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确知的事-Things that I Surely Know

我确知的事-Things that I Surely Know

January 5th, 1975 @ 12:26 PM

约伯记19:23-27

    我确知的事 W. A. Criswell 博士 约伯记19:23-27 1975年1月5日 10:50 a.m.   欢迎各位通过电台或电视收听、收看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聚会的各位,我们为你而感恩。我是牧师,带来一个特别的信息,题为我确知的事。经文是约伯记的十九章: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 神。 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 [约伯记19:25-27] 这是坚定的信心,不是吗?“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我确知的事。 有很多的事情我们无法知道。主升天的时候,使徒问他:“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 主回答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 [使徒行传1:6, 7] 有些事情我们无法知道。有人问主什么时候再来到地上,他的回答是:“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 [马太福音24:36] 有些事我们无法知道。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三章说,“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 [哥林多前书13:12] 许多伟大的计划在我们看来都是模糊不清的。有些事我们无法知道,这些事是属神的。但有些事情我们能够知道。 摩西在申命记写道,“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 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 [申命记29:29] 神向我们启示一些事情—这是我们确知的事。整部圣经都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告诉我们确知和确信的事。例如在约翰福音九章,有人贬低、蔑视瞎眼人对基督的信心,瞎眼人回答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 [约翰福音9:25] 我们很多人最喜欢的经文是罗马书八章28节:“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 圣经中最伟大的一章可能是复活之章,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它是这样结束的:“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哥林多前书15:58] 他还在提摩太后书一章12节写道:“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 我们所有人都会被他的确信感动。 我确信的事,第一:我知道圣经是神的话语和启示。保罗给他事奉中的儿子提摩太写信时说,提摩太后书三章17节,“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theopneustos,神呼出的。“我在 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 [提摩太后书4:1, 2] 我知道圣经是神的话语和启示。我是通过圣经才认识神。 若他不自我启示,我永远也不能认识他。我一直观察天空,通过恒星和银河知道创造这一切的一定是大有能力的,但是他的名字是什么?他是谁,他是什么样子?我永远也无法知道。我可以看着美丽的日落、或彩虹,猜测创造这一切的神一定喜爱美丽的事物,但是他的名字是什么?他长什么样子?我永远无法知道。我可以探寻自己的内心,发现道德感的存在。我可以推测创造我的一定也在意对和错,但是这是谁做的?他是什么样子?他的名字是什么?我永远也不能知道。只有通过全能神的自我显露我才可能认识他。 对耶稣基督的启示也是一样,除了靠圣经我永远也无法认识耶稣,我们的救主。世俗历史中,罗马历史学家苏维托尼乌斯的著作中有一句话是关于基督的, 塔西佗的著作中也只有一句话。这句话是描述尼禄焚烧罗马的。因为尼禄号称是基督徒烧的城,历史学家不得不解释基督徒,于是有一句话提到了基督。除了犹太人历史学家约瑟夫可能提到了基督,人类历史再也没提过基督。我只有通过这圣经认识主,只有在这里我可以看到他一切的荣耀、奇妙和美好。 伊拉斯谟在1516年首次出版的希腊新约—詹姆士国王钦定版本就是从它延续而来的—他在扉页上写道:“这些神圣的篇章鲜活地绘出了主的旨意。就在他的话语当中,你可以看到基督亲自谈话、治愈、受难、复活。