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话语的规模- The Form of Sound Words

纯正话语的规模- The Form of Sound Words

October 12th, 1980 @ 10:11 AM

提摩太后书1:13

13 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用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守着。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纯正话语的规模

顾思伟博士(Dr.W.A.Criswell)

《提摩太后书》1:13

1980年10月12日,上午8:15

 

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今天的信息主题是:“纯正话语的规模”;这是圣经学另一个系列讲座,即关于“圣经的伟大教义”(Great Doctrines of the Bible)系列讲座的第三讲。

今天所讲的教义信息,是基于保罗书信中最不寻常的话语之一。在《提摩太后书》1:13中,保罗给他的属灵儿子写道:“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用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守着。从前所交托你的善道,你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地守着”(提后1:13-14)。

信息的背景是:“常常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纯正”、“纯正话语”;英语中“卫生”(hygiene)这个词,源于用于这里并被翻译成“纯正”的希腊词Hugianō。当该词转变成英语时,“u”变成了“y”,hygianōHugianō意为“舒适”,意思是“健康的”。所以,它的实质意思是“舒适的、健康的,”可加添我们的属灵力量。在此,这个词是指正统的。例如,在《提摩太前书》1:10中,保罗提到“正道”(提前1:10);我们根据那个含义来使用这个词。你有时候会称某个人是一个“正统的传道人”。你的意思是说,他是一个真实、忠心和正统的传道人。这就是此处对这个词的使用:“纯正的话语,真实、忠心和正统的话语”(提后1:13)。

保罗是一个非常严格且毫不妥协的信徒,他严格遵守神的真实启示,憎恶软弱无力的信仰。保罗说,就像身子一样,就像人的身躯一样,若没有骨骼结构,它就是一堆肉,毫无意义,也毫无用处,所以他说,对于教导体系或教义体系,若内中没有伟大的应许、属灵启示、严格的真理,就毫无价值,只不过是软弱的诡辩。所以,他使用“纯正”这个词,指正统,忠实于神的真理。你有没有注意到他把hugianō这个词语与“逻各斯”、“言语”、“话语”放在一起(提后1:13)?保罗在《哥林多前书》2:13中说:“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你注意到保罗所说的“言语”吗?“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关于神在圣经中的启示,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论述:启示是在神的言语,在基督的言语,在圣灵所指教、讲说和使用的言语中临到我们的(林前2:13)。

现在,当你读圣经时,你会发现那些用法,正如保罗在此所声明的那样。在圣经中常常发现这样的表达:“耶和华的话临到……”后面紧跟着某个说话者,或某个先知,或某个作者,“耶和华的话临到他。”你看:不是“观念”临到他,或是“建议”临到他,或是“规划”临到他,或是“经验”临到他,甚至不是“圣灵”临到他,而是“耶和华的话临到他”。

“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讲述和使用的言语”(林前2:13)。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事情。我们手里拥有圣经,就是拥有神的话语。所以,保罗在此写道:“纯正话语”(提后1:13)。然后他使用了一个术语,我们在后面的信息中要论述的就是这个术语,也就是我们的信息主题:纯正话语的规模。“……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常常守着”(提后1:13)。对我来说,单单从英语来看,那是一个不同寻常的表达。神的话语有形状,它们有一个规模,遵循着某个范式,或某个模式,或某个总纲,或某个大纲,或某个设计;这就是这里翻译成“规模”所使用的词语。希腊词是hupotupaō;实际意思是“描绘、描画……轮廓”。“hupotuposis”这个词的实质是“模式、模型”。“那纯正话语的规模……常常守着”(提后2:13)。当我们学习神的话语,学习圣经时,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2:13中所说的:“并且我们讲说属灵的事,讲说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林前2:13)。当我们用属灵的话讲说神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情时,当我们察看神的全部启示,研读神的所有话语时,会出现一个模式,一个规模,一个总纲,一个范式,一个模型,一个教义声明。那是恰如其分的美丽。如果我们不添加什么,不减少什么,而是按照神对我们所说的,启示给我们的去传讲它,它就会显明出来。用属灵的事解释属灵的事,用神的话语解释神的话语,这将会出现一个美丽和适当的教义总纲——如果我们不改变它的话。

