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合意-With One Accord

同心合意-With One Accord

January 30th, 1977 @ 1:17 PM

使徒行传2:1

    同心合意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2:1 1977年1月30日 7:30 p.m. 我们能够和大家分享今晚聚会的时间,尤其是那些收听KRLD电台和我们的圣经学院KCBI的听众们,这是神赐给我们的特别的荣耀。这里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我是牧师,带来信息的题目是同心合意。我们圣经逐章的讲道进行到了使徒行传的第二章,关于五旬节的一章。经文是在第二章的前几节: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 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 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 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 [使徒行传2:1-5] 犹太人一年有三个大节日要聚集在耶路撒冷。一个是逾越节,一个是五旬节,一个是住棚节。他们从希腊罗马世界的各个角落过来,“都惊讶希奇说:看哪,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使徒行传2:7, 8] 这是神的大作为 [使徒行传2:11]。 “聚集一处” [使徒行传2:1],这是路加医生特别钟爱的词,只有他的作品中常出现,反复地出现。其他所有的作者只用了一次,就是保罗,他在罗马书十五章6节用到了这个词。除了这个地方,只有路加使用过这个词,他喜欢用这个词。这个词是homothumadon,翻译成同心合意,homothumadon。并且他反复地用这个词。这是个副词,由两个词构成。homo是 “同样” 的意思。[1] 另外一半是thuma。它的意思有些变化,因为thuma的意思是热量,愤怒或易变的性情。希腊人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成为副词时,意思是 “同心合意,完全一致,完全同意。” 路加很喜欢用这个词,他特别地喜欢用这个词。例如,他在使徒行传一章14节说,“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并耶稣的弟兄,都同心合意地”―humothumadon―“恒切祷告。” 他在第二章1节也用了这个词,五旬节到了,门徒们同心合意地在一处。 第二章46节,他说,“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赞美 神,得众民的喜爱。” [使徒行传2:46-47] 再看四章24节,“他们听见了,就同心合意地高声向 神说: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 . .” 然后向神说话,请求做见证的能力 [使徒行传4:29-30]。 在翻到另一处,五章12节,“主借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罗门的廊下。信而归主的人越发增添,连男带女很多。” [使徒行传5:14] 就这几页圣经中,我们看到了四处这个词出现,他多么喜欢用homothumadon这个词,“同心合意”! 这些在主面前聚集的人是同心合意地聚集。第一,他们在对神和对彼此的交托上是同心合意的,他们没有隔阂。他们心里、灵里都是合一的。这是很难维持的,我们总是有诱惑去批评他人,挑别人的理。这些人不是,一百二十个人 [使徒行传1:14-15]。 当主离开他们,他们只有救主和他的应许。他们没有枪,没有坦克,没有军队,没有社会地位,没有政治权利,没有名利,他们除了救主和荣耀的应许之外什么都没有。他们下定决心做了两件事,第一,一起祷告;第二,一起聚集。他们一起祷告,一起聚集时,五旬节就來到了。这是路加关于那一百二十人所说的第一件事。同心合意,他们在神面前一起向神求告。 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我们多么容易陷入纷争,彼此作对,损害我们的合一、相交的灵。我可以很容易想象,那一百二十个人看着西门彼得说,“我认为西门彼得还差一大截。” 谁能忘记他甚至不承认他认识主? [马太福音26:69-74] “就那西门彼得,我不信任他。” 我也可以很容易地想象那一百二十人说,“看看那多马,他还是在怀疑,我知道他还在怀疑,做事拖拖拉拉,在耶稣的工作中他没有热情,他还是充满疑惑,他没有完全交托,完全相信,看那多马。” 他们不信任他。 我也可以很容易地想象那一百二十人看着约翰和他兄弟雅各,西庇太的两个儿子。他们在耶稣面前说,“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 [马可福音10:37] 我可以想象那一百二十人看着雅各和约翰说,“我认为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野心勃勃,他们就是想要自己被举高,被人注视。他们和一开始跟随主耶稣的时候一样自私。我不信任他们。” 我可以想象。 今天在主的殿里也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错误和失败,我们很容易被这些提醒,自己说,“我不能与人交通,我没有信心。” 神的殿中的五旬节祝福不是这样,他们是homothumadon,同心合意。你是否注意到,他们不仅仅是在心里、灵里合一,他们也是聚集在一起,一起地聚会?他们都在那里,使徒们在那里,十二个人都在,包括马提亚。 女人们也在那里。基督信仰的一件伟大、非凡、荣耀、美好的事,就是它也是女人的信仰,是母亲的信仰,妻子的信仰,女孩的信仰。神的殿里有女人的位置,让她们可以服事、从事主工。女人们在那里,路加特别注明了,“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 他们都在一起 [使徒行传1:14]。 你是否注意到了平信徒也在那里?使徒只有十二个人。一开始有一百二十人聚集 [使徒行传1:15]。这就意味着他们大多数人是平信徒! “牧师,你认为平信徒也是天国的工人吗?这是传道人的事,他应该祷告,他应该得人,他应该探访,他应该做工作。” 不是的,教会充满了奉献自己的平信徒时,才是最有力的见证! 穆迪一辈子都是被称为 “穆迪先生”。他从来没有被按立,他从来都不是注册的讲道者。他是个平信徒,D L Moody。他得救之后开始去教会,那时还能租用座位。他租下教会里的一大块座位,并请需要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来参加。最终,他开始在主日学中教导他们。神格外祝福他,他开始向他们讲道,神继续祝福他,他开始在美国各地讲道;然后神继续祝福他,他开始在英格兰各地讲道。但他一直是 “穆迪先生”! 若一个教会里有为圣的牧师,有长老,还有一群跟随主的平信徒,这是多么美好的教会!年轻人也在那里。我怎么知道?因为使徒彼得说,这就是约珥预言的成就,约珥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 [使徒行传2:16-17] 他们在那里,这些年轻人,思考,说预言,为神差他们去做的工作做准备,这是神给年轻人的最伟大的工作,服事耶稣。他们都在那里,homothumadon,同心合意。 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宗教中有个悲惨的弱点,就是倾向于在分裂、批评和刻薄的泥沼中堕落。但是你看以色列,你不会认为出埃及记十九章应该放在出埃及记二十章之前吗?我的圣经中是这样,我打赌你的圣经也是一样。十九章在二十章之前。出埃及记的二十章中神给了他们十诫,摩西的律法。十九章在二十章之前,耶和华神在十九章中说,“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 [出埃及记19:6]...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同心合意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2:1