它们如此深入地把他展现在你眼前,就是你亲自见到主也无法明白更多。” 离开这些神圣篇章,我永远也没办法认识神,没有办法认识基督救主。我知道圣经是神默示的话语。圣经给我得救的确信。 我悔改得救的时候十岁,是在一个小镇的教会聚会中,他们的教堂就像个饼干盒一样。有个传道人住在我家,每晚跟我谈论主的事情。一个周末早上的聚会中,我正好坐在我母亲的后面一排。传道人呼召的时候,我母亲转身含泪对我说,“孩子,你今天愿意接受主耶稣作你的救主吗?” 我含泪回答说,“是的,妈妈,我愿意。” 我走上前去的时候因为泪水都看不见传道人了。 我十七岁的时候开始讲道和牧养的服事,有十年的时间,我就在会幕和树荫中讲道。那是很久以前了,我们在奋兴会之前有树林祷告会。男人们会在树荫下聚会,女人们在会幕中聚会,一起地分享见证,彼此祷告。这些见证都非常奇妙、美好。比如,有个人说,“你看到那个地方了吧?我被罪缠累很多年之后,被从天上降下的一团大火击中,在我头上炸开,把我击倒在地上,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他又描述他站起来时,罪的重担就不见了。他又描述了世界变得多么美妙:树木,小鸟,即使是耕地的骡子都变得可爱了。 我听了那些奇妙、美好的见证后,认定自己其实没有得救,我从没有找到主,我还没有重生,我不是基督徒。有几年,我过着青年传道人中最悲惨的生活。每个主日早上,我在我的乡间教会面前,努力讲解神的话语,晚上却跪在床边向神认罪:“我没有得救,没有重生,我不是基督徒。我没有看到过大火球,我没有看到过天使,甚至连天上的光芒都没有看到过!” 在那些日子里,我阅读、学习神的话语,在神的启示中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事。例如在哥林多后书十一章,我读到撒旦会装作光明的天使 [哥林多后书11:14];我还在启示录十三章读到,假先知从天上降下火来,为要欺骗在地上的人 [启示录13:13]。突然之间我心里灵光一现:有一天我要在神的审判栏前,我想要随着圣徒们进入,神让我停下,对我说,“你凭着什么进入我美丽的城市,走在我黄金的街道之上?” 我回答,“主,我知道我得救了。我知道我是基督徒。我看到过天上降下的火球,炸开在我的头上,把我击倒在地上。” 撒旦大笑说,“哈哈,听他说什么,他看到一个火球,是我降下那火球,为了欺骗他。” 他把我的灵魂拉入地狱。我能说什么?我能干什么? 当我站在全能神的审判栏前,圣徒们纷纷进入,我也想加入他们,主拦住我说,“你凭什么进入我美丽的城市,加入我的救赎的圣民?” 我回答说,“主,我知道我是基督徒,我知道我重生了,我看到天上的天使了。” 撒旦大笑说,“哈哈哈!听他说什么,他说看到了天上的天使!我就是那天使,我变成天使的样子,为了欺骗他。” 我能怎么办?我能说什么? 有一天,我站在全能神的审判栏前,圣徒们纷纷进入,我想要加入他们,主拦住我说,“你凭什么进入我美丽的城市,行走在黄金的街道上?” 我要说,“主我的神,很久以前,我十岁的时候,在我长大的小镇中的小教会中举行了奋兴会,传道人住在我的家里,他每晚都跟我讲说主的事。在一个周末的早上我坐在母亲后面,她问我,‘孩子,今天你愿意接受主吗?你愿意信耶稣当作你的救主吗?’ 我说,‘我愿意’。主啊,我只能依靠你成就应许,因为你在圣经里写道, 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 神的儿女 [约翰福音1:11-12]。主,我十岁时做得最好的,只是相信作为我的救主,我现在只是靠你信守诺言、成就应许。” 我要看撒旦敢不敢嘲笑神的话语。我的得救不是我和撒旦之间的事,因为我无法和他匹敌。我得救是神和他话语之间的事—神是否立定他的应许。我知道神在耶稣基督里的应许是永远立定的,阿们。我的救恩和对此的确信是基于神的话语。我们将说神的信息的力量来自于神的话语。就像耶利米说的,“我的话岂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锤吗?” [耶利米书23:29] 我没有发明信息。我只是回音,从主的口中传递信息。就像阿摩司说的,事奉王的祭司亚玛谢想要把他遣回家乡提哥亚,来自乡村的先知阿摩司回答说,“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 ” [阿摩司书7:14-15] “狮子吼叫,谁不惧怕呢?主耶和华发命,谁能不说预言呢?” [阿摩司书3:8] 想一想讲道的力量。教会的前任牧师,声名在外的乔治•特鲁特就站在这讲台上讲说神的话语,一共四十七年。我现在在同样的地方,宣扬同样的信息也已经三十多年了。有七十七年的时间我们都在讲说这宝贵的书。在这些年里,大批人群进入这圣殿。如果我在这里讲莎士比亚会怎样?如果我在这里讲但丁会怎样?如果我在这里讲荷马会怎样?如果我在这里讲化学、生物、经济或历史会怎样?过不了多久,这地方就会丧失生机、空无一人。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人们来了还会再来,还会再来,为什么?因为永生神的灵就在主的话语中。我知道这圣经是永生神的话语。...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确知的事

W. A. Criswell 博士

约伯记19:23-27

1975年1月5日 10:50 a.m.