它就像这样一个五角星:你可以扩展它,可以无限地延长它的线,但如果你不改变角度,尽管你扩大它,它仍然是一个美丽且均衡的五角星。神的道向我们显明的规模、范式、模式、形状或教义总纲,就像这个样子。只要我们不改变它的线或它的角度,按照它原来的样子呈现它,它就会总是美丽和均衡的,会有美丽的规范。但假如我们改变它的角度,改变它的线,我们就是歪曲神的启示。这就是为什么在人类生命中,一个人的信仰决定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你改变一个人的信仰,你就是改变了他。这适用于传道人:如果你改变了他的教义立场,你就是改变了该传道人。这适用于教会:如果你改变了一间教会的教义立场的角度和线条,你就改变了该教会。如果传道人、教会或爱神的人接受神的整全话语,它将是一个美丽且协调的整体。它有一个均衡和美丽的规模和大纲。

关于规模、教义总纲、范式、模式或榜样的第二件事情:当你看神的整全教义启示时,你将会发现,它总是协调的,总是首尾一致的,总是在属天和属灵上确实是真实的。也就是说,神的整全启示是一致的,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例如,它不在这里说某个事情是正确的,而在其他地方又说它是错误的;它自始至终都是真理。或者,我可以这样说:神的范式,纯正话语的规模,是永恒的真理。它总是正确的(赛 40:8;提后1:13)。

现在让我来解释一下。在神的道中,当我们学习神的道,学习神的启示,学习神在圣经中给我们的自我显明时,我们知道,地狱不是1600年前是一回事,而在今天又是另一回事。地狱不是在上个世纪是永恒的,而在今天只是一个缓刑时期,或根本就不存在。在神的范式中,在神的伟大教义总纲的规模中,它是一样的,并没有改变。如果1600年前有地狱,在今天也会有。如果那个时候地狱是焚烧着的,那么,它在今天也是焚烧着的。如果那个时候它是可怕的,那么,它在今天也是可怕的。神的道不会因为态度或文化的改变而改变;神的道永远都是一样的(诗119:89)。

关于人的堕落也是如此。人的堕落,即我们都堕落了的教义,我们在思想、情感、意志、行为等方面上都堕落了,我们是堕落的人,堕落的教义不是“昨天是真理,而在今天不再是真理。”神伟大的范式,纯正话语的规模,是永远真实的。它总是真实的。

让我们再来看赎罪。赎罪并非在宰杀逾越节羔羊时是一回事(出12:3-13),而在新约中又是另一回事,圣经说:“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1:7)。赎罪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在《利未记》17:11中,摩西律法宣称:“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这血赐给你们,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利17:11)。“祭坛”、“献祭”、“赎罪”和“流血”等这些词语,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神赐给我们预表,他这样做,是帮助我们明白天上的命名法。在基督里的救赎(罗5:11),他被宰杀的祭坛,他献出生命而为人献上的挽回祭(约一2:2;来2:9),所有这些教义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

神在圣经中所启示的伟大真理不仅是永恒的,而且是普世性的。它适用于所有时代的所有地方。二加二等于四,不仅在欧洲是正确的,在美国也是正确的,在中国也是正确的。它是普世性的。没有哪个地方或哪个时候神的真理是不一样的,它总是适用的(诗19:1-3,119:89)。不管你在数学上计算到什么程度,真理总是一样的:二加二在算术上等于四,它在代数上也是一样,在几何学上也是一样,在三角学上也是一样;不管你在数学运算上走得多远,如果同样的真理总是真实的,它就是普世适用的。没有对哪个地方不是真实的。这并非说我们没有一个理解的过程,并非说我们不会知道更多,并非说随着我们不断地学习和理解,不会获得更多的亮光。但神的真理就像这样:无论我们学到什么新的真理,它绝不会与旧的真理发生冲突,而是建立在旧的真理之上。它总是普世适用的。这就是神。这就是神的道。

另一点是:我们在圣经中所看到的纯正话语规模、教义总纲、范式和模式等,它是神呼出来的;它来自于神。《提摩太后书》3:16称之为theopneustos,“神所默示的”,它来自于神;是神做的,就像神做了这个一样;我们讲过宇宙如何展现了一致性。相同的律法、教义在所有地方都是一样的,都可适用。所以,在神所写的这本书里:它也是一致的;它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它完美恰当。当它被陈述时,对我们所有人的心都有不同寻常的适用意义。现在我们谈论的,是圣经来自于神这个事实;它是神所默示的,来自于神(提后3:16)。