1977年1月30日 7:30 p.m.

我们能够和大家分享今晚聚会的时间,尤其是那些收听KRLD电台和我们的圣经学院KCBI的听众们,这是神赐给我们的特别的荣耀。这里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我是牧师,带来信息的题目是同心合意。我们圣经逐章的讲道进行到了使徒行传的第二章,关于五旬节的一章。经文是在第二章的前几节: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

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

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

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

[使徒行传2:1-5]

犹太人一年有三个大节日要聚集在耶路撒冷。一个是逾越节,一个是五旬节,一个是住棚节。他们从希腊罗马世界的各个角落过来,“都惊讶希奇说:看哪,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使徒行传2:7, 8] 这是神的大作为 [使徒行传2:11]。

“聚集一处” [使徒行传2:1],这是路加医生特别钟爱的词,只有他的作品中常出现,反复地出现。其他所有的作者只用了一次,就是保罗,他在罗马书十五章6节用到了这个词。除了这个地方,只有路加使用过这个词,他喜欢用这个词。这个词是homothumadon,翻译成同心合意,homothumadon。并且他反复地用这个词。这是个副词,由两个词构成。homo是 “同样” 的意思。[1]

另外一半是thuma。它的意思有些变化,因为thuma的意思是热量,愤怒或易变的性情。希腊人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成为副词时,意思是 “同心合意,完全一致,完全同意。” 路加很喜欢用这个词,他特别地喜欢用这个词。例如,他在使徒行传一章14节说,“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并耶稣的弟兄,都同心合意地”―humothumadon―“恒切祷告。” 他在第二章1节也用了这个词,五旬节到了,门徒们同心合意地在一处。

第二章46节,他说,“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赞美 神,得众民的喜爱。” [使徒行传2:46-47] 再看四章24节,“他们听见了,就同心合意地高声向 神说: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 . .” 然后向神说话,请求做见证的能力 [使徒行传4:29-30]。

在翻到另一处,五章12节,“主借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罗门的廊下。信而归主的人越发增添,连男带女很多。” [使徒行传5:14] 就这几页圣经中,我们看到了四处这个词出现,他多么喜欢用homothumadon这个词,“同心合意”!

这些在主面前聚集的人是同心合意地聚集。第一,他们在对神和对彼此的交托上是同心合意的,他们没有隔阂。他们心里、灵里都是合一的。这是很难维持的,我们总是有诱惑去批评他人,挑别人的理。这些人不是,一百二十个人 [使徒行传1:14-15]。

当主离开他们,他们只有救主和他的应许。他们没有枪,没有坦克,没有军队,没有社会地位,没有政治权利,没有名利,他们除了救主和荣耀的应许之外什么都没有。他们下定决心做了两件事,第一,一起祷告;第二,一起聚集。他们一起祷告,一起聚集时,五旬节就來到了。这是路加关于那一百二十人所说的第一件事。同心合意,他们在神面前一起向神求告。