 

欢迎各位通过电台或电视收听、收看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聚会的各位,我们为你而感恩。我是牧师,带来一个特别的信息,题为我确知的事。经文是约伯记的十九章: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 神。

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

[约伯记19:25-27]

这是坚定的信心,不是吗?“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我确知的事。

有很多的事情我们无法知道。主升天的时候,使徒问他:“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 主回答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 [使徒行传1:6, 7] 有些事情我们无法知道。有人问主什么时候再来到地上,他的回答是:“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 [马太福音24:36] 有些事我们无法知道。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三章说,“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 [哥林多前书13:12] 许多伟大的计划在我们看来都是模糊不清的。有些事我们无法知道,这些事是属神的。但有些事情我们能够知道。

摩西在申命记写道,“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 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 [申命记29:29] 神向我们启示一些事情—这是我们确知的事。整部圣经都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告诉我们确知和确信的事。例如在约翰福音九章,有人贬低、蔑视瞎眼人对基督的信心,瞎眼人回答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 [约翰福音9:25] 我们很多人最喜欢的经文是罗马书八章28节:“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 圣经中最伟大的一章可能是复活之章,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它是这样结束的:“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哥林多前书15:58] 他还在提摩太后书一章12节写道:“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 我们所有人都会被他的确信感动。

我确信的事,第一:我知道圣经是神的话语和启示。保罗给他事奉中的儿子提摩太写信时说,提摩太后书三章17节,“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theopneustos,神呼出的。“我在 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 [提摩太后书4:1, 2] 我知道圣经是神的话语和启示。我是通过圣经才认识神。

若他不自我启示,我永远也不能认识他。我一直观察天空,通过恒星和银河知道创造这一切的一定是大有能力的,但是他的名字是什么?他是谁,他是什么样子?我永远也无法知道。我可以看着美丽的日落、或彩虹,猜测创造这一切的神一定喜爱美丽的事物,但是他的名字是什么?他长什么样子?我永远无法知道。我可以探寻自己的内心,发现道德感的存在。我可以推测创造我的一定也在意对和错,但是这是谁做的?他是什么样子?他的名字是什么?我永远也不能知道。只有通过全能神的自我显露我才可能认识他。

对耶稣基督的启示也是一样,除了靠圣经我永远也无法认识耶稣,我们的救主。世俗历史中,罗马历史学家苏维托尼乌斯的著作中有一句话是关于基督的, 塔西佗的著作中也只有一句话。这句话是描述尼禄焚烧罗马的。因为尼禄号称是基督徒烧的城,历史学家不得不解释基督徒,于是有一句话提到了基督。除了犹太人历史学家约瑟夫可能提到了基督,人类历史再也没提过基督。我只有通过这圣经认识主,只有在这里我可以看到他一切的荣耀、奇妙和美好。

伊拉斯谟在1516年首次出版的希腊新约—詹姆士国王钦定版本就是从它延续而来的—他在扉页上写道:“这些神圣的篇章鲜活地绘出了主的旨意。就在他的话语当中,你可以看到基督亲自谈话、治愈、受难、复活。它们如此深入地把他展现在你眼前,就是你亲自见到主也无法明白更多。” 离开这些神圣篇章,我永远也没办法认识神,没有办法认识基督救主。我知道圣经是神默示的话语。圣经给我得救的确信。

我悔改得救的时候十岁,是在一个小镇的教会聚会中,他们的教堂就像个饼干盒一样。有个传道人住在我家,每晚跟我谈论主的事情。一个周末早上的聚会中,我正好坐在我母亲的后面一排。传道人呼召的时候,我母亲转身含泪对我说,“孩子,你今天愿意接受主耶稣作你的救主吗?” 我含泪回答说,“是的,妈妈,我愿意。” 我走上前去的时候因为泪水都看不见传道人了。