有些人说圣经只是一个古典文集,由无名的远古之人写成的。如果情况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们今天不能写出一本更好的圣经?写这本圣经的人,他们来自一个受人鄙视的小民族,生活在一个山区小国里。他们没有印刷机,没有大型图书馆做研究,没有现代交通系统把地极的信息传给他们,没有技术随时收到各地的新闻。当然,他们没有高深的科学,为我们揭开脚下岩石或天上星宿的奥秘。他们的生活非常有限,只局限于地球上的一个小地方。那么,为什么我们在今天不能运用我们在科学、认识和发现上的启迪、进步和知识,写出一本更好的圣经呢?我们今天为什么不能写出一本更好的圣经?我们为什么不把世界上一流大学中最优秀的教授召集起来,让他们有可以随意支配的图书馆,在实验室中潜心研究,让他们写出一本更好的圣经,他们为什么写不出来呢?是不是这本书来自于一个人无法想象的源头?是这样的吗?进化论者说我们正不断地进步,我们是从野兽进化来的,并且不断地在进化,不断地向上向前。为什么我们不能写出一本更好的圣经呢?

如果你看人文主义者、世俗论者、唯物主义者、进化论者、伪科学者,如果你看他们,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些巴力的假先知,他们踊跳呼喊:“巴力啊,巴力啊,求你应允我们,降下火来,降下火来!”(王上18:22-29)。这些人文主义者、伪科学者、唯物主义,者,他们向无生命的物质呼喊:“向我们启示”,他们呼喊生命的意义:“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的归宿是什么?生命的真正价值是什么?告诉我们,无生命的物质!”他们狂乱地向看不见的力量呼喊的情况,超出了你所看到的巴力先知,“啊,宇宙看不见的力量啊,求你打开我们的眼睛,好叫我们能明白生命的意义和归宿。看不见的力量啊,求你对我们说话!”他们专心参与,充满信心,且很容易相信,令我及其他信徒都自愧不如。他们对他们的物质和看不见力量的无限信心和很容易相信,使我非常惊讶。他们说,才智、道德,以及所有让人成为人的一切,都出自那些看不见的力量和无生命的物质。我真是无法理解。

 纯正话语的规模(提后1:13)来自于神,是神的启示;在那些启示之外,你永远不知道,永远不能领悟,永远无法理解,你一生都在黑暗中摸索。如果离开神的启示,你将永远找不到人生的意义,永远找不到生命的起源、归宿或目的,永远找不到。只有在神的启示里,我们才能找到这些我们所迫切需要的答案(徒4:12)。

纯正话语的规模,当我们学习神的全部话语时,这个教义总纲就会显明出来。它们可满足且适合人类的一切需求。神就是这样做的。有些人,尤其是在学术界中,他们说:“我们需要的,是新的算术,扩展的几何学,需要更伟大的三角学。”他们对我们说:“我们需要新的神学。我们发展很快,我们所使用的圣经神学已经过时。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和进步的信仰。”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如果我们已经改变了,那这样做是可以的;他们说,对于古时的人,旧的神学对他们是足够的,但今天我们有一个新的创造、新的世界、新的人类,我们需要一个适合这个先进和进步世代的新神学。问题是,我们并没有改变。我们今天还是堕落败坏的人,跟古时的人没有两样。我们没有改变,神关于我们的伟大启示也没有改变。罪依然是罪,审判依然是审判,死亡依然是死亡,地狱的诅咒依然是地狱的诅咒,魔鬼依然在搅动我们犯罪;一切都没有改变。

对我们而言,要在我们的启蒙进步中寻求拯救方法和答案,会绝对令人绝望,面临极大的失败。我们可能不断地指望人的学问,但那无法为我们的罪恶堕落找到答案。撒但永远不会赶出撒但。只要我们还依靠人的膀臂来拯救我们,释放我们,除了彻底和无限的绝望之外,我们将一无所获。

我们需要的是古旧的神学、古旧的福音、古老的圣经和古老的讲道。我们需要的,是举起铜蛇,呼召营中濒临死亡的人:“仰望,我的弟兄;仰望,就必活着!”(民21:8-9;约3:14-15)。我们需要传讲十字架,因为在十字架上,我们找到了赦罪(太26:26-28;来9:22);在他的复活中(罗1:4),世界的盼望即将来临(林后4:14)。除非太阳升起来,否则,我们午夜的黑暗将永远不会被驱散,在《玛拉基书》第4章所说的情况,即在“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玛4:2)出现之前,我们灵魂得救和生命得祝福的盼望绝不会开花。我们没有改变,我们仍然是失丧的。神没有改变;他仍然是大能和奇妙的救主。宣告神的邀请和救恩的祝福方式没有改变;它永远是属于我们的(罗10:9-10,13;弗2:8-9)。这是何等的安慰,何等的慰藉!神大能的自我启示是大有力量和坚固不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