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我们多么容易陷入纷争,彼此作对,损害我们的合一、相交的灵。我可以很容易想象,那一百二十个人看着西门彼得说,“我认为西门彼得还差一大截。” 谁能忘记他甚至不承认他认识主? [马太福音26:69-74] “就那西门彼得,我不信任他。” 我也可以很容易地想象那一百二十人说,“看看那多马,他还是在怀疑,我知道他还在怀疑,做事拖拖拉拉,在耶稣的工作中他没有热情,他还是充满疑惑,他没有完全交托,完全相信,看那多马。” 他们不信任他。

我也可以很容易地想象那一百二十人看着约翰和他兄弟雅各,西庇太的两个儿子。他们在耶稣面前说,“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 [马可福音10:37] 我可以想象那一百二十人看着雅各和约翰说,“我认为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野心勃勃,他们就是想要自己被举高,被人注视。他们和一开始跟随主耶稣的时候一样自私。我不信任他们。” 我可以想象。

今天在主的殿里也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错误和失败,我们很容易被这些提醒,自己说,“我不能与人交通,我没有信心。” 神的殿中的五旬节祝福不是这样,他们是homothumadon,同心合意。你是否注意到,他们不仅仅是在心里、灵里合一,他们也是聚集在一起,一起地聚会?他们都在那里,使徒们在那里,十二个人都在,包括马提亚。

女人们也在那里。基督信仰的一件伟大、非凡、荣耀、美好的事,就是它也是女人的信仰,是母亲的信仰,妻子的信仰,女孩的信仰。神的殿里有女人的位置,让她们可以服事、从事主工。女人们在那里,路加特别注明了,“这些人同着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 他们都在一起 [使徒行传1:14]。

你是否注意到了平信徒也在那里?使徒只有十二个人。一开始有一百二十人聚集 [使徒行传1:15]。这就意味着他们大多数人是平信徒! “牧师,你认为平信徒也是天国的工人吗?这是传道人的事,他应该祷告,他应该得人,他应该探访,他应该做工作。” 不是的,教会充满了奉献自己的平信徒时,才是最有力的见证!

穆迪一辈子都是被称为 “穆迪先生”。他从来没有被按立,他从来都不是注册的讲道者。他是个平信徒,D L Moody。他得救之后开始去教会,那时还能租用座位。他租下教会里的一大块座位,并请需要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来参加。最终,他开始在主日学中教导他们。神格外祝福他,他开始向他们讲道,神继续祝福他,他开始在美国各地讲道;然后神继续祝福他,他开始在英格兰各地讲道。但他一直是 “穆迪先生”!

若一个教会里有为圣的牧师,有长老,还有一群跟随主的平信徒,这是多么美好的教会!年轻人也在那里。我怎么知道?因为使徒彼得说,这就是约珥预言的成就,约珥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 [使徒行传2:16-17]

他们在那里,这些年轻人,思考,说预言,为神差他们去做的工作做准备,这是神给年轻人的最伟大的工作,服事耶稣。他们都在那里,homothumadon,同心合意。

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宗教中有个悲惨的弱点,就是倾向于在分裂、批评和刻薄的泥沼中堕落。但是你看以色列,你不会认为出埃及记十九章应该放在出埃及记二十章之前吗?我的圣经中是这样,我打赌你的圣经也是一样。十九章在二十章之前。出埃及记的二十章中神给了他们十诫,摩西的律法。十九章在二十章之前,耶和华神在十九章中说,“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 [出埃及记19:6]

什么是祭司的国度?祭司是在神面前代表我们,在我们面前代表神的人。也就是说,主拣选以色列作整个世界的宣教士、教师、祭司、宣道者!“他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 在二十章,神赐给他们摩西律法,立约。

以色列怎么做的?他们没有作世界的宣教士,他们用衣服盖住自己,叫其他人 “外邦狗”。你读新约,发现他们分裂成了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分裂成了跟随希律的和造反的,他们彼此斗争。你可能想,“犹太人就是这样。” 基督信仰世界的人还不如他们。基督的身体如此分裂,这几乎是不圣洁、不虔敬的,让人无法相信的。

在信仰的第一个世纪里,传道人们向整个文明世界传福音,把世界带入了另一个轨道,将人类历史的路程改写。在前三个世纪的末尾,基督世界陷入了对于一个词homoousios的争斗!亚塔那修说,[与父] 同质;亚流说,homoiousios [与父] 相似。

他们决裂了,整个基督信仰也随之分裂;爱德华·吉本不是基督徒,他是怀疑论者。爱德华·吉本写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历史书,罗马帝国衰亡史。他反讽地说,“基督教会使整个世界因为一个希腊字母iota 而分裂。” 只是homoousioshomoiousios的区别,一个希腊字母的区别。