我十七岁的时候开始讲道和牧养的服事,有十年的时间,我就在会幕和树荫中讲道。那是很久以前了,我们在奋兴会之前有树林祷告会。男人们会在树荫下聚会,女人们在会幕中聚会,一起地分享见证,彼此祷告。这些见证都非常奇妙、美好。比如,有个人说,“你看到那个地方了吧?我被罪缠累很多年之后,被从天上降下的一团大火击中,在我头上炸开,把我击倒在地上,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他又描述他站起来时,罪的重担就不见了。他又描述了世界变得多么美妙:树木,小鸟,即使是耕地的骡子都变得可爱了。

我听了那些奇妙、美好的见证后,认定自己其实没有得救,我从没有找到主,我还没有重生,我不是基督徒。有几年,我过着青年传道人中最悲惨的生活。每个主日早上,我在我的乡间教会面前,努力讲解神的话语,晚上却跪在床边向神认罪:“我没有得救,没有重生,我不是基督徒。我没有看到过大火球,我没有看到过天使,甚至连天上的光芒都没有看到过!”

在那些日子里,我阅读、学习神的话语,在神的启示中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事。例如在哥林多后书十一章,我读到撒旦会装作光明的天使 [哥林多后书11:14];我还在启示录十三章读到,假先知从天上降下火来,为要欺骗在地上的人 [启示录13:13]。突然之间我心里灵光一现:有一天我要在神的审判栏前,我想要随着圣徒们进入,神让我停下,对我说,“你凭着什么进入我美丽的城市,走在我黄金的街道之上?” 我回答,“主,我知道我得救了。我知道我是基督徒。我看到过天上降下的火球,炸开在我的头上,把我击倒在地上。” 撒旦大笑说,“哈哈,听他说什么,他看到一个火球,是我降下那火球,为了欺骗他。” 他把我的灵魂拉入地狱。我能说什么?我能干什么?

当我站在全能神的审判栏前,圣徒们纷纷进入,我也想加入他们,主拦住我说,“你凭什么进入我美丽的城市,加入我的救赎的圣民?” 我回答说,“主,我知道我是基督徒,我知道我重生了,我看到天上的天使了。” 撒旦大笑说,“哈哈哈!听他说什么,他说看到了天上的天使!我就是那天使,我变成天使的样子,为了欺骗他。” 我能怎么办?我能说什么?

有一天,我站在全能神的审判栏前,圣徒们纷纷进入,我想要加入他们,主拦住我说,“你凭什么进入我美丽的城市,行走在黄金的街道上?” 我要说,“主我的神,很久以前,我十岁的时候,在我长大的小镇中的小教会中举行了奋兴会,传道人住在我的家里,他每晚都跟我讲说主的事。在一个周末的早上我坐在母亲后面,她问我,‘孩子,今天你愿意接受主吗?你愿意信耶稣当作你的救主吗?’ 我说,‘我愿意’。主啊,我只能依靠你成就应许,因为你在圣经里写道, 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 神的儿女 [约翰福音1:11-12]。主,我十岁时做得最好的,只是相信作为我的救主,我现在只是靠你信守诺言、成就应许。”

我要看撒旦敢不敢嘲笑神的话语。我的得救不是我和撒旦之间的事,因为我无法和他匹敌。我得救是神和他话语之间的事—神是否立定他的应许。我知道神在耶稣基督里的应许是永远立定的,阿们。我的救恩和对此的确信是基于神的话语。我们将说神的信息的力量来自于神的话语。就像耶利米说的,“我的话岂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锤吗?” [耶利米书23:29]

我没有发明信息。我只是回音,从主的口中传递信息。就像阿摩司说的,事奉王的祭司亚玛谢想要把他遣回家乡提哥亚,来自乡村的先知阿摩司回答说,“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 ” [阿摩司书7:14-15] “狮子吼叫,谁不惧怕呢?主耶和华发命,谁能不说预言呢?” [阿摩司书3:8]

