一个原子弹是不值得的。所以必须要有军队。” 奥马尔·布拉德利这样对我说。“所以,不管我们有多少战斗机,不管我们有多少核武器。我们必须把士兵送到阿拉伯、伊拉克和中东―愿神祝福他们―没有其他方法赢得战争。” 最后,这是哈米吉多顿的战争吗?这是全能神定下的最后的战争吗?启示录第一章19节,耶和华对圣徒约翰说,“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都写出来。” [启示录1:19] 这是神给的启示录的大纲。我们有各式各样的启示录的大纲。这是神的大纲,有三部分,“你所看见的”,这是第一章,基督被高举、荣耀的景象;“现在的事”,约翰生活在我们的恩典时代中,现在的事,教会的事,我们就在这个时代中―约翰写了第二章、第三章,恩典的时代,教会的时代。它是统一的,不是割裂、分开的。这是个持续的故事,我们所在的时代;第三:将来必成的事,在教会的时代、恩典的时代之后,meta tauta,在这些事之后。在第二章、第三章之后,第四章,又出现了meta tauta,在恩典的时代之后,教会的时代之后。第四章,约翰被提到天上,描述了教会的被提,教会已经消失,不再被看到,被听到。教会在天上全能神的审判台前,在羔羊的婚宴中。在地上,从第四章到第十九章,有he thlipsis he megale,大灾难。教会从地上被提,神的子民被提到天上的时候,地上有全能神的可怕、无法描述的审判。是在大灾难的时候才有哈米吉多顿大战,世界列国聚集进行最后的大战。启示录的十九章说,耶稣在争战之中到来,建立地上的千禧年。这是哈米吉多顿的战争吗?这不可能是,因为你还在这里。我能看见你,看到他和她。我们还在这里。这仍然是恩典时代,教会的时代。我们没有被提走。只是当我们被提走之后,这些最后的可怕的审判才会降到地上列国。 另外,全能神的怒气降临之时还有一件事。在启示录十六章,污秽的灵为龙、兽和假先知鼓吹,聚集整个世界的军队参加全能神的大战。再看下一节,“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 [启示录16:15] 在全能神的可怕审判之中,耶稣仍然张开双臂,欢迎人们来到他那里。这是神怎样的怜悯、慈爱、良善!为什么要听兽和假先知和撒旦的声音,却不听耶稣的声音,“仰望我,就必得救。” 这章的结尾说,“为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 神。” [启示录16:21] 为什么要离弃耶稣的慈爱、恩典和怜悯,去亵渎神?现在就是拯救的时候,现在就是欢迎的时候。现在就是接受耶稣的慈爱、恩典和怜悯的时候。不管这地上其他人怎么做,你和我都可以接受我主耶稣的慈爱、宽恕和救恩,我们就在这样做。愿神因他的名帮助我们。通过电视收看我们聚会的各位,你现在是否愿意向耶稣敞开你的心?接受他做你的救主,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接受耶稣做你的救主,屏幕上有个号码。会有虔敬的人接听电话,告诉你怎样进入神国。这是拯救的时候,恩典的时代。拨打那个号码,向主耶稣敞开你的心,愿神祝福你。 在这里的各位,沿着楼梯,沿着过道过来,“牧师,这是神为我预备的一天,我要用生命回应。” 音乐一响起,就请你过来,我们起立唱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