浸信会又是其中最不堪的。他们称我们为 “打架的浸信会”。他们很了解我们,打架的浸信会。我们的教会会因为任何的事情而分裂。我们团契中的分裂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我在神学院的时候,我们的教授经常用沃伦县的教会作例子,他们能够因为一点无关紧要的事吵翻天。他们因为钢琴吵架。是应该放在讲台中央,还是在诗班的附近。他们就因此争斗。神学院的所有教授都到了考克溪教会为他们调节这钢琴引发的争吵。他们无功而返;肯塔基州的理事会也去考克溪教会平息这事,他们也无功而返。于是教会分裂了。那些想要把钢琴放在那里的人留下了;另外的想要把钢琴摆在台上的离开,建立了河景浸信会。你知道我曾被沃伦协会召去牧会吗?我惊奇地发现,考克溪教会争斗的发起人之一就在那个教会里。他那时已经很老了,和他的妹妹露西一起住在一个小屋里。

我去看望他,他已经反应迟缓了。如果要让他恢复生气,我只要说,“QJ弟兄,QJ弟兄,你想把钢琴放在哪?QJ弟兄,告诉我关于那钢琴的事。” 他就给我讲这故事。他有一个金头的拐杖,坐在椅子里;他来精神之后,眼睛开始有神,声音也提高了,并且用那金头拐杖敲击地板,告诉我他钢琴在那里多合适,他怎样地为那钢琴而和对方对抗。

这距离当时已经很久了,我在那里的时候,他正在告诉我钢琴放在那里多合适和他怎样地为此努力,我用手扶住他的手臂,对他说,“等一下,QJ弟兄,等下。你想把钢琴摆在哪里?你是想把它摆在讲台上,还是要在旁边?”

老人开始思索,再思索,接着开始用那金头的拐杖敲地板,最后开始喊起来,“露西,露西!” 他的妹妹过来站在过道问他有什么事。他说,“露西,我想要把钢琴放在哪里来着?”

这不是很典型的事吗?我们争斗的大多数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是在这里还是在那里,我们甚至都忘了。这不值得去损坏基督的身体。主啊,如果有任何的事情要分裂我们,只能是地狱。让我们在基督的身体和信心里合一聚集,homothumadon,同心合意。

还有一件事,我们的时间又快到了。让人们聚集的是完全地交托,奉献;这是巨大的职任。他说,“你们要等待,祷告,因为我要你们向整个世界传福音。” [使徒行传1:8]

你能想象吗。一边是一百二十个人,一边是整个世界,在主再次来临和世界终结之前,这些人,都要聚集一起。这使他们屈膝,humothumadon,因着同样的交托和决心,受了向世界传福音的职任,并且他们做到了!没有什么比这交托和职任更让人彼此靠近了。

一百五十年前,我们的浸信会还很微小,在东海岸争吵、辩论。在那时候,艾多奈拉姆·耶德逊和妻子赫斯汀及他们的朋友路德•莱斯在印度发现了浸信会信徒。他们决定让路德•莱斯回到美国,通告这些争斗、辩论中的浸信会教会,他们有一对夫妇―耶德逊夫妇―已经开始宣教了。他开始在东海岸各地拜访教会,告诉他们为世界传福音和宣教的机构。他使他们建立协会,并使他们有了定期的集会。他还建立了华盛顿的哥伦比亚大学,为了为宣教施工提供训练和人才。我们浸信会的教会紧密地协作;我们的牧师开始一起祷告;他们忘记了关于第五个主日的争论;他们忘了好战、刻薄的诱惑,开始一起聚集,homothumadon,为了世界的福音工作。

这也是我们需要的。亲爱的人们,我们陷入分裂时,是因为我们的注意力离开了我们的使命,我们开始注意那些不重要的、表面的、微小的事情。我们没有时间管这些事,整个世界都在我们的心上,我们的灵已经奉献在整个的宣教事工上。我们自己的小城达拉斯及我们的都市区的福音工作都是圣灵给我们的负担。homothumadon,我们必须要在一起。homothumadon,我们必须一起祷告;homothumadon,我们必须一起交托自己的生命,为了拯救迷失的人,为了为耶稣得人。

我们马上要一起起立唱回应诗歌,今天这里的人就可以将自己献给主,将生命献给这教会的团契。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者就你一个人,在音乐响起时,上前来,愿主为你开门,愿天使看顾你。愿耶稣亲自地欢迎你,我们也握你的手欢迎你加入基督的团契。现在就在你心里决定,现在就来。现在就决定,我们起立唱诗。

 

 

 

 

 

 

 

 

 

 

 

 



[1] 略过关于英语中使用homo的例子,因为中文不易理解