想一想讲道的力量。教会的前任牧师,声名在外的乔治•特鲁特就站在这讲台上讲说神的话语,一共四十七年。我现在在同样的地方,宣扬同样的信息也已经三十多年了。有七十七年的时间我们都在讲说这宝贵的书。在这些年里,大批人群进入这圣殿。如果我在这里讲莎士比亚会怎样?如果我在这里讲但丁会怎样?如果我在这里讲荷马会怎样?如果我在这里讲化学、生物、经济或历史会怎样?过不了多久,这地方就会丧失生机、空无一人。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人们来了还会再来,还会再来,为什么?因为永生神的灵就在主的话语中。我知道这圣经是永生神的话语。

此外,我知道神掌权,永远掌管着所有人、以及所有国家的命运。诗篇六十二篇说,“神说了一次、两次,我都听见:就是能力都属乎 神。” [诗篇62:11] 我们是活着,还是死亡,都取决于全能神。因着他的主权和拣选的恩典,人或许可以站立,但是最终的权柄在于神。

你记得雪莱著名的诗,“奥兹曼迪亚斯” 吗?

 

我遇见一位来自古国的旅人,

他说:有两条巨大的石腿,

半掩于沙漠之间。

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

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

想那雕刻者,必定深谙其人情感,

那神态还留在石头上,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

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

“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斯迪亚斯,

功业盖物,强者折服。”

此外,荡然无物。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奥兹曼迪亚斯”,雪莱作,杨绛译]

命运掌控在全能神的手中。我们活着、死去都是靠他的权能和恩典;神的公义审判决定我们此刻乃至永远的命运。申命记的第五章有十诫,第六章有著名的施玛篇:“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 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 神。” [申命记6:4, 5] 在十诫和施玛篇的中间,是赐予律法者的心声:“惟愿他们存这样的心敬畏我,常遵守我的一切诫命,使他们和他们的子孙永远得福。” [申命记5:29] 全能神的审判是普适的,没有办法逃脱,我们的生死都在于全能神的不可测度的审判。

这不是出自人或国家,而是出自那定律法、拣选人的,以自己的砝码称量、审判我们的神。神审判,神动工,神看到,神决断。在世界上一场大战中,西拿基立带领亚述大军将希西家围困在耶路撒冷,如笼中之鸟。先知以赛亚被神差遣向希西家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这是我的战事。” 那天晚上一个天使走过亚述大军营地,第二天十八万五千人都成了尸体。这是在全能神的掌控中的。

强大、专横的西班牙说,“我们要统治全地,将英国的舰队扫除。” 但那夜里狂风袭来,无敌舰队随风摇荡。神说英国要获胜,而不是西班牙。

在人类历史上最伤痛的事件之一中,我们在美国南方的先祖们曾经历的血泪的浸洗—我母亲的父亲曾是同盟军的军医—这是人类历史上悲伤的一页:罗伯特·李曾在葛底斯堡战役后说,“如果我手下斯通维尔•杰克逊还在,我就可以赢得这场战役。” 斯通维尔•杰克逊是被友军误杀的,偶然从背后被枪击。是神来决定的。

在我看来,二战期间我被呼召成为这教会的牧师时,希特勒和斯大林正在赢得世界。英格兰已经衰竭,欧洲大陆在希特勒面前就像门垫一样。自由、希望与生命都从地上被除去。在那时,神遣下大雾笼罩敦刻尔克,英国军队得以从海峡撤离。在那时,美国人奔走相告,“诺曼底登陆日之时,所有人都在主的家里祷告。” 那时是凌晨两点,我去了马斯科吉的教会—教会的样子和这个教会很像,有着马蹄铁形的阳台—教会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挤满了人。人们在神的面前俯伏,求神让联军获胜。这事掌控在全能神的手中。不管我们是生是死,都在主的权能下。

远去了,我们的军舰消隐;

海嵎和沙丘上的烟火低沉;

啊,我们昨天所有的烜赫

与尼尼微和推罗一同消尽!

万国的审判者,还求饶恕我们,

恐怕我们忘记-恐怕我们忘记!

[Rudyard Kipling, “曲终人散”]

我们人乃至国家的生死都掌控在全能神的手中。这我知道。神的公义审判是普适的,没有例外,没有逃脱。他审判,他统治,他决断。

在公元元年,主诞生的时候,谁是世上最伟大的人?整个文明世界都会说是恺撒。在犹大地的人会说是希律。谁会说这在马槽里、卑微农家女子所生的婴儿会是最伟大的?公元64年时,谁更伟大:尼禄,罗马帝国的恺撒,或者是被痛恨、鄙视,在马梅尔定监狱里关押的保罗?今天我们给孩子起名叫保罗,给狗起名叫尼禄。神会审判,全能神在掌控。神的审判是无法逃避,没有例外的。猥亵、淫荡的文学作品没有长久流传的。希腊、罗马时期的这些作品,都埋藏在污秽中,没有人翻译。它们也不会被翻译。名垂青史的作品从不是邪恶、亵渎、低下的。为什么?留存下来的戏剧、电影也从来没有污秽、猥亵的。从没有—将来也不会有长久流传的三级片,只要人们还想要在电视上学习历史的功课,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就要长青。污秽、下流的东西不会长存。在电视的时代,有一些所谓的明星脏话不离口,生活也充斥着污秽,他们的节目必须被审查。他们是暂时的、低贱的、昙花一现的。

上周最著名的明星去世了—杰克·本尼。他有业内最高的薪水—一周两万两千五百美元。他无论去哪个节目或戏剧,都不在乎尊严、品味。他被埋葬时,到处是盛赞之声,从好莱坞到电视、电台,从美国政界名流到最卑微的收听、收看者。这就是神。他掌权,他统领。他的审判是普适的,我知道这件事。

除了神对历史、命运的掌控,我还知道:最终的审判归于主基督。有一天他会成为全地所有造物的主和王。他登上十字架,就像人登上了王座,通过十字架他要以同情和牧人般的爱统领世界。这是启示录的主题:“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 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 [启示录1:5, 6]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 [启示录5:9-12]

“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启示录11:15] 手被钉子穿透、为我们在十字架上死的神子要审判历史。因为他活着,我们也活着。我们成为和他一样,我们是他的身体。马太福音十六章中他对西门彼得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katischuo—胜过他。” [马太福音16:18] 阴间的权柄就是死亡的权柄。死亡能破坏我们生命中的一切关系,除了在基督我主里建造的关系。那是持续到永远的。死亡没有办法切断它,隔开它。我们不管在天上、地上,在这里、在那里,都是和主相连的。我们和他在一起。他活着,我们也要活着;他为王,我们也要一同为王。

我唯一一次回到之前牧养的教会,是为了一个特别的目的,我之前在马斯科吉的一位执事病重,我去看望他。之后他说,“牧师,在天上见。” 我回答说,“执事,在荣耀里见。” 我到门口关门前又回头看他,他举手向上指,我也悄声地向上指,关了门。

我的父亲以前喜欢参加诗班聚会。他买了很多带乐谱的书,他花费很多的时间唱这些歌,一边还用手打着节奏。他买的最后一本书中,他曾翻到一页唱给我听,手里打着节奏,然后把书放在我的手中。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我的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这是他看着书、打着拍子唱的那首歌:

早上我会再见你,在闪烁的河畔,

悲伤全都消散;

生命劳苦的一日到了终点,

门口敞开,已到门槛。

 

早上我会再见你,在不远的馨香中,

十字架成为权杖;

生命的夕阳之地,没有苦痛,

没有死亡。

[“早上我会再见你”,A. E. Brumley]

他在那里,我在这里,但我们在主里都是合一的;我们一些人在那里,一些人在这里,我们在主里是合一的。死亡无法剪断或破坏这关系。一样的主,在那里也在这里;一样的爱,在那里也在这里;一样的希望,在那里也在这里;都是一样的。我们的主属我们,在这里也在那里。命运的变迁、时间的流逝、肉体的消亡都无法改变。我们在主里总是合一的。胜利总是归于他,这我知道。

在对主耶稣的信心中或生或死,都是无比的福分和恩惠。我们等待他的再来,仰望天空,等待我们的救赎,一切都已近了,把自己交给这样的信仰,加入教会的团契。若神的圣灵感动你的心,请你起来站到我身边好吗?“牧师,今天我做了决定,我来了。” 即使你坐在最后面,时间也足够让你走上前来。沿着这过道和楼梯过来,“牧师我来了。” 现在就在心里决定,当你站起来的时候,就沿着那楼梯和过道过来。在你过来时,愿天使看顾你,让我们起立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